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小莊:香港特區應當反思處理煽動的行為

  文|宋小莊

  銅鑼灣書店事件引起媒體熱議,輿論關注的是對李波失蹤事件,內地是否違反“一國兩制”和香港基本法,但沒有媒體討論該書店的違法乃至犯罪行為。

  對前者,很多事實待查,內地和香港特區政府應互相配合調查,查明事實真相。很多事情還搞不清楚,有些媒體就將內地以“綁架罪”入罪,這是宋代秦檜“莫須有”的招數,有失傳媒的客觀性、全面性和公正性,有損於香港作為資訊中心的地位。特區政府也不警告這些傳媒,真是令人失望。至少特區政府應要求誹謗內地的媒體提供有關的證據查核,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有責任。

  對後者,很多事實基本是清楚的。在刑法學上,把犯罪的形態分為犯罪的預備、未遂和中止。該書店出版、銷售、販運禁書,這都是已遂的行為。有關禁書大量銷售到內地,就其內容而言,可能構成《刑法》的煽動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罪,或構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罪,或構成煽動民族仇恨罪、民族歧視罪。

  “煽動意圖”法律有明定

  有些犯罪行為在香港發生,觸犯了香港《刑事罪行條例》第9-10條的“煽動罪”。為了避免遺漏,筆者抄錄原法律條文如下:

  第9條的“煽動意圖”有2款。第(1)款規定,“煽動意圖是指意圖——(a)引起憎恨或藐視女王陛下本人、其世襲繼承人或其他繼承人,或香港政府,或女王陛下的領土其他部分的政府,或依法成立而受女王陛下保護的領域的政府,或激起對其離叛;或(b)激起女王陛下子民或香港居民企圖不循合法途徑促致改變其他在香港的依法制定的事項;或(c)引起對香港司法的憎恨、藐視或激起對其離叛;或(d)引起女王陛下子民間或香港居民間的不滿或離叛;或(e)引起或加深香港不同階層居民間的惡感及敵意;或(f)煽惑他人使用暴力;或(g)慫使他人不守法或不服從合法命令。”

  第(2)款規定,“任何作為、言論或刊物,不會僅因其有下列意圖而具有煽動性——(a)顯示女王陛下在其任何措施上被誤導或犯錯誤;或(b)指出依法成立的香港政府或香港憲制的錯誤或缺點,或法例或司法的錯誤或缺點,而目的在於矯正該等錯誤或缺點;或(c)慫恿女王陛下子民或香港居民嘗試循合法途徑促致改變在香港的依法制定的事項;或(d)指出在香港不同階層居民間產生或有傾向產生惡感及敵意的事項,而目的在於將其消除。”

  《刑事罪行條例》第10條“罪行”有5款。第(1)款規定,“任何人——(a)作出、企圖作出、準備作出或與任何人串謀作出具煽動意圖的作為;或(b)發表煽動文字;或(c)刊印、發佈、出售、要約出售、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或(d)輸入煽動刊物(其本人無理由相信該刊物屬煽動刊物則除外),即屬犯罪,第一次定罪可處罰款$5,000及監禁2年,其後定罪可處監禁3年;煽動刊物則予以沒收並歸予官方。”

  第(2)款規定,“任何人無合法辯解而管有煽動刊物,即屬犯罪,第一次定罪可處罰款$2,000及監禁1年,其後定罪可處監禁2年;該等刊物則予以沒收並歸予官方。”

  第(3)款規定,“凡任何人就煽動刊物而被根據第(1)或(2)款定罪後,法庭可命令檢取及沒收由下列的人管有的任何該等煽動刊物文本——(a)上述被定罪的人;或(b)命令內載明名稱的其他人(如法庭根據經宣誓後作出的證供,信納該人管有的刊物文本是供上述被定罪的人使用的)。”

  第(4)款規定,“根據第(3)款檢取的刊物文本,須按照法庭指示處置;但在提出上訴的期限屆滿前不得毀滅該等刊物文本,或如有人提出上訴,則在上訴獲最終裁定或被放棄前,不得毀滅該等刊物文本。”

  第(5)款規定,“在本條中——‘煽動文字’(seditious words)指具煽動意圖的文字;‘煽動刊物’(seditious publication)指具煽動意圖的刊物。”

  從上述規定看,該書店出版、銷售、販運的禁書顯然是屬於“煽動刊物”,煽動意圖和行為俱在,證據確鑿。只要對“女王”等名詞作適當的替換,該替換是符合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處理香港原有法律的規定》和《香港迴歸條例》的規定的。不難推斷,有關刊物將激起內地或香港居民企圖不循合法途徑促致改變其他在香港的依法制定的事項;或引起內地或香港居民間的不滿或離叛;或引起或加深香港不同階層居民間的惡感及敵意,觸犯了香港的“煽動罪”。

  國家安全必須保護

  有人認為,這是當年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準備廢除的條文,不能適用。這種意見,筆者不敢苟同,理由是:

  一、從法治的標準看,如上述法律沒有抵觸香港基本法,就應當適用。

  二、在此要提到1951年九龍東頭村大火,造成1萬多人無家可歸。當時香港缺乏必要的社會救濟,粵穗決定組成慰問團,擬於1952年3月1日抵港運送救災物質,港英發布通告禁止入境,引起歡迎慰問團的香港羣眾不滿,發生衝突。3月4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評,翌日《大公報》轉載該社評,刊載粵穗慰問團聲明以及英國殖民地部大臣下院講話。3月20日,港英當局以“煽動罪”查封《大公報》,並傳訊督印人。5月5日,法庭宣判費彝民等督印人罪名成立,《大公報》停刊半年。上訴時,停刊令被廢除,但對督印人的罪名維持。該書店的行為豈不是更惡劣嗎?

  三、1996年刑事罪行(修訂)(第2號)條例草案是末代港督彭定康代香港特區進行第23條立法的法律草案,仍然保留《行政罪行條例》第9-10條的規定,只作了輕微的適應化。對國家安全的保護,難道香港特區政府還不如提出“三違反”政改方案的末代港督嗎?

  (作者為資深評論員,法學博士)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