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爾:鍾樹根落選是社區損失

  文|希爾

  地區工作是一份很不容易的工作,非要“落手落腳”、用心用力服務市民不可。選民絕非反對派所謂“蛇齋餅粽”可以收買得到,如果這樣的邏輯都可以成立,便抹殺了建制派議員從事地區工作的努力,亦侮辱了選民智慧。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鍾樹根能夠在區議會選舉接連“冧莊”近20年,證明他過往的付出得到居民的認同,今次區選意外落敗,令人感覺相當惋惜。筆者認同他檢討失敗的原因,是敗給“首投”一族,亦認為他的落敗是被人“政治謀殺”。

  身兼立法會議員的鐘樹根,從“賣相”看不甚討好,總是給人土頭土腦的感覺,由於名字獨特的關係,更給反對派起了一個“Tree Gun”的名稱。

  鍾樹根在立法會經常發言,在“講多錯多”的或然率底下,他的失言部分便經常成為被嘲笑話題,一句無心之失的“明張目膽”,便被反對派於傳媒日夜炒作,企圖印證他的表現與其博士之名不相吻合。可見,鍾樹根的落敗其實敗於無底線的政治攻擊。我們捫心自問,攻擊取笑人名和言語失誤,合乎起碼道德操守嗎,人名和言語失誤,就可以否決長年真心為民的努力嗎?有誰可以擔保一個知識廣博的人士,就永遠沒有講錯話的時刻,沒有一句半句“詞不達意”(其實大家都知他説什麼)?偶爾説錯一句話,是否代表就一個人真正“無料”?

  何況學歷只不過是工作的“入場券”,印證一個人是否成功的,絕不是學歷,而是實力。區議員的工作,亦與立法會的工作有很大分別。前者所論述的議題往往是很實在的,很急切的;後者有時卻可以是很宏觀,虛無飄渺的。

  一場所謂“雨傘運動”,不僅催生了一班對地區工作不甚瞭解的所謂“首投”族,亦令一些無底線傳媒更加變本加厲。前者取向流於表面,後者則近乎於娛樂,什麼都可以“玩玩下”,什麼都要有趣,這與區議會的實際工作背道而馳。

  鍾樹根能夠在過往20年取得成功,印證着他於地區工作的付出,絕非空口講白話,“無料到”之輩。惟某些所謂“首投”一族投票取向流於表面,被一些被反對派操縱的傳媒所愚弄,將表面的“醒目”與實幹畫上等號。他們並不知道,這些“醒目”其實是“走精面”,練精學懶不務實事的體現,而鍾樹根的所謂“老套”,卻是實事求是,不尚虛務。鍾樹根落敗,不僅是地區損失,亦是社會的損失,本港可能因此少了一份踏實肯幹、致力穩定的力量。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公眾號

責任編輯:季冰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