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淵滄:梁振英用心寫好了一份施政報告

  文|曾淵滄

  行政長官梁振英於1月13日宣讀的施政報告,給許多人的第一個印象是,許多計劃都很長遠。這些計劃,有不少是在2017年他任滿之後才推出的。這包括落實免費幼稚園教育、新市鎮的開發……於是,有些反對梁振英的人説,這是梁振英為求連任而做的施政報告。推出一些2017年後的計劃,在尋求連任時,就會有絕好的理由説,他應該連任以執行這些計劃。

  謀劃長遠應有之義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如果每一位特首隻着眼於他任內的事務,許多事就不可能辦得到。政府不是由行政長官、局長、副局長等極少數人來施政的,而是整個公務員團隊。任何計劃,實際上都是由公務員團隊深入研究才提出來,將來落實也是由所有公務員來落實。其間如果要立法,還得經過律政司的法律專家草擬法律條文、上立法會……任何大計劃由構思到落實,3年到5年是相當正常的時間。如果每一任行政長官提出的政綱都想在任內落實,實際上是難之又難。因此,不論行政長官連不連任,一些長遠的規劃,基本上還是得跨越下任、甚至數任任期才能完成。

  港英時代,港督經常換,但是,港英時代的長期規劃多的是,沙田、大圍、馬鞍山、烏溪沙、九龍東……等新市鎮,及填海計劃,都是跨越多任的港督才完工。今日香港推行的強積金計劃,是在1995年彭定康時期拍板的,等到2000年才由董建華來落實,董建華也沒有因為強積金不是他設計的而拒絕推行。

  迴歸之後,香港政治鬥爭越趨複雜,導致特首、政府公務員都缺乏提出長遠規劃的興趣,天天忙於處理當天發生的事,來不及去想10年後的香港是什麼光景。但是,香港要向前發展,政府不能什麼也不做,或者只做自己任內能夠完成的工作,任由將來的事讓將來的政府去處理。是的,每隔5年,最多10年,特首會更換,整個政治領導班子也可能更換,但是,公務員團隊不會換。高級公務員所扮演的角色,就是在不同的政治領導班子之間,把上一任計劃好的事,和有利香港的計劃繼續落實下去,不可中途而廢。例如上一任政治班子決定建高鐵,這一任政治班子是不應該中止的。因此,不論是那一屆的政治領導班子,任何長遠規劃,最主要的角色實際上是整體公務員團隊。是高級公務員制定了詳細的計劃,並執行這些計劃,政治領導班子只是給予意見、方向性的指導,及不斷地為自己任期之後的更長遠的前景進行規劃。政治領導班子一代接一代,不是推倒重來,而是一代接一代地為下一代建設,同時完善,修正上一代不足之處。

  今年的施政報告用了不少篇幅談房屋供應、土地供應,談的是2022年之後房屋供應。不論梁振英是否會連任特首,2022年之後,也已經超越他的任期。這一次的施政報告,梁振英更提出2030+的概念,梁振英是不是該為2030年的未來規劃?2030年的人口結構會如何——老人問題會開始浮現,社會上的老人比例會很明顯的增加,社會供養老人、老人自己供養自己等問題都會很嚴重,什麼時候才應該處理這些事?還有規劃新界東北古洞新市鎮,元朗洪水橋新市鎮,大嶼山的新市鎮等,由規劃到房屋落成,時間至少7年、8年,甚至10年;如此長的規劃期,不論那一位特首開始規劃,都是不可能在自己任內完成所有的發展,即使連任一屆也一定不能完成所有的發展。

  發展高科亡羊補牢

  施政報告除了談將來的發展,也回顧過去的工作,且於必要時提出修改。今年的施政報告,就公開承認過去努力尋找的一些可供開發的土地,並沒有全部成功完成,其中一部分還得努力進行,另有一部分已證明不可行,被城規會否決……土地供應未竟全功,如何應變,如何再努力尋找另一些新的土地資源,特首非常詳細地進行介紹;談論過去數年如何計劃新的土地供應,多少成功了,如何補缺。因此,今年的施政報告篇幅相當長。很詳細的土地供應的描述,能助市民做好決定,現階段該不該買樓,或者,什麼時候更適合買樓。買樓畢竟是人生中最重大的投資之一,政府能提供越詳細的資料越好,越透明的資料對業主及想當業主的人而言,是重要的。

  實際上,香港的創新科技起步算遲了。長期以來,香港人相信自由經濟,政府不必以金錢來參與或鼓勵。但是,世界上也有不少政府,決定以公共財政的力量來推動創新科技,並且非常成功。新加坡是一個好例子,深圳也是另一個好例子。新加坡與深圳的成功説明在一個自由經濟的系統之下,政府的參與不一定是不正確的。支持自由經濟,不代表應該禁止政府參與經濟投資,資助創新科技。很多年前,香港的工業很發達,但是,隨?生產成本的上升,工業沒有轉型走向回報率較高的創新科技,而是大舉北遷。香港工業只好走下坡、式微了。新加坡的工業化走在香港之後,今日非但沒有式微,反而更興盛,走向創新科技,高科技水平的工業之路。而新加坡創新科技的成功,很大程度就是靠政府的直接參與、直接投資。創新科技是風險很高的投資,新加坡政府敢投資,因為負責的官員不擔心問責,如果投資失敗,就好好地面對並設法解決問題。如果官員們因為擔心失敗而不參與,那麼,創新科技就很難起步。

  現在香港新工業之路總算開始了,香港的官員要學習如何好好地應用創新科技基金。對創新科技的資助,條件定得太高,令人卻步,審查時間過久失去先機。當然,參與的官員都要明白,四周有許多眼睛盯着他們,以防止官商勾結。要真正善用公帑於刀刃。

  作者為資深評論員,博士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