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犯自首緣何被炒作為“跨境執法”

  近日,銅鑼灣書店老闆“桂敏海”(桂民海)事件持續發酵,引起香港、內地社會的關注。據新華社及中央電視台17日報道,銅鑼灣書店桂敏海於2003年12月在寧波醉駕撞死女大學生,後冒用他人身份證畏罪潛逃,因未能為其父奔喪以及長久以來的恐慌與內疚,於2015年10月向內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此前部分港媒體炒作的“失蹤”案真相卻是逃犯的自首,部分香港團體和個人不辨是非,不經求證調查、肆意造謠生事,指責內地政府跨境綁架、鼓吹政治陰謀論,甚至組織上街遊行等行徑,現在回想起來,不禁讓人唏噓不已,筆者在對此次事件梳理之後,也有以下幾個觀點和不忿,不吐不快:

  犯罪事實毋庸置疑

  桂敏海醉駕撞死女大學生而後畏罪潛逃一事應是確鑿無疑的。且不説內地近年司法改革取得有目共睹的進步,光就此次案件,因事故喪失愛女痛苦不堪的兩個老人、03年這起交通肇事的案底,04年內地法院對其的判決,06年內地公安機關對其的網上追逃……樁樁鐵證在案,均發生在桂敏海創辦“巨流傳媒”以及銅鑼灣書店銷售“反共”書籍之前,桂犯罪事實不容質疑。此外,以內地政府歷來嚴謹的作風,在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這樣影響面極大的媒體對一件這麼容易求證真偽的案件進行報道,內地政府肯定是掌握了充分的證據,否則只是為了懲治一個販賣“反共”書籍的商人,就要在全世界面前扯上彌天大謊,賠上大國形象,有點判斷能力的人也應該知道這絕無可能,這不過是部分別有用心的人腦補和妄想罷了。筆者認為,作為有良知,講法律的香港公民此時更應該靜待案件進一步審理的結果,講事實,重證據而不應被少數別有用心的人牽着鼻子走。

  喊冤炒作居心何在

  筆者發現,在新華社曝光桂敏海犯罪潛逃後,香港仍有部分團體和個人不僅不檢視事前不辨是非的行為,還在持續為桂“喊冤”,談所謂的“政治陰謀論”,筆者倒想問問這些人良心道義何在?難道不應該為一個正值花樣年華卻突然慘遭不幸的女大學生惋惜和痛心嗎?難道看不見兩位失去獨女老人十幾年以來日日夜夜的悲愴嗎?難道還看不清一個罪犯為了躲避法律制裁的道貌岸然嗎?這些團體和個人,不顧是非黑白,借用媒體各種渠道,惡意發聲,持着“反中亂港”、“為了反對而反對”的觀念,一方面藐視法律,不顧社會正義、包庇罪犯,另一方面卻又撇開事實、高談“民主”,這樣的“民主”人士可信嗎,能給香港市民帶來安全感嗎?在講法治的香港,任何違法的行為必將受到法律的追究;對於那些假借聲援的偽善,別有用心的炒作,惡意抹黑內地、攻擊“一國兩制”的行為,香港市民自有明斷。

  畏罪潛逃卻高調售書,意欲何為

  畏罪潛逃的罪犯不去隱姓埋名躲起來,反而開設出版社和書店,高調售賣“反共”書籍,主動暴露自己,用意何在?有些常識的人都應該知道,犯罪後想要躲起來必然是要遠遁他鄉,隱姓埋名,生怕被別人發現才對,桂敏海作為一名潛逃成功、事業有成的商人,這般精明必然懂得這麼淺顯的道理,但他偏偏選擇在潛逃數年後,在離內地如此近的香港開了“反共”出版社和書店,筆者認為桂拋棄雙親畏罪潛逃,無疑是貪生怕死毫無擔當之輩,而這樣膽小怕死的人卻敢大膽公開“反共”,無非是吃定內地政府不會跨境執法,無非是想通過販賣“反共”書籍,扯起“民主”的旗子,為自己尋求庇護,借“反共”給自己洗脱罪名。然而可笑的是,其機關算盡,最後逃不過良心的譴責,法律高壓下的煎熬和恐懼。近年來,香港部分團體和個人所謂的“民主”越來越脱離香港民眾,極端、暴力的看法和行為屢有出現,這些人一方面在香港社會宣揚“不反共就不是民主”、“民主就是要反共”的觀念,另一方面自己卻又藏污納垢,“民主”成了這些人謀求一己私利的工具。

  港人更應堅定對“一國兩制”的信心

  港人更應對“一國兩制”更有信心。桂敏海這麼多年來在香港高調售賣“反共”書籍,內地政府不可能不知情,但這麼多年內地政府一直沒有采取行動。筆者認為,恰恰是因為內地恪守“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則,考慮到案件的敏感性,以及可能引起香港市民的擔憂和困擾,否則以一個大國之力,鐵證在案,無需跨境執法,也總有辦法將其繩之以法。對此,筆者認為,港人通過這次事件的檢驗,更應該看到中央及特區政府的嚴格遵循、扞衞“一國兩制”方針政策,嚴格按照香港基本法辦事,依法處理涉及香港與內地關係的所有事務,嚴守法治原則。香港的市民們對“一國兩制”和香港基本法更應充滿信心,在大是大非面前保持自己獨立、公正的判斷標準,切不要成為他人的棋子。(文/網友吾意)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季冰 DN012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