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凱峰:「佔中」致社會道德退步

  文|王凱峰

  近日筆者與大學同學們閑聊時談及參與「佔中」,同學們的答案令我非常震驚。在筆者期待一個經深思熟慮權衡得失(logical and critical thinking)的演繹時,筆者聽到的卻是「我不知應否參加佔中,功課成績跟上固然對前途重要,但不參加又會被標籤歧視。」筆者不禁倒抽一口涼氣。暫不說筆者如何教導學生獨立理性客觀地思考問題,筆者不禁反問現今社會為什麼發展到大學生們要以朋輩壓力而一窩蜂決定參與違法行為與否。筆者無言了。這現象反映了同學們如白紙一般的純真,年少的天真,參與學運的浪漫。這是無可厚非,你我也曾是學生。青年是最容易受朋輩外界影響引誘的一群,這也是成長必然經過的階段。他們是很容易作錯決定而吸毒加入童黨黑社會等一些違法行為。

  香港與韓國、日本、星洲、台灣一樣都是追崇法治(rules of law)下的社會。當權者也沒法淩駕法律。從「佔領香港」開始後,筆者觀察到很多香港人已不再守法。港人已受到佔領香港違法行為的影響,已不能自覺地遵守基本層次的法律如違法切線,漠視交通法則,亂拋垃圾,漠視法紀,任意傷人等。實況並不是警方不執法而是違法「佔中」已衝擊了香港人對守法的底線。「公民抗命」的違法行為是為了政治訴求與現今市民的基本違法行為是層次不同背道而馳的。試問連基本守法的自覺也做不到的市民還談什麼「公民抗命」。亦正於此,「和平佔中」演變成衝擊警方防線打人違法的「佔領香港」局面。此現象證明給世界和中央看香港的民主進程是要循序漸進,還未適合一步到位的民主。

  談畢守法違法,筆者換一個角度探討執法的問題。看到警方的救護車和運送維生物資的車輛要得到佔領人士的「檢查」才可放行,筆者感到痛心和可悲。痛心的不是警察的尊嚴受損而是佔領人士和學生已如暴民和反對軍無異。警方的情況就如要以「人道」立場才可進入?紅十字一樣,執法的已失去維持治安的威信。失去法治,民主自由不提也罷。香港的法治是經過長年累月建立的,不論是香港人的自覺守法或是警方公正不柯的持法。市民抗命的違法行為已導致了香港人的基本違法和奪去了警察執法的威信。「佔領香港」帶來的不只是經濟上的損失和市民的不便亦成就了道德上的退步。

  作者為香港大學研究助理教授、博士


歡迎關注大公網香港在線微信(公號:tkp-weihk)

責任編輯:孟浩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