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昭:校園車站抗爭難有支持

        文/關昭

  “蘋果日報”昨日社評,題為《政治潔癖和程序潔癖的誤區》,文中説,港大部分師生校友日前在校內黑衣遊行,反對不予陳文敏副校任命,以及一些市民在港鐵車站攜帶大型樂器舉行音樂會,兩項抗爭行動,“都未能對相關機構的運作構成影響”,在社會上,市民亦“反應冷淡”,兩場抗爭都“未見曙光”,云云。

  該文這一説法,是合乎事實的。港大千多名師生校友在校內黑衣遊行,可能除了當日在校園內的師生外,市民根本不知道有遊行這回事,傳媒除了“蘋果日報”頭版大標題大篇幅大大捧場外,其餘反應也未見熱烈;至於港鐵音樂會,則只屬“茶杯裏的風波”而已,市民反應很一般。

  兩項抗爭行動,為何未能掀起軒然大波?為何市民只是“隔岸觀火”、未予熱烈支持?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兩項抗爭的主題都與市民切身福祉並無什麼重大關係,或是抗爭的目的並未得到廣大市民的認同與支持。

  事實是,港大校委會不委任陳文敏,市民大眾根本不知道陳文敏到底有多少“斤兩”,市民知道的是港大校委會是依法擁有這個委任與不委任權力的,這一個“規矩”不應該被打破,港大不能亂,否則以後就不知道會變成怎樣了。因此,部分師生校友“黑衣遊行”,迫令校委會一定要委任陳文敏,市民是不會“舉腳贊成”的,冷待是意料中事。

  同樣,部分“音樂人”的車站音樂會,市民反應一般,原因也如同港大風波一樣,市民不是不同情“古箏女學生”,不是不同情一些需要攜帶大型樂器乘坐港鐵的音樂人,但是,大家更願意看見港鐵保持現在的秩序與安全,不願意看到原有的規定輕易被衝擊或推倒,否則以後車站和車廂內的秩序都會難於維持。

  不想港大校園被捲入政治紛爭,不想港鐵的乘車程序受衝擊,是市民普遍不支持兩項抗爭行動的根本原因。“蘋果日報”文章呼籲打破“政治潔癖”和“程序潔癖”,鼓吹要“敢於衝擊”,只能是自暴其醜而已。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