大公社評:開除帶頭鬧事學生 追究刑毀責任

  坐落在西半山薄扶林道的香港大學主樓“陸佑堂”仍然巍峨,高懸校門正中“明德格物”四字校訓依然閃耀,然而,經過了前晚至昨日凌晨的暴力圍堵衝擊一幕,全社會對這所百年學府的印象已截然改觀,港大已經不再是港人眼中高人一等的學府、也不再是無數家長和青年嚮往的學術殿堂,港大已經被一群形同暴徒的學生所出賣和“殺死”!

  對這群“殺校兇徒”,全體港大師生校友必須嚴詞譴責,全港市民和家長必須力斥其非,而口誅筆伐尚不足以蔽其辜,港大是堂堂黌宮學府,對此等“敗壞門風”的“不肖生徒”必須立即逐出門牆之外;香港是法治之區,執法部門對此等形同非法禁錮、危害他人人身安全的惡行必須依法予以嚴懲,絕不可輕輕放過,否則,港大校方就是姑息養奸、為害社會,特區法治基石也必將被進一步衝擊和動搖,受害的將是全港師生和市民。

  事實是,前晚發生的衝擊校委會、圍堵李國章一幕,完全是少數人“精心炮製”的一場政治衝擊,是年前違法“佔中”的變相延續,在台前衝擊叫囂的是學生,在背後密謀策劃的則是“佔中”頭子戴耀廷、陳文敏一夥。他們在“佔中”失敗之後,仍企圖把持港大法律學院這塊“陣地”,但陳文敏的副校任命被否決,戴耀廷接受黎智英“黑金政治”捐款仍餘波未了,堅持依校規辦事的校委會成了他們的“眼中釘”,獲特首梁振英委為校委會主席的李國章更成了他們的“肉中刺”,務必去之而後快。是堅決維護大學自主、學術自由,還是任由港大淪為戴耀廷一夥繼續抗中亂港和荼毒青年的“基地”,就是數月來學生不停鬧事以及前晚圍堵衝擊的真正原因,什麼成立校務改革委員會之類的要求不過是表面藉口而已,就算李國章上任伊始即與學生會面聽意見,就算梁振英答應放棄大學校監這一職務,戴耀廷等人也是不會“放下屠刀”的,港大這所“百年老店”仍不會得到真正的安寧,圍繞今年立法會選舉、特首明年選舉的又一次“佔領”對抗行動將仍會策劃于港大法律學院的密室之中,這已是不以人們意志為轉移的必然事實。

  因此,對前晚發生的圍堵衝擊事件,各有關方面都必須以嚴正和負責任的態度來處理和追究事件責任,不能任由肇事者如“播謠”的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以及鼓動衝擊的“佔中大將”梁麗幗、岑敖暉等人繼續在那裏逍遙于校規和法律之外,甚至還在傳媒面前洋洋自得,大發“造反有理”的謬論。

  港大校長馬斐森,昨日向校內師生髮出電郵,譴責圍堵事件,自言人身安全受威脅,明確表示校內不容“暴民統治”,並表示將會把當晚事件的錄影交給警方。

  馬斐森在“佔中”以來對部分學生的亂港亂校言行一直少有批評,有“偏幫”之嫌,但他昨日在電郵中的取態是明確的;如果馬斐森還是一位有社會責任感的大學校長,以及真有維護大學自主和學術自由之心,那麼,眼前他頭一件應該做的事就是必須依照大學校規,對馮敬恩、梁麗幗等人予以停學一年以至開除學籍的必要處分,絕不能光發一通電郵譴責一番就了事。警方在從港大校方取得錄像資料後,就可“按圖索驥”,將帶頭圍堵衝擊者繩之於法,予以嚴懲,以維護法治尊嚴。

        本文為大公報社評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