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興洲:澳門“行政主導”垂範 香港立會何時看齊

        文/孔興洲

  昨日澳門特區立法會議員代表團抵京訪問,並獲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的會見。這是澳門迴歸16年來的首次,具有不同尋常的重要意義。而張德江委員長會見時高度肯定澳門立法會在維護“一國兩制”、特別是維護“行政主導”政治體制上的積極作用。這番話固然是對澳門議員説的,但對於香港立法會而言卻有重要借鑑意義。同為特別行政區、同受基本法的保障,何以澳門“行政主導”如此成功?香港各界應當從中深思。事實上,“行政主導”的成功與否,並非簡單的政治口號,而是關係特區能否保持繁榮穩定的關鍵。

  澳門迴歸祖國16年來,一直保持較好的發展勢頭,社會較之香港更為和諧,近年在經濟社會等各方面發展更是遠遠拋離香港,箇中原因有多種,但關鍵一條在於,澳門各界在理解“一國兩制”方針政策、全面貫徹基本法規定,做得更加出色。當中行政部門工作固然是主因,而立法會亦是功不可沒。事實上,昨日澳門特區立法會組團到北京,為歷年來的首次,這一行動的本身已在説明問題,即澳門的立法會更能準確地把握中央與特區的關係。

  張德江委員長在會見代表團時,對澳門立法會的工作給予了高度肯定。據報道,他指出,澳門立法會是澳門政治體制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澳門的立法機關,近16年來五屆立法會按照《憲法》及基本法的有關規定,從澳門實際出發,在維護“一國兩制”方針,基本法的貫徹落實,維護澳門的法治、繁榮與穩定,特別是在維護“行政主導”政治體制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希望立法會議員深入貫徹習近平主席在慶祝澳門迴歸祖國15週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盡職履責,團結各界,凝聚正能量,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不斷開創澳門“一國兩制”事業新局面。

  而據澳門立法會主席賀一誠在會後所引述,張德江委員長還對澳門立法會工作提出四點新期望,包括加強國家觀念,強化大局意識、法治意識以及繼續堅持“愛國愛澳”的傳統。賀一誠指,張德江冀澳門立法會在配合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的同時,做好監督政府施政工作。

  張德江委員長的這番勉勵之言,與其是對澳門立法會所説的,但對香港何嘗沒有警示意義。

  事實上,澳門立法會與香港特區立法會具有高度的相似性,無論從憲制根源、法律地位、具體規範與限制而言,都可謂是“同出一轍”。雖然澳門立法會的組成方式、選舉方式,乃至議席的分佈,都與香港有不少差別,但二者的核心是一致的。在如此條件下,為何澳門立法會可做到準確理解“一國兩制”、全面貫徹基本法,包括按法律規定自行就“23條”立法,而香港就無法做到?

  澳門特區可以體現基本法要求的“行政主導”,核心在於行政、立法兩種權力的理解、合作。而香港的“行政主導”之所以不盡如人意,並非行政機構的“無能”,而是立法機構的“不合作”,甚至是毫無理由的野蠻對抗。香港立法會的無理“拉布”,耗費大量的社會精力、嚴重阻礙社會各項事業的發展,這些“內耗”情況都沒有在澳門立法會出現;而香港立法會議員中有人無視法治、公然支持違法“佔中”行動,嚴重破壞香港社會秩序,這些情況更不會在澳門出現。沒有出現,不代表澳門立法會“不作為”,事實上,澳門立會充分發揮了立法以及監察政府的積極作用;沒有出現是因為澳門立會有更高的標準、更強的大局觀,這些正是香港所欠缺的。

  張德江委員長給澳門立法會的四個希望:加強國家觀念、強化大局意識、法治意識以及繼續堅持“愛國愛澳”的傳統,對香港立法會而言,要推動落實的話,可能困難重重。因為連要求某些議員承認自己是“中國人”都困難,更難指望反對派政黨能強化國家意識了。然而,即便排除這些要求,僅僅是從按基本法規定、從香港本地利益角度出發,香港立法會的某些政黨都沒有理由以極端手段去對抗行政機構。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早前曾指出,從現實的角度看,香港特區的政治體制在實際運作中出現了一些不順暢的情況,特別是在特區內部的權力運行中有時出現一些矛盾和摩擦。從歷史的眼光看,一種新生的政治體制在運行初期出現這些問題在所難免。客觀上需要經歷一個磨合的過程,而且許多問題也只有在充分暴露後才有解決的成熟條件。最重要的是,香港特區政治體制的行政主導大原則、大方向不能出現偏差。

  保持行政主導的政治體制符合“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的規定,符合香港特區的實際情況,有利於政府決策和施政的高效能,有利於香港在激烈的國際競爭中保持競爭力,有利於兼顧社會各階層的利益、保持繁榮穩定。這一點相信是香港社會的共識,問題在於,立法會能否認識到這一點,能否從全港利益角度出發,理解並支持特區政府的依法施政?澳門立法會做到了,澳門的“行政主導”便成功,香港的立法會何時能與澳門看齊?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