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葵:取老子“烹小鮮”施政之道

  文|荃葵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週三將在立法會宣讀新一份施政報告。觀乎形勢,二千多年前中國思想家老子的“治大國,若烹小鮮”理念,很適合拿來給今天的香港使用。

  老子的“治大國,若烹小鮮”,以烹小魚比喻治理國家。這是説烹小魚時,不要一直翻動,越翻動,魚肉就越容易碎爛。治國也一樣,主政者應以正道待民,不要經常以變(法)來變。香港是一個特別行政區而不是一個國家,但此際香港的社會和政治大環境,與老子當時身處的環境相似:政治動盪,社會不安。在反對派不斷搞亂社會之時,主政者就要避重就輕。

  香港很多制度其實已經很不錯,只要看看一般市民已經有自己的一套謀生之道,收入基本上穩定,就知道主要的民生制度已較為完備,政府就不必額外再推出新的大型措施去鼓動全民的謀生意欲。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港人一舉振興了香港經濟,令舉世矚目,奠定了今天香港堅實的基礎。這種風光不可能再來另一次,若再牽動巨大建設,只會勞民傷財,也有可能不敵於周邊經濟正在騰飛的越南、緬甸,更會遠遠落後於已經騰飛的深圳、新加坡等地方。香港社會如今非常關注的全民退保計劃,要找出落實可行的方案;高鐵必須儘快撥款建造(作為中國南大門的香港,沒有高鐵,很不像話,無法向自己交代,無法向世界解釋);教育制度要檢討和完善;樓房供求、公屋建設上的枝節問題要理順;司法中的檢控制度要適當整理(有時社會關注的一些大案,地方法院已經把被告入罪,被告不服上訴,上訴庭卻又駁回,重定被告無罪,雖雲這情況下司法與行政並不相涉,但當中政府司法部門的檢控制度如果作出一些反思,有些漏洞可以避免)。

  道家的無為而治,並不是説鼓勵人們慵懶,什麼事都不管都不做,任由社會自生自滅。恰恰相反,應做的便一定要做,在這前提下,是儘量調整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制度上錯配的小節,總的概念是與民休息。即如有個人走進警局,説丟失了錢包,警察絕不能不管,“唔關我事”,這要不得。管,卻也不能興師動眾,説“立即在丟失錢包處裝上閉路電視捉賊,甚至出動大隊幫事主找回錢包”。同理,大興土木,勞民傷財,似乎並非今天市民所急切需要的。

  反對派在這邊廂搞事,政府在那邊廂調適制度,令市民更安心。市民生活上感覺到得心應手時,就會明白誰是真正的亂港者了。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