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南:建制派獲勝 實因民心所向

圖:工聯會“小花”擊敗反對派“大佬”,撼動香港政壇 資料圖片

  文|陳光南

  激烈的區議會選舉結束了,投票率高達百分之四十七,共有一百四十六萬八千人投票,個別爭奪激烈的選舉區域,投票率超過百分之五十,公眾參與度基本上達到了立法會的投票水平。以往反對派一直説,區議會選舉和立法會選舉不一樣,支持反對派的選民一向輕視區議會的投票,因此區議會選舉時,反對派減少了將近六十萬選民,所以,建制派近年每次區議會選舉都獲得勝利。這次選舉幾乎是立法會選舉預演。結果在有兩成的選民是第一次投票的情況下,建制派頂住了反對派的突襲,在高投票率的情況下,依然是大贏家。

  反對派已無招可出

  建制派這次穩守各區過半數議席,總得票約為78.3萬。當中建制“票王”民建聯贏得超過39萬票,排在第二的工聯會亦有逾9.5萬票,其次是新民黨,該黨與公民力量結盟參選後取得超過7.5萬票,而經民聯及自由黨則分別贏得約2.7萬及2.5萬票。建制派“一哥”民建聯蟬聯票王,其後是民主黨,有近20萬票。各政黨將因應在區議會的得票,部署明年立法會選舉。各方面都會評估本次選舉得失,分析明年立法會選舉投票的趨向。畢竟立法會選舉,才是決定本港政局的重頭戲。

  反對派本次選舉比較低調、打“民主告急”牌、唱淡投票前氣氛的策略,又刻意宣揚“高投票率不利建制”的論調,實際用意是要麻痺建制派,希望建制派察覺不到重兵來犯,不要及時作出動員。又一直故意隱藏出擊的意向,屢使兵不厭詐之技,這個戰略,不能不説取得成效。實則早於去年,他們已經部署了一批新晉力量,近距離的實行“打大佬”政策。選舉之前,他們成功動員、組織了一大批新登記的選民,結果於選舉日出其不意發動襲擊。凡是民建聯兼任立法會和區議會的“雙料議員”,都成反對派主攻目標。選舉前,反對派不斷炒熱政治議題,如港大的副校長任命事件、鉛水事件必須由立法會引用特權法進行調查、提出動議辯論“反對香港大陸化”、不斷造謠散佈所謂行政長官的醜聞、要求立法由廉政公署調查行政長官有沒有貪污、反對高鐵的港方的車站讓內地執法人員進駐、反對第三條跑道的興建、在香港向美國議員告洋狀等等,這既是為了落實對抗央、港政府,干擾、拖慢香港發展的一向宗旨,更是為煽動支持者的反政府情緒別降温,屬於區議會選舉工程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至於“區議會選舉完全沒有選舉氣氛,反對派可能大敗”,亟需選民出來支持“民主告急”“命運自決”“改革區議會”等等,則屬反對派哀兵戰略的選舉慣技,冀催谷更多的擁躉出來投票。急升至接近百分之五十的投票率,説明反對派的動員力得到充分體現。

  選舉策略再狡詐,沒有民心所向,失敗仍是必然。民建聯的李慧琼、張國鈞、周浩鼎、工聯會的王國興等重量級人物,都能夠頂住了反對派的重兵進攻。反而反對派何俊仁、尹兆堅、陳家洛、譚文豪等政治明星“爆冷”落馬,未來問鼎立法會的部署完全被打亂。反對派在立法會的三個超級議員,僅涂謹申可以有資格參選,何俊仁和馮檢基已經和超級區議員的選舉無緣了。建制派維持壓倒性大勝的格局,可見要勝出選舉,真心為民、助益發展才是根本,花招無補於事。經“佔中”的教訓,加上建制派過往理性務實辦實事的政績,建制派已經擁有實力,足以應付來年立法會式的選舉,而且可以奪取勝利。區議會選舉,已經為建制派明年立法會選舉的勝利,打下了基礎,也提示了建制派必需學會運動選戰手段,降低個別選區被微弱點數擊倒的風險。反對派本來誇下海口,來年五個普選的立法會功能議席,他們可以包括三個,甚至可以取得四個議席,很可能是南柯一夢。

  主流民意要求發展

  民建聯鍾樹根、葛珮帆的落馬,和反對派的明星級人物的落馬,互相作出比較,當然是反對派的損失超過了一倍。這是雙方互相博弈的結果。哪一方的損失大一些,哪一方的接班計劃受到極大的衝擊?當然是反對派。連反對派勢力最強大的葵青區,現在都損兵折將,建制派取得了一半以上的議席,緊緊地控制住葵青區議會,可見主流民意對建制派的支持保持升勢。

  建制派維持大勝,反映了他們保護經濟、保護民生的路線,獲得主流民意支持。如果反對派不總結經驗,繼續推行拉布政策,大搞司法覆核搗亂政策,繼續竭力阻政,未來的政治前景非常慘淡。建制派維護繁榮穩定的參政理念,才符合市民根本利益。建制兩大黨民建聯、工聯會,近年提拔一批新的政治明星,選舉前已經讓這些新小將踏踏實實到基層工作,努力為街坊工作的現象,成功贏得民心,這才是最核心和根本的選舉工程。假以時日,建制派年輕且專業的候選人將會越來越多,以實在政績扶持青年、贏得越來越多青年人的選票,香港未來擺脱泛政治化、重回發展正軌可期。

  (作者為資深評論員)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tkphumm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