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明:關注區選後政情新變化

  文|葉建明 

  區議會選舉塵埃落定。選情冷、投票熱的情況,令選舉結果出現不少戲劇性的變化,有些令人意外,但更多的是給各方一個思考。

  作為雨傘運動後的首場選舉,各方對選舉結果高度關注,各有解讀。雖然選舉結果顯示,建制派與“泛民”依然大致維持上一屆的比率,但各方都有重量級人物落馬,而雙方的新人靚麗登場,可能引發未來政壇新變化。

  區議會政治性增強

  與二〇一二年相比,今屆選舉有不少新的現象值得關注。

  首先是投票人數創歷史新高,這不僅表明市民對區議會選舉關注度提高,也顯示香港市民對政治關注度在提高。因此,區議會的政治角力會更加激烈。

  本屆區議會選舉總投票人數達到一百四十六點八萬,總投票率為百分之四十七,是迴歸以來投票人數和比率最多的一次。據悉,新增投票人數約二十六萬,其中六萬是首投族,佔比百分之二十五,平均每個區超過三千人,這是不可小覷的力量。由於建制、“泛民”各有斬獲,相信這二十六萬中,既包括青年首投族,也包括過去對投票冷感的“沉默的大多數”。有學者認為,他們中一些人擔憂佔領運動再現,因此希望用選票踢走支持雨傘運動者。與此同時,也有青年在經歷了佔領運動後,希望以投票的方式發聲。

  過去人們普遍認為,香港區議會選舉僅僅關注民生,關注油鹽醬醋茶。但經歷了這些年的政治爭拗,加上立法會的五個超級議席將由區議員中產生,區議會的政治性大大增強。雖然這是難免的,但對香港未必是好事情。

  二是投票年輕人增多,當選者呈年輕化趨勢。這顯示,選民“喜新厭舊”心態明顯。從政者必須要有新思維,新作風,不能因循守舊。

  此次選舉一個明顯的現象是,不少大佬選情不及年輕新丁,有的被新丁拉下馬,有的僅僅是險勝。這或許昭示,香港的各政黨新陳代謝可能會加快進行,以滿足選民的“喜新厭舊”要求。

  如在選情激烈的深水埗麗閣選區,擔任了十二年區議員的民協馮檢基,輸給了二十五歲的建制派參選人陳穎欣。

  馮檢基是雙料議員,也是立法會五個超級議員之一。陳穎欣雖是首次參加區選,不過她多年在該區做義工,積累了一定經驗和人脈,大學畢業後也在該區服務市民。陳穎欣被視為年輕有活力,有新思維和新作風,將會給地區工作帶來新氣象。但是,也有另類情況。根據媒體報道,有八名傘兵當選,他們中的一些人,還成功挑戰深根當地多年的政壇大佬。比如傘兵徐子見,據稱在報名截止的前一夜才決定參選,最終以一百多票之差,贏了在當地做了二十一年區議員的政壇常青樹鍾樹根。據稱,他可能是贏在網路動員力上。這對長期埋頭致力於地區工作的人士來説,不能不是個警醒。

  選民不支持激進

  缺乏地區業績,沒有政治經驗,甚至沒有長期人脈的政治“素人”,何以能成功挑戰政壇老手,值得思考。選民的求變求新訴求如何滿足,埋頭深根基層與給市民新的願景如何統一,傳統的選舉手段與現代化網路聯繫如何結合,未來從政者都需要細考量。

  就全球大勢來看,選民對新面孔,對年輕有活力,以及專業人士比較青睞。如果政壇人士長期是老面孔,很難獲得今天求變求新人士的選票。我在助選西貢區劉偉章時,到各處一些投票點看見,青年投票明顯比往屆踴躍。在黃埔東角逐連任的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當選後表示,今次選情比預期中激烈,認為未來要更留意青年人的看法——相信是説出了不少參選者的心裏話。未來的地區工作如何開展,明年立法會選舉部署和選舉策略如何迎合年輕一族,值得關注。

  第三,激進團體推出的候選人全軍覆沒,顯示選民並不支持激進主張。雖然同屬激進派的新民主同盟、公民黨及工黨各有斬獲,但三個最激進的“泛民”政黨人民力量、熱血公民及社民連推選的人一個也沒有當選,而且據稱只有百分之二左右的得票率,顯示香港選民對激進派的厭惡和警惕。

  第四、大佬落馬,立法會超級議員選舉將重新洗牌。區議會選舉被看做明年立法會選舉的前哨戰。今屆區議會選舉的變局,勢必對明年立法會選舉產生影響,最重要的影響自然是全港選民一人一票的超級議員選舉。

  本次選舉有十九名立法會議員參選,角逐“雙料議員”,最終有五人落選,包括民建聯鍾樹根、葛珮帆;民主黨何俊仁;公民黨陳家洛及民協馮檢基。其中,第四屆立法會五個超級議員中的兩個即何俊仁、馮檢基已經落馬,無法再參加明年的超級議員選舉,加上坊間盛傳的公民黨陳家洛原本有意競逐超級議席,如此五之去三,明年立法會的超級議席將有一份新的競逐。

  (作者為福建省政協常委、香港福建社團聯會副主席、嘉鴻集團董事長)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tkphumm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