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香港在線 > 香港政情 > 正文

熱聞

  • 圖片

[評論] 黃熾華:「公民提名」五大荒謬之處

  公民黨議員梁家傑上周六在「講清講楚」電台節目中,大肆兜售「公民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說什麼只有「公民提名」才能「有效抗衡北京」那個「筲箕篩選」,不然「全民沒得揀」雲雲。梁議員的「公民提名」是不清不楚,荒謬多多,是無理無據無法無規不堪一駁。

  荒謬者一,梁議員無視西方法學經典。英國政論家洛克(John Locke)在《論政府》名著中,早就提出「哪裏沒有法律,那裏就沒有自由」;「處在政府之下的人們之自由應有長期有效的規則作生活準繩,這種規則為社會一切成員所遵守」。而美國近代民主理論家卡爾(Carl Cohen)在《民主概論》中也早告誡:「如果人類不能聯合在一起制定法則並服從所指定的法則;如果人類不能互相講理、互相理解,那就有理由說民主只是空想,因為它要求的前提根本就不存在」。故民主普選首先應由中央政府作主導,以基本法作憲制準繩。不講一起制定法則並服從所指定的法則去奢談「公民提名」普選,普選就只能是空想,因它根本就處無政府狀態,也無法可依。

  「公提」掛羊頭賣狗肉

  荒謬者二,「公民提名」不合香港實際。什麼是「公民」?按《韋氏百科詞典》解釋:「某效忠於國家,並受到政府保護的土生土長或歸化派成員」。公民黨的成員、提英國護照的港人、在立法會不肯或歪曲宣誓誓詞的議員、遊行舉英殖民龍獅旗的人、反對中國的分子,效忠了國家並歸化了沒有?顯然沒有。「公民提名」是否包括這些掛「公民」羊頭、販賣國「狗肉」的人當特首候選人?若如是,「公民提名」焉能名副其實?

  荒謬者三,「公民提名」乃中學生「學民思潮」炮制的所謂《全民提名聯署約章》,作為「大律師」的公民黨議員附和激進、幼稚的學生倡「全民提名」,豈非貽笑大方?眾人質疑:「公民提名」的根據是什麼?按1萬人提1名,合資格選民350萬豈非要提350人?1萬人的代表如何得到合資格過半數支持成為特首?按政黨提名,公民黨才481名黨員,是700萬香港人的0.00685%,如何有資格代表港人利益?即使是「最大」黨民主黨,700名黨員也只是香港人的萬分之一,如何贏得過半選民支持?若按意識形態提名,莫非信鬼、信邪、反中、亂港和漢奸都可提名當行政長官候選人?若如是,莫非奸邪也可領導香港繁榮安定?唯有參考基本法附件一由4大界別的選委會而組成提名委員會提名,才可涵蓋政黨、不同意識形態和有廣泛代表性及民意基礎。故「全民提名」乃幼稚無知、不切實際又不可行的荒謬主張。身為公民黨領袖去依附香港當代「紅衛兵」,豈非可憐可笑而又可悲!

  嚴重偏離港憲制規定

  荒謬者四,「公民提名」偏離基本法第45條就達至普選行政長官的憲制規定,即「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也偏離2007年12月29日人大常委會決定,即2017年行政長官可以經普選產生,提名委員會可參照基本法附件一的選舉委員會四個界別組成。而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也於今年3月闡述了「提名委員會」提名是機構提名而非委員個人提名,民主的程式就是少數服從多數。這普選行政長官的原則、步驟規定得清清楚楚。鼓吹「公民提名」淩架基本法法律之上,屬知法犯法、有法不依和藐視法律的輕佻,暴露出公民黨高唱「維護法治」的虛假和騙人。

  荒謬者五,「公民提名」制造混亂,散布「國際標準」論迷惑港人。眾所周知,各處鄉村各處例,世界各國或地區的選舉,都是各施各法、八仙過海各顯神通。聯合國1994年定下的《人權與選舉:選舉的法律、技術和人權手冊》就指明:「聯合國有關選舉標準性質極為廣泛,因此可透過多種模式而達致。聯合國在選舉方面提供協助,並非旨在將任何一種已有的政治模式強加於任何地方。相反,這基於我們認同「沒有一套制度或選舉辦法適合所有人和所有國家」。因此,所謂「全民提名」是「國際標準」屬子虛烏有,旨在蒙騙港人和制造混亂……。

  香港特區政府的權力不是由「公民提名」得到的,而是中央政府授權和基本法憲制規定的,它體現了中央對香港行使主權。中央既有權守前門(審批普選方案),也要守中門(選民是否合乎資格),且要守尾門(掌握任命權),更會守外門不容外國幹涉。無視上述的決定和法律及國家主權去鼓吹「公民提名」,都是荒謬違法的口號,應受到抵制和批判。

  • 責任編輯:張琦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