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香港在線 > 香港文教 > 正文

熱聞

  • 圖片

三聯講座:兩岸三地間的港台關係

\
圖:淩友詩(左起)、陸人龍及廖書蘭與眾人分享各人眼中的港台關係

  台灣與香港的機程不到兩個小時,有些香港人會特意到台北的誠品敦南店,有些香港人亦稱自己的文化啟蒙受到台灣的影響,如台灣的理論思潮、台灣的文學作品、台灣的社會運動,甚至是台灣的流行音樂。那麼,你可知道台灣人眼中的香港又會是怎樣的?

  三聯書店近日舉辦了「台灣人在香港」講座,邀請了研究港台關係的曆史學者陸人龍、十五歲隨父親來港的淩友詩,以及定居香港近三十年的台灣作家廖書蘭,與大家一起討論他們眼中的香港與台灣。\本報記者 屠薇如

  陸人龍:港台缺乏面的交流

  陸人龍作為一位本地曆史學者,長期進行兩岸及港台關係研究,除了學術與工作的參與,在他成長的曆程中,也感觸到港台關係的轉化。

  幾十年間,港台兩地的關係在不斷發展,當中有幾個重要的階段,陸人龍說,「香港的第一波台灣熱,是一九七○年代前後,從電影界開始。」

  從《寂寞的十七歲》(一九六七)中的柯俊雄,到《俠女》(一九七一)中的徐楓,《窗外》(一九七三)中的林青霞,再到瓊瑤愛情片,這類國語作品在香港逐漸被人熟知。

  另一個重要的發展就是一九六三年香港中文大學成立。當時的中文大學主張傳揚中國文化,第一任校長李卓敏便在台灣請來一些學者,如金耀基等,後來這批學者對香港的文化發展也起了推動作用。到上世紀九十年代前後,香港已變成兩岸三地學術交流的重要平台。

  「香港與台灣交流的線有很多條,但兩地在社會、政治層面並沒有太多共鳴,所以也沒能形成面的交流。」

  演藝界、學術界、商界、傳媒界等領域,從台灣到香港,又經香港將台灣的軟實力輻射到內地,影響了內地的發展,港台關係,總是處於兩岸三地的大架構中,而這也是香港在兩岸之間扮演的不可或缺的角色。

  淩友詩:回歸中國文化本源

  一九七九年,淩友詩告別了台北市衛理女中,來到了高度城市化的香港繼續學業。這裏有別於台灣秀麗溫柔的風景,多情的毛毛細雨。

  「香港不會表現出深情款款,這裏的一切都在快速、有序的制度下完成,與台灣的閑適很不同。」淩友詩初來香港便感觸到兩地文化的差異。

  在香港,各個機構的行政制度和商業監管非常健全,用人唯才,效率至上,自然少了些人情味。

  淩友詩在香港求學期間,她收獲的不僅是知識,還有意識形態的轉變。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台灣還普遍存在反共情緒,淩友詩當時接受的教育也使她對內地的認識很片面,在香港的生活和學習也為她提供一個機會,去重新認識內地的近代史和當代史。

  「如果我不來香港,我不會放低原本的那套意識形態,也不可能學會從曆史的高度看中華民族的本源,這亦是我人生的一大收獲。」

  當然,淩友詩認為台灣的人文精神也是香港或缺的。

  「台灣的環保推廣、社區運作模式、地區特色產業,經過人文精神的提升,也反映了台灣社會基本價值觀。」

  當代人對主流社會已倍感壓力,這些人文精神確實值得香港和內地學習。

  廖書蘭:視香港為自己的終點

  由於父親同香港有生意往來,所以廖書蘭早在一九六○年代,就已在台灣接觸到不少香港人。

  廖書蘭在十幾歲時,對香港有些負面情緒,「當時台灣所播放的香港都是廉租屋等貧窮的畫面。」

  初來香港時,廖書蘭看到電視上播放英國國歌,公司的寫字樓也掛?英女王相,她有些看不慣:「在一個華人世界,這看起來很奇怪。」

  一九九七年前後,港人對香港回歸後的形勢很悲觀,廖書蘭的一些朋友紛紛移民部分國外,「我不會離開香港,社會一定是向更加光明和美好發展。」廖書蘭堅定地說,後來,移居海外的華人紛紛返港,也驗證了她當時的堅定。

  「九七年香港回歸後,香港一個最大的不同是,普通話越來越普及。」廖書蘭說,「近年來,香港人也普遍重視起本地的曆史,比如太平清醮這類的傳統習俗,社會已當成傳統的中華文化去重視、去傳承、去研究。」

  廖書蘭的丈夫是香港人,他們在倫敦相識,後來就一起回到台灣,本打算來香港短住,但不曾想一住就是近三十年。廖書蘭曾任亞洲電視新聞報道員、亞洲電視周刊記者,更出版《煙雨十八伴》一書,收錄了她多年前在大公報「蘭窗小語」所寫的專欄文章。

  廖書蘭視香港為自己的終點,和安身立命的城市,她對兩岸三地未來的預見也是樂觀的:日後將會有一個進步、統一的中國

  • 責任編輯:張琦

人參與 條評論

標簽: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