穀風:政壇必須新陳代謝 立會選舉實力説話

  文|穀風

  剛結束的區議會選舉,超高的投票率以及令人意外的結果,對香港政壇有何啟示?事實上,選舉結果不僅僅反映出年輕選民的聲音,更為重要的是當中展現了兩大陣營的精神面貌。建制派擊敗了對手猛攻席位“穩中有升”,進一步凝聚了團結力量;而反對派縱然出現“傘兵”當選,但卻難免進一步“碎片化”的趨勢。一方是不斷的團結,另一方則是不斷的內部裂變,僅從這一點便能預測未來的選舉變化。只要建制派未來注意具體的選舉策略,要鞏固現有實力甚至進一步擴大勝果,並非沒有可能。

  選舉結果出爐後,不少輿論將目光集中放在“年輕人”身上,認為選舉結果説明了年輕選民“求變”的心態,以及香港各政團須加速“年輕化”方能免被淘汰,並預計明年立法會可能會重演區選結果。這種觀察固然正確,但卻非是問題的核心。事實上,“求變”是永恆的話題,並非本港、本屆選舉才有之事,過去歷次選舉,無不在強調年輕化的重要性。政黨必須年輕化,這早已是共識並非創見。問題在於,為什麼過去沒有出現本屆選舉的令人意外結果?

  實際上,本屆選舉結果之所以讓人感到“意外”,除了是“競選過程冷清”的原因外,還在於四點:一是有大量連任多屆的現任議員落選,據統計有多達73人,為以往所未見;二是有大量首次參選者當選,即所謂的“素人”,數字多達75人,同樣是前所未有;三是“傘兵”不僅獲得突破,還取得八個席位、總共近七萬張選票;四是多位現任立法會議員的候選人落馬,兩方陣營情況同樣如此。

  以上四項結果,的確是過去所未見的。但這一結果是否完全在於“年輕人”或“首投族”的因素所致?再問深一層,為什麼以往的年輕人沒有這種“求變”心態、而本屆才有?反對派或許可以説,是由於“佔中開啟了民智”、“啟蒙了新一代年輕人”。如果這種邏輯成立的話,民主黨、公民黨、工黨、社民連、人民力量也有不少年輕人,為何這些年輕候選人沒有“大勝”?

  答案或許不在於簡單的“年輕人求變”,而是有着多方面的複雜因素。“求變”固然是其中一種情況,但決定候選人輸贏的根本原因還在於“紮實的地區工作、對選民服務與承諾”。被稱為“意外當選”的八名傘兵,沒有一人是打?“佔中”旗號的,而是一如工聯會議員黃國健所説的他們是“收起了黃雨傘”,用選舉期間貼近選民的競選策略去贏得選舉。事實上,那些明顯打正“佔中”旗號的“傘兵”,例如“灣仔廣義”的兩名候選人區麗莊、樑?堅,報名參選時“眾星拱照”,包括“佔中”三名發起人,以及公民黨的曾健超、陳淑莊都現身支持,然而最終結果如何,兩人都以大票數慘敗。這足以説明問題。

  強調地區服務的八名“傘兵”當選,以及數目龐大的、有着紮實地區服務政績的建制派候選人當選,這不已説明了問題核心?就算是被形容為此次選舉“大贏家”的新民主同盟,同樣是高度重視地區服務,並非簡單的一句“求變”便可以當選的。因此,可以説,建制派過去的成功緻勝法寶並沒有失效,而是進一步得到凸顯。建制派議席有增有減,但整體上的穩健,説明這是建制派實力的體現。

  區議會選舉是簡單多數制決定勝負,但立法會選舉則不同。需要靠非常紮實的政績,更需要廣泛的知名度,想通過這次區選便立即晉身立法會,除非有過人的本領以及超多的資源支持,否則是極其困難之事。在這方面,需要整體的佈局,也需要精細的分工。在此方面恰恰是反對派的短板。此次“傘兵”突圍,傳統反對派失意,除了證明反對派進一步“碎片化”之外,還證明其支持者的多元化,絕非簡單的“認招牌便投票”的死忠分子。

  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迴應區選結果時認為,區議會選舉投票率創新高,本土派政黨成功取得多個議席,反映區選不單止包括居民日常生活,選民亦會關心香港全局,甚至表達情緒。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表示,結果證明年輕人有前途。他形容政治需要“新陳代謝”,年輕一代願意參政是好現象。相信失去議席的黨友會總結經驗,再爭取選民支持。他並表示,不認為“傘兵”贏了選舉,他們勝出並非因為“傘兵”的身份,反而是靠他們的努力。這些資深政界人物的意見,值得借鑑。

  昨日特首梁振英表示,會加強對年輕人意見的吸納,包括邀請新當選區議員入諮詢組織。這是很好的迴應,也有助於區議會更加準確反映民意。政壇無時無刻不在新陳代謝,但選舉靠的是實力,明年立法會選舉更是實力的對決,在此方面,建制派已克服了過去的障礙,團結一致凝聚力量,定可以獲得更佳成績。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tkphumm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