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專題 > 正文

熱聞

  • 圖片

"國家公祭日"讚同聲一片 專家:是引導不是複仇

  將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日定為「國家公祭日」,該提案一經公布立即引起了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在轉載了這則新聞的新浪網上,一天的時間就有多達124頁、2400多條的評論出現。快報昨天也在第一時間聯係了國內研究南京大屠殺的知名專家及南京大屠殺的幸存者,人們無不對該則提案予以了高度讚許和期望。

  「我永遠忘不了那段曆史」

  南京大屠殺的受害者、幸存者,曾身中日軍37刀的李秀英老人,被譽為南京的「城市母親」,2004年年底帶着遺憾去世了。她的小女兒陸琪聽到這個消息頓時哽咽:「一直以來,12月13日只有江東門紀念館有一些悼念活動,我覺得真的不夠,很多南京人都忘了這個日子。」最讓陸琪感到心痛的是,曾經有記者問過一名小學生,李秀英是誰,小學生的回答竟是「她不是我們班的」。

  陸琪反複表示:「公祭日也好,紀念館的申遺也好,被提出來,就說明受到重視了,我替我母親感到欣慰,母親生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國人不要遺忘那段苦難史。」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潘開明的兒子潘明說,父親臨終的時候曾告訴過他:「你們子子孫孫都不要忘記,就算我死了,每年都要帶我去紀念館。」

  潘明告訴記者:「很希望國家能夠更重視南京大屠殺,因為它給像我父親這樣的幸存者帶來了太多太多的痛苦,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12月13日成了國家公祭日,我想這起碼說明,我們國民的民族意識增強了。」

  目前居住在邁皋橋的周維標老人,脖子上依然留着60多年前的傷疤。那段記憶對周維標來說可謂刻骨銘心。得知此次兩會有這樣一個提案,周老說:「我想很多像我這樣的人都希望所有的中國人都能記得那段曆史,我永遠都忘不了!」

  積極地引導絕不是複仇

  南京師範大學李浩升老師去年主持一項名為「在寧高校千名大學生眼中的南京大屠殺」的調查項目。在去年12月13日形成的調查報告向社會公布後,亦引起極大反響,調查的結果顯示,南京大學生對南京大屠殺的認知程度並不高。在收回的973名在校大學生的有效問卷中,有過半數的大學生不能準確說出12月13日這一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日,近四成的大學生不知道南京大屠殺發生在1937年,「實際上這些學生多半擁有正確的曆史觀,但是對南京大屠殺那段曆史顯然認識不夠。」

  李浩升告訴記者,如果通過立法和制度的形式確定對南京大屠殺進行國家公祭,就可以整合各方面的宣傳教育力量,能夠形成合力。他認為,官方進行的國家公祭活動起到的作用無疑是積極的:「即能夠讓人們避免忘掉戰爭給社會帶來的苦痛,讓人們不去忘掉那段悲慘的曆史,國家公祭同時必然引導人們正視且正確看待南京大屠殺,因為其濃重的儀式、對戰爭的反思傳遞給民眾的肯定是對和平的企盼,而絕不是複仇。」

  紀念館升格是我們的責任

  將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日定為「國家公祭日」,該提案一經公布立即引起了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在轉載了這則新聞的新浪網上,一天的時間就有多達124頁、2400多條的評論出現。快報昨天也在第一時間聯係了國內研究南京大屠殺的知名專家及南京大屠殺的幸存者,人們無不對該則提案予以了高度讚許和期望。

  「我永遠忘不了那段曆史」

  南京大屠殺的受害者、幸存者,曾身中日軍37刀的李秀英老人,被譽為南京的「城市母親」,2004年年底帶着遺憾去世了。她的小女兒陸琪聽到這個消息頓時哽咽:「一直以來,12月13日只有江東門紀念館有一些悼念活動,我覺得真的不夠,很多南京人都忘了這個日子。」最讓陸琪感到心痛的是,曾經有記者問過一名小學生,李秀英是誰,小學生的回答竟是「她不是我們班的」。

  陸琪反複表示:「公祭日也好,紀念館的申遺也好,被提出來,就說明受到重視了,我替我母親感到欣慰,母親生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國人不要遺忘那段苦難史。」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潘開明的兒子潘明說,父親臨終的時候曾告訴過他:「你們子子孫孫都不要忘記,就算我死了,每年都要帶我去紀念館。」

  潘明告訴記者:「很希望國家能夠更重視南京大屠殺,因為它給像我父親這樣的幸存者帶來了太多太多的痛苦,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12月13日成了國家公祭日,我想這起碼說明,我們國民的民族意識增強了。」

  目前居住在邁皋橋的周維標老人,脖子上依然留着60多年前的傷疤。那段記憶對周維標來說可謂刻骨銘心。得知此次兩會有這樣一個提案,周老說:「我想很多像我這樣的人都希望所有的中國人都能記得那段曆史,我永遠都忘不了!」

  積極地引導絕不是複仇

  南京師範大學李浩升老師去年主持一項名為「在寧高校千名大學生眼中的南京大屠殺」的調查項目。在去年12月13日形成的調查報告向社會公布後,亦引起極大反響,調查的結果顯示,南京大學生對南京大屠殺的認知程度並不高。在收回的973名在校大學生的有效問卷中,有過半數的大學生不能準確說出12月13日這一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日,近四成的大學生不知道南京大屠殺發生在1937年,「實際上這些學生多半擁有正確的曆史觀,但是對南京大屠殺那段曆史顯然認識不夠。」

  李浩升告訴記者,如果通過立法和制度的形式確定對南京大屠殺進行國家公祭,就可以整合各方面的宣傳教育力量,能夠形成合力。他認為,官方進行的國家公祭活動起到的作用無疑是積極的:「即能夠讓人們避免忘掉戰爭給社會帶來的苦痛,讓人們不去忘掉那段悲慘的曆史,國家公祭同時必然引導人們正視且正確看待南京大屠殺,因為其濃重的儀式、對戰爭的反思傳遞給民眾的肯定是對和平的企盼,而絕不是複仇。」

  紀念館升格是我們的責任

  「我就感到無比振奮,其實這早就應該做了!」南京師範大學曆史學教授經盛鴻介紹,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上個世紀80年代才建成,日本廣島的紀念館和波蘭的奧斯威辛紀念館都是國家級的,並且具有很高的國際影響。中國人民所受的災難比他們還要深重,但是對這段曆史的重視卻遠遠不及他們。

  省社科院的孫宅巍教授認為,每個遭受法西斯暴行的國家都應該有一個代表性的紀念館來警示世人。就南京大屠殺事件本身來講,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完全夠資格升格為國家紀念館。

  國家公祭日獲專家讚許

  對於國家公祭,經盛鴻認為,如果這個提案通過,不僅會引起世界輿論的重視,讓全世界的人民都來關注,而且可以吸引更多的民眾加入到紀念活動中來,對中國人民特別是青少年牢記曆史,吸取曆史教訓更有意義。

  南京師範大學南京大屠殺研究中心張連紅教授認為,如何引導民眾理性地認識和對待這段曆史,升格紀念館和設立國家公祭日,是個值得讚同的舉措。(完)

  「我就感到無比振奮,其實這早就應該做了!」南京師範大學曆史學教授經盛鴻介紹,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上個世紀80年代才建成,日本廣島的紀念館和波蘭的奧斯威辛紀念館都是國家級的,並且具有很高的國際影響。中國人民所受的災難比他們還要深重,但是對這段曆史的重視卻遠遠不及他們。

  省社科院的孫宅巍教授認為,每個遭受法西斯暴行的國家都應該有一個代表性的紀念館來警示世人。就南京大屠殺事件本身來講,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完全夠資格升格為國家紀念館。

  國家公祭日獲專家讚許

  對於國家公祭,經盛鴻認為,如果這個提案通過,不僅會引起世界輿論的重視,讓全世界的人民都來關注,而且可以吸引更多的民眾加入到紀念活動中來,對中國人民特別是青少年牢記曆史,吸取曆史教訓更有意義。

  南京師範大學南京大屠殺研究中心張連紅教授認為,如何引導民眾理性地認識和對待這段曆史,升格紀念館和設立國家公祭日,是個值得讚同的舉措。(完)

  • 責任編輯:董航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