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專題 > 正文

熱聞

  • 圖片

邊地母親——五萬進疆女兵的婚姻紀實

  作者簡介

  公丕才,山東沂蒙山人。畢業於新疆師範大學曆史係、中國人民大學新聞係,1979年10月入伍。近30年軍旅生活中習武習文並舉,先後發表過260多萬字的文學作品和舞台藝術作品,出版有《雪白的夏季》、《天殉》、《走過邊關》、《兵車行》、《一條山路和一場戰爭》、《遊牧天界》、《放歌昆侖》、《天邊的高原》10多部小說、散文、報告文學和舞台劇作集,從先後獲得過解放軍文藝獎、「五六個七變冷當了我的面擬制皇軍一工程獎」、中國人口文化獎、「中國潮」報告文學獎、解放軍新作品獎、天山文學藝術獎、敦煌文藝獎、西藏文學獎、電視劇金星獎等國內外大獎,現任蘭州軍區戰鬥文工團專業創作員,國家二級編劇,蘭州軍區昆侖文藝獎評委。

  內容推薦

  《邊地母親》是他的節假日勞作之果。在這部作品中,他卻以一種極為智慧的方式,把鮮為人知的曆史角落,描繪的光光堂堂,洋洋灑灑,讓讀者與作品中人物一起大悲大喜大起大落。他在精神光焰中,以一位精神遊牧者的姿態,在曆史的邊緣和大大小小的縫隙裏,竭盡心智,完成了一段曆史的複原。從這層意義上說,他是從遙遠的邊關走來的一位對當年五萬進疆女兵,進行深層關照的探究者。

  《邊地母親》寫的是作者所熟悉的新疆。在人民解放軍進軍新疆的曆史史冊上,本書展示的無疑是最讓人心動神凝的一幕。這一幕是屬於女人的。1949年9月,新疆和平解放,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二、六兩軍十萬官兵,在王震將軍的率領下進軍新疆。他們放下伴隨了他們多年的槍炮,拿起已經陌生了的鋤鎬犁鏵,肩負起開發新疆的使命。在剛剛走過的烽火硝煙中,那些錚錚漢子們想的是如何炸敵堡,如何端敵窩,如何與他們的對手在血流成河的戰場上拚個輸贏,見個高低。

  《邊地母親》旨在追尋那段早已塵封的記憶。在這本書裏,作者將飽蘸着熾情的筆,伸向了那個從人們視野中淡出了多年的群體——解放初期從內地應征進疆的五萬多女兵。在當年女兵進疆的決策者眼中,這五萬女兵將為大漠長風中一個失衡的群體帶去福祉和歡樂,將給清一色的男人世界增添一道多彩的暖色。五萬女兵,就是五萬多個進疆老兵的妻子,就是五萬多個早上有炊煙晚上有歡笑的家庭,就是新疆屯墾事業上薪火相傳的開山女神。半個世紀過去,如今有人以時下流行的價值觀問尋當年五萬烈女進疆,對那場轟轟轟烈烈的女兵進疆大潮進行責難。拋開曆史原因不說,這些人恰恰沒有看到當年策劃女兵進疆的老將軍們身上折射出的人性光彩——他們不願看到跟隨自己出生入死的部下在和平的日子裏守候的是一個殘缺的人生。也許,對於五萬女兵來說,當時的某些做法顯得有些粗糙,有些草率,有些生硬,甚至有失公平。但請不要忘記,那是一個特殊的曆史時期,豪放在一定程度上掩蓋了無奈。也許,五萬進疆女兵收獲的並不全都是甜蜜和幸福;也許,她們中的一部分只有婚姻沒有愛情;也許,有的人咀爵的只是苦澀……但她們無怨無悔,幸福或不幸,她們都統統攬在懷裏,和她們的丈夫們一起,共同承擔着戈壁荒原上的風雨,在祖國的西陲撐起了一片美麗的天空。

  五萬進疆女兵是追逐理想的女人,是勇敢獻身的女人。她們身上,折射着一個時代的光彩。你隨手翻開書中的任何一個章節,都可以走進一個純潔如水的心靈。她們讓你感動,讓你震驚,讓你久久不能平靜。

  從曆史的長河裏鉤沉探幽,費神費時。公丕才曆時十年,在新疆苦苦追尋那五萬多熱血女子的蹤跡,才有了這部沉甸甸的作品。

  從這一點不難看出,作者是在為一個對共和國做出大貢獻大犧牲的女性群體立言,為一個崇尚英雄的時代存照。因為她們是一批為共和國擔當過巨大責任,為民族利益付出過重大犧牲的女人。她們是新疆的母親。

  • 責任編輯:雨田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