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中:反對派是阻李波返港“真兇”

  參與遊行“港獨”分子,多次衝擊警方防線,場面屢生混亂/大公報記者林少權攝

  文|陳健中

  銅鑼灣書店負責人李波“失蹤案”紛擾已多時,在李波本人多番“報平安”、前日甚至拍下一段錄影去呼籲各方“勿干擾正常生活”情況下,依然無法逃過被政客“利用”局面。反對派為求達到不可告人政治目的,一次又一次地誤導公眾,昨日由支聯會舉行的遊行,更是這種政治目的“集大成者”。但顯而易見的是,反對派不僅沒有尊重案件事實,亦沒有尊重李波本人意願,更無尊重當事人私隱權。如此不擇手段去“消費”李波本人,試問這豈是符合人性的正常做法?

  反對派是阻李波返港“真兇”

  昨日的遊行支聯會號稱有六千人參與,警方數字則是逾三千。當然,只要有遊行,不論人數多少,當中現象都值得關注。然而,從整件事的發展以及遊行期間發生的事件來看,這宗遊行縱然打着“營救李波”口號,但背後卻是無法不令人質疑,這是一宗反對派慣用政治操弄伎倆,是要通過誤導市民去散佈恐懼、激化矛盾去撕裂社會。

  事件有三個基本事實必須弄清楚:第一,李波有沒有失蹤?第二,當中有沒有被“擄劫”的因素?第三,李波為何無法即刻回港澄清事件?事實上,這些疑點在案件剛發生之時,的確是令人疑竇叢生。但是,隨着事態不斷髮展,一些相對客觀證據、證言公開後,以上疑問已經在很大程度上得到解答。

  首先,李波並沒有“失蹤”。在過去一星期中,當事人兩度以傳真方式發回“信件”報平安,而李波夫人亦證明是李波本人所發出,其後更主動到警署去“銷案”。從常識去理解,失蹤案要立案,必須是無法聯繫到當事人,但這一點顯然已經有充分事實去支持李波並沒有“失蹤”。既無失蹤,那麼反對派所持的立場就有問題。

  其次,並無證據證明是被“擄劫”。李波曾在傳真中表示,“是以自己的方式回內地”,前日《頭條日報》報道一段由李波現身錄影中,再次申明是自己返回內地。而李波在另一封傳真中再次表示:“我已一再説過,這次回內地完全是我個人行為,是為了解一些個人事情,與他人無關。我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人為了這件事大造文章。不管你們出於什麼目的,妄想從中得到什麼利益。”如果當事人一再強調是“自己返回內地”,那麼在沒有新證據之下,反對派強硬説是被內地執法部門“擄劫”回去,便無法站得住腳。

  其三,李波無法立即回港全拜反對派之賜。李波“失蹤”之初,其夫人向警方報案,事後得知真相後主動“銷案”,如果就此於此、沒有其“你們的行為已經嚴重干擾了我和家人正常生活,使我們遭到很大壓力,心力交瘁。這樣氛圍下,我還怎麼回香港?”從這封信中可見,李波説出“我還怎麼回香港?”這樣的話,顯然已經是十分氣憤了,這亦反映出,李波可能原本已經準備回港,但因事件愈搞愈大,令他無法抽身回來。從一角度而言,李波固然有主觀意願去決定回不回,但反對派一手搞大、造大,是令李波無法儘快回來的主因。

  當然,反對派或許會説,所有證據都非“直接證據”,甚至會以陰謀論去猜度稱“李波是被迫錄影”、“非自願錄影”、“傳真亦非李波親筆”等等。但是,政治口號可以無限上綱上線,查案卻需要確鑿證據。反對派在沒有任何證據情況下,以自己主觀意圖去牽強附會,將所有責任都朝內地執法部門去推,這並非實事求是的做法,更非從李波有益角度去想。

  事實上,李波本非公眾人物,既非政客亦非“名筆”,只是一間專賣“政治書”、“禁書”書店的負責人。香港類似銅鑼灣書店的這類書店,多不勝數,何以單單隻“強擄”李波等人,而不是別人?既然不是公眾人物,就應當享有法律所保障的個人私隱權。李波已經強烈要求“尊重我的隱私”,那麼,反對派政客是否可以暫時停止政治操弄、給李波一些空間去處理自己的“私事”?

  政客激化事件“句句見血”

  但從反對派昨日遊行的表現,市民可以看見,這些嗜血如命的政治人物,不僅沒有任何保護李波的意思,甚至是將事件往“死裏”迫。從一個極端角度去看,反對派最有利的結果是“李波永遠回不來”,只有這樣才符合反對派政治對抗的需要。遊行中李卓人以及公民黨等一些極端政客,儘管高叫冠冕堂皇的政治口號,但實際上是“句句見血”,是將李波及其家人往死迫,居心之狠毒,令人不寒而慄。

  尊重李波個人意願、尊重當事人私隱權,就不可能出現現在反對派所作所為。市民更不應被反對派矇蔽及誤導,在沒有任何證據支持“擄劫”下,就應當相信當事人的親自解釋。以證據為依歸,以事實作準繩,是評判事件的唯一法則,放諸四海任何事件都是適用的。市民期望李波能儘快、安全返回香港,屆時不僅真相會大白,反對派政客歪曲事實及背後的政治用意亦會顯露無遺。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