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有關民主選舉的“迷思”

  文|朱確

  香港的反對派差不多成功為香港市民製造了一個"迷思"(myth),就是民主政治可以有效地防止腐敗和權利力地濫用。然而,這個説法實際上經不起推敲。

  在很多人眼中,丹麥是民主化程度非常高的北歐國家之一,而且在13年12月公佈的"全球清廉指數"(CorruptionPerceptionIndex)中,丹麥和新西蘭並列最清廉的國家。

  雖然丹麥100多年前就建立了君主立憲的政治體制,但是由於君主的權力是象徵性的,加上現代丹麥在沿用君主立憲制的同時,採用多黨制下的比例代表制,似乎順理成章地成為"優質"民主的範式。

  另外,加上政府法案大多需要執政黨與在野黨雙方的談判或妥協,故該國各政黨的意識形態日漸相近,因此不論是中左翼或中右翼聯合政府,都會採取偏向中間派的路線。

  日前,在香港舉辦的一個論壇上,王紹光教授講到民主和腐敗的關係時,就講了這樣一個真事兒。他曾問一位丹麥議員丹麥為何鮮少出現腐敗,那位議員幽默地答道:"Whatyoucallcorruption,wecalldemocracy.(你們説成腐敗的,我們説是民主。)"

  什麼意思呢?王紹光教授解釋道,丹麥在立法階段,已經保障了利益集團的利益,換言之,我們認為是腐敗的行為,在有些國家已經被立法保護了,也就是法律將腐敗合理化了。這就是觀念和邏輯不同帶來了政治環境和結果的不同。

  就像美國最高法院2014年4月宣佈繼續廢除針對競選開支的限制,取消了十年來對個人在兩年選舉週期內捐助候選人的總金額限制,政治"黑金"在法律的保護下,成為了政治"白金"。

  這裏面的邏輯是這樣的,既然美國憲法保障了個人的自由,那法律有什麼權力限制我願意捐錢支持哪位總統候選人呢?這場選舉遊戲,聽起來合理,但其實荒唐至極。

  其實香港的反對派就是在為香港人編織這樣一個看上去很美,實際上一碰就破的美夢,在這個夢裏,不知道為何物的"真普選"(另外的名字叫做"民主選舉")帶來了低樓價、高就業率、平等、公義、自由和廉潔,但真的如此嗎?

  選舉的目的和其在技術上的複雜性,就註定了"篩選"和"不民主"是選舉的必要因素--如果我們説民主就是有競爭性的選舉,那麼為什麼要選出少數人代表全體人民?如果我們説民主選舉就是多黨參與,那麼如何解釋美國的民主黨和自由黨都沒有正式的入黨程序?太多無法自圓其説的言論都指向同一個結果:選舉是造成不民主的元兇。

  或許時間會給出所有事情的答案,但是問題在於我們是否可以承擔所有結果?如果絕對的"真普選"就是以700萬永久居民為基數而進行的"抽籤",那麼有多少人願意冒這個險?恐怕以"真普選"為賣點的反對派會第一個叫停。

  忍不住説句題外話,民陣2月1日舉辦的"唔要假民主、我要真普選"遊行,不足萬人參與,遠少於主辦方5萬人的預期,是否顯示經過了"雨傘革命"的洗禮,香港市民對反對派的一套做法已經不盡認同?值得注意的是,相較於"雨傘革命"期間,幾乎每日頭版報道,《蘋果日報》在這次遊行上表現出罕見的不熱衷和低調,這裏面又傳達出怎樣的政治資訊?

責任編輯:孟浩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