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志庸:“李波案”內地有審判權

  文|錢志庸

  對於李波案的議論還未平息,事態又有新發展。李波家書、廣東省公安廳之回應等,再次引起社會廣泛討論。議題經過連日發酵,部分人士在沒有證據支持下把矛頭直指內地,指內地公安越境來港捉拿李波。筆者打算從法律角度談談所謂“越境”之説,以正視聽。

  李波“失蹤”其實牽涉到審判權的概念。在國際法的框架下,審判權取決於以下五個可能因素:一、何地策劃或何地實行犯罪行為;二、犯法者之國籍;三、受害者之國籍;四、據犯法者所屬國家的法制,不論何地犯事都有審判權;五、不分國界,犯法者在何地被捕,該地即有審判權。現今跨國執法的例子不多,通常間諜才會越境執行職務,但要數“越境”經驗最多的國家,首推美國。美國曾經“越境”巴拿馬俘虜軍事強人諾瑞嘉(Manuel Antonio Noriega),“越境”伊拉克捉拿薩達姆,“越境”巴基斯坦擊殺拉登等。除了越境執行軍事行動,美國又曾高調要求香港交出中情局人員斯諾登。筆者處理過一宗案件,一位美國弗吉尼亞州法官以強硬無理的態度,命令香港醫管局交出某人的死因裁判報告,最後律政司不予理會。美國在處理事情上往往擺出高姿態,但在這次李波失蹤事件中忽然低調,一反以往高調態度。可能美國以往多次“越境”,李波案成為其敏感話題,故此不敢對香港説三道四。

  法律上若要指控某方有罪,文件證據是必不可缺的。同樣,要證明公安越境執法,必先找出由政府批出的文件才行。而筆者不相信內地會與美國一樣,把越境執行任務合法化。

  現時社會討論多流於表面,把猜測當成事實。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指李波失蹤事件“好得人驚”。郭議員身為大律師,在缺乏實質證據和分析下,以個人感覺妄下判斷,對李波和內地未審先判。更可惡的是,郭議員把高鐵“一地兩檢”和李波事件混為一談。身為法律界人士,發表的言詞卻如此不負責任、邏輯混亂,“好得人驚”四字似乎更適合形容他本人。

  假設李波一如政棍所編的故事,因出版政治禁書,運送書籍到內地,以此顛覆國家政權而“被失蹤”,那麼審判權是屬於何方呢?若以國籍來判斷審判權(第二段第二點),因為中國法律不允許多重國籍,李波不論持有外國國籍與否,他亦只會被視為中國籍人士。若以地方來判斷審判權,我們首先要知道李波在何地策劃(第二段第一點)。根據《中國刑法》第六條:“犯罪的行為或者結果有一項發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的,就認為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犯罪。”所以,如李波在中國內地策動,即使在香港印刷、出售禁書等沒有抵觸香港法例,亦會觸犯內地法律,故審判權在內地。既是如此,不論李波有什麼國籍身份,只要李波踏足,當局若行使此例,仍有權將他拘捕。

  筆者實在感激政棍熱心助人之心,高調聲援李波之餘,更編了個故事把案件重組,提供了更多理據令李波入罪。其實政棍認為李波身在香港不能被捕,只是教唆李波逃避法律責任而已。政棍不只是毫無證據證明內地越境執法,更以一個對李波不利的故事“幫助”李波,究竟他們是愚昧至極,還是太想出位着彩卻得了個“失心瘋”之症,邏輯全亂了套?

  作者為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執行委員、律師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