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興:“傘兵”當選全因“避談佔中”

  文|陳建興

  區議會選舉昨日結束,超過47%的投票率出乎所有人意料。而更讓人感到意外的,是所謂的“傘兵”有多達八人當選。有人將此看作是選民對“佔中”的肯定、是“佔中”贏得民心的證據,敲響了警鐘云云。顯然這是極其錯誤的結論,年輕選民求變這是事實,然而這八名所謂的“傘兵”並非打着“佔中”旗號參選,不論是競選單張還是宣傳口號,全無“佔中”二字,甚至連激烈的政治主張也不見,之所以當選,全因“避談佔中”、強調地區服務。這一事實恰恰在説明,“佔中”是反對派的負資產,而香港的民意基礎並沒有發生根本性改變。

  “選民求變”非本屆才有

  本屆選舉創了許多紀錄,例如最高的選民登記率、最多參選人、最高的投票率、最多投票人數等等。但相對於這些數字,對香港未來政治發展更具影響的,卻是當中所體現出來的選民取態的變化趨勢。比如説,整體上選民有求變的心態,青年選民的作用日益顯著,以及極端激進候選人不被選民接受等等。這些因素將如何影響未來的選舉,值得各方認真研究。

  然而,所謂的“選民求變”,並非本屆才有的獨特現象,幾乎每一屆選舉都有人打着“改變”的口號,而每一屆也都有現任議員被挑下馬的現象。例如上屆選舉有多名反對派大佬如李卓人、李永達、單仲偕等落選,同樣體現選民的“求變”心態。只不過本屆選舉這種心態更加明顯,不僅僅在於數名現任立法會議員的落選,還在於整體上年輕候選人當選比率非常高。以民建聯為例,九名“新老交替”選區都成功當選,民主黨出現多名首次參選便當選的情況,而許多擔任十多年的區議員都被新人挑下馬,比例是過去所未見的。

  此次有53名“傘兵”候選人參選,最終有八人當選。於是有反對派將這種“求變”心態解讀成對特區政府或中央政府的不滿,甚至是對“佔中”的支持與肯定。這種看法是嚴重錯誤的。不僅沒有看到客觀事實,也忽略了問題的本質。

  從“傘兵”選情來看,“青年新政”派九人出選,包括遊蕙禎和鄺葆賢分別出戰黃埔東西。遊蕙禎以大約300票不敵立法會議員梁美芬,鄺葆賢則以39票險勝已在當區就任區議員四屆的九龍城區議會主席劉偉榮,成功當選。東區漁灣選區徐子見則擊敗資深議員、民建聯鍾樹根當選。另一個傘兵組織東九龍社區關注組的黃子健,在觀塘樂華北選區,以1729票擊敗競逐連任、得票1246票的馮錦源。其他當選的“傘兵”包括大埔“埔向晴天”的劉勇威;“沙田社區網路”黃學禮則於沙田松田擊敗主要對手,即公民力量的鄧永昌,首度當選;此外,黎梓恩亦於沙田王屋當選。

  戴耀廷支持候選人全敗

  這八名當選者,如果仔細去看其競選宣傳單張,可以發現,沒有一個人是“打正旗號”説自己是“傘兵”,也沒有任何人強調自己在“佔中”期間的參與情況,更沒有在政綱中列出帶有強烈政治傾向的內容。不僅如此,所有當選者都在刻意迴避“佔中”議題。以擊敗鍾樹根的徐子見為例,其打出的口號是“全心服務添生氣、社區注入新動力”,要求設立東區牙科保健基金等,隻字不提“佔中”;又以灣仔大坑選區的楊雪盈為例,其政綱有關於寵物公園、有市政問題的,但就是沒有任何談到“民主”二字的,更別説是“佔中”了。而在當選後,徐子見坦承,“自己瞓足79日”對選戰無太大影響,但居民始終想找幫手做事的區議員。

  由此可見,這些所謂“傘兵”,不論其政治主張為何,其當選的主要原因並非因為“佔中”,而在於“去政治化”、“強調地區服務”。相反,那些明顯打正“佔中”旗號的“傘兵”,例如“灣仔廣義”的兩名候選人區麗莊、樑栢堅,報名參選時“眾星拱照”,包括“佔中”三名發起人,以及公民黨的曾健超、陳淑莊都現身支持,然而最終結果如何,兩人都以大票數慘敗。

  以上例子足以説明,“佔中”根本就是這些人的負資產,任何候選人只要沾上“佔中”都不可能有好的結果。那些將“傘兵”當選無限拔高的反對派輿論,恰恰是想掩飾“佔中”不得人心、被民唾棄的事實。然而,選舉的過程以及結果都已經給了最佳的答案。

  那麼應如何正確看待“傘兵”的當選?應該説,當中反映出一些客觀現象,即選民普遍希望有一些新的變化,包括新人、新面孔、新風格、新政綱,新當選的八名“傘兵”事實上與民建聯、工聯會、經民聯、新民黨的新當選者相比,本質上並沒有差別,都是切合了選民希望帶來變化的心理。何俊仁、馮檢基的落馬,何嘗不是在説明這一問題?因此,未來的選舉,無疑需要重新審視候選人的選拔、政綱的制定、選舉策略的調校等。因為,建制派選舉的致勝法寶“紮實的地區工作”,並沒有失效,相反在對手身上得上了再次印證。故此,只要作出一些相應調整,未來的選舉仍然可以站穩腳跟。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孟浩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