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香港在线 > 香港政情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评论] 黄炽华:“公民提名”五大荒谬之处

  公民党议员梁家杰上周六在“讲清讲楚”电台节目中,大肆兜售“公民提名”行政长官候选人,说什么只有“公民提名”才能“有效抗衡北京”那个“筲箕筛选”,不然“全民没得拣”云云。梁议员的“公民提名”是不清不楚,荒谬多多,是无理无据无法无规不堪一驳。

  荒谬者一,梁议员无视西方法学经典。英国政论家洛克(John Locke)在《论政府》名著中,早就提出“哪里没有法律,那里就没有自由”;“处在政府之下的人们之自由应有长期有效的规则作生活准绳,这种规则为社会一切成员所遵守”。而美国近代民主理论家卡尔(Carl Cohen)在《民主概论》中也早告诫:“如果人类不能联合在一起制定法则并服从所指定的法则;如果人类不能互相讲理、互相理解,那就有理由说民主只是空想,因为它要求的前提根本就不存在”。故民主普选首先应由中央政府作主导,以基本法作宪制准绳。不讲一起制定法则并服从所指定的法则去奢谈“公民提名”普选,普选就只能是空想,因它根本就处无政府状态,也无法可依。

  “公提”挂羊头卖狗肉

  荒谬者二,“公民提名”不合香港实际。什么是“公民”?按《韦氏百科词典》解释:“某效忠于国家,并受到政府保护的土生土长或归化派成员”。公民党的成员、提英国护照的港人、在立法会不肯或歪曲宣誓誓词的议员、游行举英殖民龙狮旗的人、反对中国的分子,效忠了国家并归化了没有?显然没有。“公民提名”是否包括这些挂“公民”羊头、贩卖国“狗肉”的人当特首候选人?若如是,“公民提名”焉能名副其实?

  荒谬者三,“公民提名”乃中学生“学民思潮”炮制的所谓《全民提名联署约章》,作为“大律师”的公民党议员附和激进、幼稚的学生倡“全民提名”,岂非贻笑大方?众人质疑:“公民提名”的根据是什么?按1万人提1名,合资格选民350万岂非要提350人?1万人的代表如何得到合资格过半数支持成为特首?按政党提名,公民党才481名党员,是700万香港人的0.00685%,如何有资格代表港人利益?即使是“最大”党民主党,700名党员也只是香港人的万分之一,如何赢得过半选民支持?若按意识形态提名,莫非信鬼、信邪、反中、乱港和汉奸都可提名当行政长官候选人?若如是,莫非奸邪也可领导香港繁荣安定?唯有参考基本法附件一由4大界别的选委会而组成提名委员会提名,才可涵盖政党、不同意识形态和有广泛代表性及民意基础。故“全民提名”乃幼稚无知、不切实际又不可行的荒谬主张。身为公民党领袖去依附香港当代“红卫兵”,岂非可怜可笑而又可悲!

  严重偏离港宪制规定

  荒谬者四,“公民提名”偏离基本法第45条就达至普选行政长官的宪制规定,即“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也偏离2007年12月29日人大常委会决定,即2017年行政长官可以经普选产生,提名委员会可参照基本法附件一的选举委员会四个界别组成。而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也于今年3月阐述了“提名委员会”提名是机构提名而非委员个人提名,民主的程式就是少数服从多数。这普选行政长官的原则、步骤规定得清清楚楚。鼓吹“公民提名”凌架基本法法律之上,属知法犯法、有法不依和藐视法律的轻佻,暴露出公民党高唱“维护法治”的虚假和骗人。

  荒谬者五,“公民提名”制造混乱,散布“国际标准”论迷惑港人。众所周知,各处乡村各处例,世界各国或地区的选举,都是各施各法、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联合国1994年定下的《人权与选举:选举的法律、技术和人权手册》就指明:“联合国有关选举标准性质极为广泛,因此可透过多种模式而达致。联合国在选举方面提供协助,并非旨在将任何一种已有的政治模式强加于任何地方。相反,这基于我们认同“没有一套制度或选举办法适合所有人和所有国家”。因此,所谓“全民提名”是“国际标准”属子虚乌有,旨在蒙骗港人和制造混乱……。

  香港特区政府的权力不是由“公民提名”得到的,而是中央政府授权和基本法宪制规定的,它体现了中央对香港行使主权。中央既有权守前门(审批普选方案),也要守中门(选民是否合乎资格),且要守尾门(掌握任命权),更会守外门不容外国干涉。无视上述的决定和法律及国家主权去鼓吹“公民提名”,都是荒谬违法的口号,应受到抵制和批判。

  • 责任编辑:张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参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