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專題 > 正文

熱聞

  • 圖片

獨一無二的兵團: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今昔

  兵團機械化采棉得到大力的推廣和應用。

 兵團機械化采棉得到大力的推廣和應用。

  1952年2月1日,毛澤東主席向駐疆10萬將士發布命令:「你們現在可以把戰鬥的武器保存起來,拿起生產建設的武器。當祖國有事需要召喚你們的時候,我將命令你們重新拿起戰鬥的武器,捍衛祖國。」世界軍事史上,大概沒有誰會把一道軍事命令寫得這樣富有激情和詩意。

  ——題記

  戈壁雕像——

  那年輕戰士的眼睛如此明亮

  大漠落日像一塊燒紅的鋼鐵漸漸黯淡。

  6個近乎赤裸的身體彎成牛的形狀,血染的肩膀拉緊繩子,一人傾身推着犁杖,把炮彈片打造的犁鏵深深插進板結的石礫淺土。更多的戰士沒有犁杖,只能揮動砍土镘步步前移。一道道黑土濺着汗花向地平線延伸。整整十幾個小時的拚命,疲憊的大兵們不再亢奮,天地間只有吭哧吭哧的喘息聲和鐵器碰撞戈壁的沉響。新疆日落晚,夜色漸濃時,一支飄着紅綢的老軍號吹響了,漢子們甩着大把汗水歡叫起來。

  他們扛起砍土镘準備踏上歸「家」的路。大戈壁的夜空一塵不染星光燦爛,腳下的石礫閃着銀光。但很多人發現自己看不清路,看不清周圍的一切,眼前只有朦朧和無邊的黑暗。開荒一個多月了,官兵們啃鹹菜蘸鹽水就辣椒面,很少見到青菜,愈來愈多的人患了夜盲症。老八路出身的連長瞪着不管用的眼睛大叫:「誰能看清路?」幾個年輕戰士挺身而出:「我!我!我!」

  「好,你們帶路!」拉犁的繩子連接起來,3個排的戰士緊緊抓着繩子,一路踉踉蹌蹌向數裏外的地窩子營地走去。開飯了,戰士們歡呼起來——因為他們發現飯盒裏的熱湯飄着一些青菜葉!連長卻一臉凝重站起來叫大家安靜。他說,後方送來的青菜不多,緩解不了全連的夜盲症問題,為保證我們下工能找到回家的路,我建議把青菜集中給眼睛最好、最年輕的同志吃,大家同意不同意?

  「同意!」天地間雷鳴般的一聲大吼。

  連長帶頭,戰友們排着隊,把湯裏的青菜葉默默挑到一個年輕士兵的飯盒裏,那位稚氣未脫的戰士捧着滿滿的飯盒哭出了聲。

  大漠月夜,一條繩子串起來的盲人般的軍隊在大漠上行進。他們衣衫破爛,肩頭染紅,手腳上全是傷痕和血泡;他們臉色漆黑,膚色漆黑,眼前更是一片漆黑;他們卻扯着嘶啞的嗓子齊聲高吼:「向前向前向前,我們的隊伍向太陽,腳踏着祖國的大地……」

  隊列最前面的那雙眼睛此刻充滿淚水又無比明亮。

  大漠雄師——

  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兵團」

  春秋60載,風吹雨打去,如今那雙最明亮的眼睛已經混濁。

  記住我們從哪裏來,才知道我們向何處去。對於一個偉大的民族來說,曆史永遠近在眼前。今天,行走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大地上,紅星閃閃的曆史陳列館、造型各異的軍墾紀念碑星羅棋布,八九十歲老兵的白發和身影隨處可見。這裏的人們珍視曆史的光榮甚於今天的光榮,這裏的精神世界像天山之巔的銀冠一樣閃閃發光。

  那是曆史大轉折的1949年,「三大戰役」奏凱,中國大局已定,「將革命進行到底」的口號響徹大江南北。此時,在中國革命的「最高統帥部」——西柏坡那個寧靜的小村莊,在紅藍線標識的作戰地圖上,毛澤東左手夾着紙煙,右手的鉛筆猶如一把利劍直指新疆。他加重語氣說,看來,解放新疆的事情要提前辦了——有情報稱,西方某些國家和境外分裂勢力正在密謀鼓動馬步芳、馬鴻逵等5個國民黨敗軍之將,逃往迪化(現烏魯木齊市)宣布「獨立」,企圖把占中國版圖1/6的新疆從籌建中的新中國分裂出去。

  彭德懷統領的第一野戰軍聞風而動。為搶得戰機,王震兵團(前身為三五九旅)沒來得及準備棉衣就踏上征途,一路翻越祁連山,直叩玉門關。時值年首深冬,祁連山上狂風怒號雪深過膝,身穿單衣的戰士只要停下來就會凝為站立的冰雕,僅5師就凍死163人。大軍壓境,新疆解放已成彎弓射月之勢。9月25日,深明大義的抗日名將陶峙嶽和新疆省國民政府主席包爾漢率國民黨駐疆官兵通電起義,但部分頑軍不聽指揮,蠢蠢欲動。我大軍受命兵分兩路,二軍直插南疆,六軍直插北疆,以鐵壁合圍之勢迅速挺進。王震率先頭部隊乘坐從蘇聯租用的45架飛機(租金28萬銀元)和數百輛裝甲車、汽車,向迪化全速進發。

  1949年10月20日,胡鑒率領的裝甲車營長驅1000多公裏最先抵達迪化,與當地的民族革命軍和國民黨起義部隊勝利會師,各民族群眾傾城而出,歡迎解放軍的到來。三軍10萬將士振臂歡呼的大手,共同掀開新疆曆史最新的一頁。不過,最初起義兵和解放軍戰士說不到一起,解放軍講紅軍二萬五千裏長征多麼苦,起義兵鼻子一哼不以為然:「我們在後面還追了二萬五千裏呢!」解放軍講「勞動創造世界」,起義兵指指天山問:「我不信你能把天山創造出來嗎?」一下把解放軍大兵問蒙了。

  1950年初,新疆人民第一次見識了人民軍隊的本色。當年國民黨地方政府計劃修築一條流經迪化的引水渠,全長54公裏,工程拖拖拉拉搞了幾年還是個半拉子,王震率部入駐之後決定立即複工擴建。工程人員為難地說,為解決水渠滲漏,要從20多公裏之外的山上拉回7000立方米片石,需100輛汽車拉運一個月,可上哪裏搞那麼多汽車啊?王震哈哈大笑:「咱沒汽車有拖拉機啊!」5天後即2月21日,大雪紛飛,數千官兵湧上迪化大街,人人肩上拉着一個爬犁,在綿延20多公裏的冰雪大地上排成一條運石的浩蕩長龍,拉回的成噸片石沿水渠一字排開,像一條微縮長城與時俱增。老百姓奔走相告跑出來看熱鬧,聽了道旁文藝兵鼓舞士氣的快板書,他們更驚訝了,「快看,那個棉褲上打着補丁的大胡子是司令王震!那兩個並排拉爬犁的是軍長羅元發和政委張賢約,那個瘦瘦的是新任迪化警備區司令的程悅長……」各民族群眾從未見過這樣的軍隊,他們深深感動了,「解放軍,亞克西」的讚歎響遍全城,沿途送熱水送烤饢的絡繹不絕,很多人跑回家牽驢車、做爬犁,匯入運石大軍。20天後,7000立方米片石全部運抵施工現場。從那以後,天山雪水年年流經這條花樹成蔭的和平渠,灌溉着兩岸萬頃綠洲,滋潤着各民族的多彩家園。

  新疆和平解放,國民黨頑軍和民族分裂分子仍在各地不斷策動叛亂,各民族群眾飽受兵匪之患。為維護祖國統一、保障社會安寧、捍衛和平事業,大軍駐守是唯一的選擇。但這裏地廣人稀,交通艱難,物資極度匱乏,籌措部隊給養十分困難。雄才大略的毛澤東把深沉的目光和思緒轉向曆史,他注意到,自西漢以來中國曆朝曆代都把屯墾戍邊作為鞏固邊防的重要國策,延安時期我軍又在南泥灣創造過「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成功經驗。一個具有宏大曆史意義的戰略構想在領袖胸中升起,他對愛將王震說,王胡子,為避免大軍長期駐守給新疆人民帶來沉重負擔,你們既要當戰鬥隊,也要當生產隊和工作隊,走自給自足的道路,堅決不與民爭利。

  中國屯墾戍邊史上一個前所未有的雄闊布局轟然展開!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 責任編輯:雨田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