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昭:馬斐森是港大校長麼?

\
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  資料圖

  香港大學是百年學府,是港人引以為榮的名牌,過去,不要説堂堂大學校長、院長和教授,就是學生會代表,站出來也是“有頭有臉”,表達意見有理有據,水平是令人欣賞的。

  但令人“驚歎”的是,今天,港大法律學院中的個別院長、教授、副教授,竟然可以去發動“佔中”,教全校師生、全體市民如何去佔坐中環、金鐘的交通要道,一旦被捕後又如何不要簽名、不要認罪……,更不要説公然抗拒人大八·三一決定、硬要進行基本法中沒有的“公民提名”了。

  如此專業講授法律和憲法的學者,公然教人違規、教人犯法、教人瀆憲,此種怪事,也可謂港大這所百年學府的“百年奇觀”矣!

  其中,陳文敏的厚顏、戴耀廷的無恥,一手發動“佔中”卻又龜縮不前,讓學生和市民去捱催淚煙和棍子,自己躲在最安全的地方收“捐款”、數銀紙,今天所謂“一週年”又出來“領功”和“攞威”,這種“學者政客”的嘴臉也夠叫人倒胃口的了。

  還有那個校長馬斐森,如果他真有半點領導一流學府的能力和決心,那麼,他首先或最應該要做的,就是及時批評和制止陳文敏、戴耀廷、鍾庭耀之流利用大學公帑資源抗中亂港,還把“政治黑金”帶入校園,對“法律學院教違法”的陳、戴早應予以警告以至開除的處分。

  但是,這個馬斐森,不僅不盡職盡責維護港大聲譽和質素,維護大學自主和學術自由,反而在由他主持的大學副校長物色委員會內把陳文敏捧上“唯一候選人”的高位,更在任命推薦被校委會投票否決之後出來大講怪話,説什麼電郵被偷竊,內容刊登在“親中報章”上,還誣指中央“在背後介入”,令他感受到壓力,云云。

  這個馬斐森口中的電郵失竊和被公開,到底被竊的是什麼內容?又見諸於那一份“親中報章”?還有所謂“中央介入”又有什麼證據?如果説不出半點事實,而只是在那裏含沙射影,那麼,這位馬斐森的確和陳文敏、戴耀廷是“一路貨色”,也怪不得非要讓陳文敏“上位”不可了。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季冰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