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法官在與《基本法》磨合中增強了國家意識

2013-04-24 07:35:01  來源:大公網

  清華大學王振民教授2005年5月曾寫過一篇題為《"英國入盟"與"香港回歸"──"主權革命"帶來的憲製變革和法製嬗變》的文章,該文指出,1972年英國放棄部分主權而加入歐洲共同體,歐洲大陸國家實行的是大陸法係;1997年7月中國恢複對香港行使主權,而中國法製具有大陸法係特征。英國和香港都因"主權革命"發生了法製的變化。英國"入盟"後有了某種程度的成文"憲法"《羅馬條約》和1972年英國議會通過的《歐共體法》,英國法律界不得不承認歐盟通過的法律高於本地立法;香港則必須承認《基本法》效力高於香港所有其他法律。英國和香港都由各自的"中央"(歐盟法院和中國人大常委會)行使憲製性法律(《羅馬條約》、《歐共體法》和《基本法》)的最終解釋權,兩地的法院對新的憲製性法律都沒有最終的解釋權。英國法院對歐洲法院關於《羅馬公約》即歐共體法律的解釋必須執行,香港對人大釋法也必須遵守。英國著名法官丹寧勳爵談到這一變化時說,"我們一定要采用新方法。正像所謂『入國問禁、入鄉問俗』,在歐洲共同體中,我們就應該按照歐洲法院的方式行事。"(丹寧勳爵《法律的訓誡》,第24至25頁法律出版社)

  我們非常高興地看到,盡管道路崎嶇不平,香港終審法院正在一步一步地適應《基本法》帶來的大陸法係思維方式,理解尊重全國人大立法的權威性,理解並尊重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解釋的權威性。

  馬維錕案

  1997年7月,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訴馬維錕》案中,被告人提出臨時立法會不是按照《基本法》成立的合法的立法機關,由它製定的法律因而是無效的。臨時立法會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決定設立的,顯然這是一種國家行為,特區法院是沒有管轄權的。受理此案的特區高等法院上訴庭法官陳兆愷、黎守律、馬天敏在本案判詞中接受了代表政府出庭的律政專員馮華健的論點:香港法院作為地區性法院,無權審查或推翻全國人大或其常委會這些主權機關的行為。因此,如果香港特區臨時立法會是根據全國人大的授權而成立的,那麼香港法院便無權質疑它的合法性。

  這份判決尊重了全國人大的權威性,也遵循了《基本法》關於特區法院無權管轄國家行為的規定。

  吳嘉玲案

  1999年1月29日香港終審法院法官李國能、列顯倫、沈澄、包致金、梅師賢在《吳嘉玲訴入境事務處處長》的判決中,肯定了臨時立法會的合法性,認為它的成立是符合1990年全國人大有關決定的,也沒有違反《基本法》。但他們認為高等法院上訴庭在《馬維錕案》中關於香港法院無權審查全國人大的國家行為的看法是錯誤的,香港法院不但依據《基本法》有權審查立法會的立法行為,而且還有審查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立法行為是否符合《基本法》的權力,甚至可以宣布後者的有關行為無效。

  2月24日特區政府向終審法院提出申請,要求它就1月29日《吳嘉玲案》的判詞中涉及人大及其常委會的部分作出"澄清"。2月26日終審法院就它在《吳嘉玲案》的判詞頒布了補充性的判詞,指出它無意"質疑人大常委會根據第158條所具有解釋《基本法》的權力",也沒有質疑全國人大及人大常委會依據《基本法》的條文和《基本法》所規定的程序行使任何權力。以英美法係重視字面含義解釋的思維方式來看,終審法院沒有明確說明它對人大及其常委會的行為沒有審查管轄的權力;但以大陸法係重視法律目的、精神的思維方式來看,判詞透露終審法院是不再堅持原來有權審查人大及其常委會行為的立場。否則就無必要補充判詞。

  全國人大常委會1999年6月26日就《基本法》第22條第4款和第24條關於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規定作出解釋。指出終審法院《吳嘉玲案》的判詞對《基本法》的有關條款作出的解釋,既不符合立法原意,又沒有按照《基本法》關於涉及中央管理事務和中央與香港特區關係時應提請人大常委會釋法;指出本解釋不推翻終審法院1月29日的判決,但自本解釋公布之後香港法院應以本解釋為準去審理相關案件。

  劉港榕案

  1999年12月3日香港終審法院在《劉港榕案》的判詞中對全國人大常委會1999年6月26日的釋法正式表態。它指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基本法》第158條第1款,人大常委會有權在案件訴訟以外的情況下頒布關於《基本法》個別條文的解釋,也就是說,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的解釋權不受香港終審法院是否提請釋法的限製,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擁有主動的解釋權。因此,全國人大常委會1999年6月26日的釋法對特區法院是有拘束力的。經過一番曲折,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的主動性的解釋權獲得香港司法界的確認。

  剛果金案

  2011年6月8日香港終審法院決定將一宗美國基金公司向剛果民主共和國政府追討約8億港元的案件,提請人大常委會就事件是否涉及國家行為、剛果金政府旗下公司是否擁有絕對外交豁免權進行釋法,因為根據《基本法》規定,國家行為是中央權力範圍,香港法院沒有管轄權。這是回歸以來特區法院首次由特區法院主動提請釋法。終審法院後來根據人大常委會的釋法作出了判決。

  2013年3月25日終審法院就外傭居港權案作出終審判決,馬道立等5位法官在一紙判決政府勝訴的同時,也拒絕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不提請釋法的理由是《基本法》條文規定明確,不需要提請釋法。從終審法院關於"吳嘉玲案"的判詞中可知,1998年時為資深大律師的馬道立在擔任入境事務處處長代表人出庭聆訊時"已不再堅持政府較早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訴馬維錕一案所持的立場(即:特區法院無權審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立法行為。──筆者注)他實際上同意特區法院擁有我等所述之司法管轄權去審核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的行為是否符合《基本法》,並且同意該案在這方面的判決與我等所述之立場有抵觸之處,實屬錯誤。"而2013年4月8日馬道立先生應邀出席香港大學法律學院的普通法係列講座,以"解釋香港憲法之我見"發表演說。則重申在《基本法》規定下,法院必須跟從人大釋法。他指出,在《基本法》第158條規定下,香港法院必定要跟從人大對《基本法》條文作出的解釋,不能當條文不存在,即使其解釋是如何荒謬或不公平。(《明報》2013年4月9日)

  馬道立先生既然說"香港法院必定要跟從人大對《基本法》條文作出的解釋,不能當條文不存在,即使其解釋是如何荒謬或不公平",表明他放棄了1998年在"吳嘉玲案"中認為香港法院有權審查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行為的立場。綜上所述,香港特區法院回歸以來逐步習慣把大陸法係的思維方式和英美法係的思維方式結合起來理解《基本法》,逐步加深了《基本法》關於"國家行為"規定的理解,從而尊重和接受了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立法行為(包括立法解釋)。這從一個方面證明了只要秉持求同存異的原則,就能確保"一國兩製"的成功。

  (文章轉載自成報)

責任編輯: 孟浩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