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靖之:“滾動民調”乏贊助錢何來?

  文|方靖之

  now新聞台一直有贊助港大、中大與理大聯合進行的政改方案“滾動民調”,到第四輪起忽然停止贊助,外界有傳言是民調“索價”太高令人卻步。但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鍾劍華卻指,其實每輪民調的贊助費只是一萬元。對電視台來説,一輪民調只是一萬元,即是做十輪也不過是十萬元,並非十分沉重的負擔,為什麼突然要停止贊助?一個可能的原因,就是電視台覺得這個由“鍾氏民調”牽頭的“滾動民調”,不但次數頻密、瑣碎,缺乏新聞性,更重要是經過傳媒的連番揭露,“鍾氏民調”的底牌已經揭露出來。一個公然為反對派否決政改服務的“假民調”,自然沒有公信力和可信性可言,不要説一萬,就是一千、一百,恐怕也不值得贊助。

  “足夠資金”疑竇重重

  “滾動民調”乏人贊助,完全是咎由自取,但問題是這個毫無公信力的民調卻未有停止的跡象。以過往大學民調收費約十多二十萬推算,今次聯合進行的“滾動民調”,每天訪問千人,每輪的成本也不可能低於二十萬,至今公佈的十四輪民調,起碼燒掉數以百萬計的金錢。然而,鍾劍華卻聲稱,三間大學已有足夠資金,“一早預?蝕錢”,所以民調必會繼續“滾動”。問題是,既然“滾動民調”連每日報道的電視台都不願意贊助,還有誰會贊助,究竟他們的“足夠資金”從何而來,又由誰來埋單呢?

  所謂三間大學有足夠資助的説法實在難以令人信服。就以“鍾氏民調”來説,他本身不過是一間民調公司,掛牌於港大之內,完全是自負盈虧,包括鍾庭耀的人工都是靠“賣”民調服務賺來的。既然是牟利公司,怎可能會動用自身的儲備,無條件推動這一個“滾動民調”?這種説法違反常理。反而更可能的是,這個民調能夠進行,原因是背後有大水喉支持,令三間大學的民調機構可以無後顧之憂的進行。儘管電視台不贊助,依然可以運作下去,直至反對派否決政改那一刻為止。否則,“鍾氏民調”何來底氣?

  其實,“鍾氏民調”收祕密資金搞民調早已不是新聞。鍾庭耀進行的民調,雖然並不代表香港大學,但他卻打?“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旗號來進行並收受來歷不明的資金及外國機構的資助。去年在策劃“佔中”的時候,一筆百多萬元的“黑金”送到了香港大學。根據曝光的電子郵件顯示,陳文敏、戴耀廷都有和鍾庭耀密謀,怎樣以所謂“公民投票”和民意調查,配合“佔中”行動,以癱瘓香港經濟運作的方式,威脅中央政府就範。沒有這筆“佔中黑金”,“鍾氏民調”能夠順利啟動嗎?在上屆特首選舉時,同樣有一大筆資金突然出現贊助鍾庭耀的“全民選特首”計劃,最終才促成行動。為什麼在每一次關鍵時刻,都巧合地有大筆資金撥到“鍾氏民調”促成其事?鍾庭耀有責任向外界交代。

  鍾庭耀也多次收受來自外國的資助。早在2004年立法會選舉中,鍾庭耀承認接受有“美國中情局分店”之稱的全美民主基金會(NED)及屬下“民主學會”(NDI)的資助。鍾庭耀當時還向傳媒承認,曾於2003年底接受NDI贊助,進行政黨發展調查。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職能之一,是對從事顛覆別國政權的活動提供財政資助,由於聲名狼藉,這筆基金變成由NED負責。這些都令人質疑鍾庭耀在NED及其NDI資助下進行的民意調查,難有學術性和獨立性可言。此外,據網民揭發,鍾庭耀還從英國網路觀察基金會收取過5萬英鎊(約合60多萬港元)。

  “鍾氏民調”是一盤生意

  這些“往績”不禁令人懷疑所謂“滾動民調”,同樣是外國勢力及反對派一次政治行動,由幕後黑主祕密撥出鉅款,繼而由“鍾氏民調”負責“造出”反政改的民意,為反對派逆民意否決政改提供所謂理據。由於“鍾氏民調”財來自有方,自然對電視台停止贊助不太在意,因為與幕後金主的捐款相比,電視台的贊助實在不算什麼。

  事實上,對於受贊助的情況,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在其服務政策中,第三條列明“民意研究隊有權在有關調查的問卷中加入贊助機構興趣範圍以外的意見題目或被訪者背景資料”。這已經招供出鍾庭耀的“民調”和“學術”是被英美金錢操縱的,但他卻弄虛作假,借港大名義招搖撞騙。鍾庭耀接受反對派委託和接受外國資助進行民調,這顯示“鍾氏民調”是一盤生意,在這盤生意中,學術獨立還有位置嗎?

  作者從事公共政策研究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楊惟軼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