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海鳴:台灣選舉給香港的警示

  文/屠海鳴

  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已經塵埃落定,因陳水扁貪腐案而被趕下台的民進黨,經過八年的蟄伏之後,將再次上台執政,黨主席蔡英文將於今年“5.20”後正式就任台灣地區領導人。

  民進黨的發跡源於打“本土”牌,宣揚“台獨”綱領,當年陳水扁上台後更是一意孤行,令台海兩岸的對抗不斷升級,劍拔弩張,風波不斷,抑制了兩岸的經貿往來,損害了兩岸人民福祉。如今的蔡英文已沒有了當年陳水扁的“鋒芒”,在一些關鍵問題上含糊其辭,但對於大陸和香港來説,這仍是一個值得警覺的大事件。“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應該思考一個問題:民進黨執政將給香港帶來什麼?

  台灣地區不過3.6萬平方公里、2300多萬人口,與中國大陸比起來小得多,上世紀80年代兩岸關係解凍時,台灣的經濟規模相當於大陸的40%,現在只有大陸的5%。但就是這樣一個規模不大的地區,卻有本省人與外省人、台灣北部與台灣中南部、藍營與綠營之分,社會的割裂程度讓人驚詫。台灣之所以會走到今天,可以追溯到上世紀80年代“本土意識”的“覺醒”,在“自由民主”的光環下,施明德等人“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讓“本土意識”演變為“台獨意識”,陳水扁之流再將“台獨意識”化為“台獨綱領”,在分裂的道路上愈走愈遠。如果不是今日國家強盛,“台獨”分子懾於壓力不敢輕舉妄動,恐怕台灣早就分裂出去了。

  如今,一貫主張“本土意識”和“台獨”的民進黨又要上台執政了,這會讓那些打着“本土主義”旗號的“港獨”分子欣喜若狂,他們恐怕暗地裏已經彈冠相慶了。台灣走過的路,民進黨的手段,會成為他們借鑑的“經驗”;蔡英文的當選,會成為他們的一劑“興奮劑”。他們會繼續擴大“本土主義”的影響力,推動“本土主義”到“港獨”的演變,為香港社會埋下“定時炸彈”。他們還會拿各種經濟、民生、社會問題貼上“政治標籤”,以“捕風捉影+有罪推定+惡意炒作”的模式,抹黑中央和特區政府,最近被炒作的李波“失蹤”事件就是一例,今後恐怕類似的事情會更多。如此以來,香港“泛政治化”現象日趨嚴重,香港社會將被進一步撕裂。

  警惕“台獨”與“港獨”勾結

  “港獨”與“台獨”合流早有跡象,前年的非法“佔中”前夕,“台獨教父”已經來過香港,為“粉絲”面授機宜;香港也有反對派代表人物,專程赴台“學習取經”。此番民進黨上台執政,則增加了“台獨”與“港獨”勾結搞事的可能性,理由有二:

  其一,民進黨執政後將掌握更多資源,具備為“港獨”勢力“輸血”的實力。如果説民進黨作為在野黨的時候,某些人想支援“港獨”勢力還力不從心,那麼,一旦成為執政黨,手中掌握大量資源,他們就可以堂而皇之地以各種名義與“港獨”勢力“合作”,既可能有物質層面的“饋贈”、“購買”,也可能有精神層面的“學術交流”,這些“合作”從民間到“政府”都有可能展開,危及香港的繁榮穩定。

  其二,過去的執政實踐表明,民進黨的信譽度不高。陳水扁曾經一路高喊“懲治貪腐”的口號上台,結果他自己卻是全台灣最大的“蛀蟲”;陳水扁曾經表示維護台海穩定、推動兩岸交流,上台後卻不斷製造事端,興風作浪,成為“麻煩製造者”。時至今日,人們已經看清陳水扁“變色龍”的本質,但民進黨中還隱藏着多少這樣的“變色龍”?現在不得而知。所以,對於民進黨的承諾,不要有太高預期,“聽其言,觀其行”。如果民進黨繼續説一套、做一套,那麼,“台獨”與“港獨”合流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台灣民主有一個最大缺陷,就是“黑金”氾濫,從立委選舉、到地區領導人選舉,從請吃飯、到送紅包,從買地賣地、到來路不明的“政治獻金”,使選舉變味,讓“民主”蒙羞。如此選舉出來的領導人,不得不為身後的利益集團説話,在公眾利益與利益集團的利益發生衝突時,公眾利益往往成為犧牲品。這也是台灣近20年來發展不快的政治因素。

  “一國兩制”下的香港,選舉制度上有一個重要的“保險閥”──篩選機制,由選舉委員會推選候選人,從以往的實踐來看,有效避免了“賄選”現象。但非法“佔中”發生的一些事情仍值得人們警惕。不久前,反對派議員李卓人和梁國雄涉及收取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捐款而無申報的醜聞就鬧得沸沸揚揚。李、梁的行為只能有兩種情況:一是他們收取黎智英的“黑金”,二是他們把黎智英捐給政黨的錢據為己有。無論哪種情況,作為公職人員,其做法都涉嫌違法。而黎智英的捐款又來自哪裏?是他自己的錢、還是不明身份的境外勢力的錢?這些謎底還有待揭開。但不管怎麼説,如果香港反對派受到民進黨勝出的“激勵”,借鑑台灣的做法,“黑金”氾濫成災,則為期不遠。

  聚焦經濟民生是重中之重

  民主的目的是什麼?是讓人們都能自由的表達意見。自由表達的目的是什麼?是讓人們的合法權益得到保護、生活過得更加幸福。香港的民主政治之路怎樣走?香港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與台灣的情況完全不同。香港的民主發展必須在憲法和基本法的框架下進行。這是不可逾越的底線。

  按照基本法和全國人大決定製定的“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普選方案”已經被反對派無情否決,香港民主政治又回到了“原地踏步”的狀態,短期內難以重啟政改。造成這個結果,責任在反對派身上。時至今日,香港各界應正視現實,民主之路已經被反對派堵死,再去吵吵鬧鬧,只會空耗時間。香港的當務之急、重中之重只有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為了實現“一人一票選特首”的夢想,香港已經蹉跎兩年半的時間,勞而無功。如今,香港社會是否還要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牽着鼻子,再錯失“一帶一路”的發展機遇,繼續蹉跎歲月嗎?

  作者系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副會長、上海市政協常委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