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專題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新中國成立後曾3次組織人員赴新疆援建

  天下太平兒無恨

  到了十五團後,王麗湘她們連一床被子都沒領到。她和另外兩個女兵只有一床從湖南帶來的薄被和一床在西安領到的軍毯,3個人只好擠在一起睡,常常被凍醒。她們提了幾回意見,但沒人理。後來,她們才知道,組織上已打算讓她們與軍人盡快結婚,所以不用發被子了。

  當時,新疆軍區對戰士結婚有嚴格的規定,優先考慮「二八五團」,即28歲以上、5年以上黨齡、團級幹部。然後依次輪到營級、連級、排級和士兵。介紹對象的辦法大多是:把哪個女兵介紹給哪個幹部,上級早就定好了,「不準挖老同志的牆腳」,是一條嚴格的紀律。分配工作時,直接把該女兵分配到男方所在的單位。

  但王麗湘她們一直被蒙在鼓裏。到和田沒過幾天,王麗湘就被調到駐若羌的騎兵團。組織上的說法是,騎兵部隊要去追剿殘匪,需要一個有文化的人當文書。實際上,王麗湘有了一個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的身份——騎兵團一營長楊晉生的對象。

  剿匪行動結束後不久,1952年的「五一」國際勞動節到了。那天,王麗湘被教導員叫住:「你該成家了,我給你找了個全兵團都有名的英雄模範,他是一個忠厚可靠的同志。明天給你半上午時間,你們見個面,談一談。」

  16歲的王麗湘驚呆了,她想喊「不!不能!」但喊不出來,只是無助地哭了一夜。第二天吃過早飯後,楊晉生來了。他當時31歲,1938年參加八路軍,前前後後打了100多次仗。這個戰場上勇猛的河北漢子,滿臉通紅地站在「地窩子」(在沙土下面挖一個地洞,人就住在其中)裏。兩人都沉默着。組織上說他們有「半上午時間」,誰也不能提前「撤退」。直到半上午的時間快過去了,楊晉生才鼓起勇氣說:「王麗湘同志,我們家世代貧農,成分很好,我很早就參加了革命,我一個弟弟參加了抗美援朝,犧牲了,一個弟弟在家種地……」

  王麗湘沒等楊晉生把話說完。「營長同志,我是個知識女性,我知道毛主席說了,我們婦女解放了。我也知道,婚姻是自由的,我不會嫁給你。」

  「可我得把話說完,這是領導交待過的。其實,我也只剩下了一句話:我這人戰爭年代是英雄,生產勞動是模範。」楊晉生說完,如釋重負地走了。

  轉眼到了1953年春節。大年三十那天下午,營部通信員牽着一匹馬來團部接王麗湘,說是讓她回營部過年。剛回到營部,她就被帶到了一個「地窩子」裏。全營連以上幹部都喜形於色地坐在那兒,桌上放着兩小堆水果糖,每人跟前都放着一杯水。一見她進去,教導員就說:「歡迎新娘子!」接着就響起了「噼裏啪啦」的掌聲。

  王麗湘哭得跟淚人似的,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推到楊晉生身邊的。突然,她不顧一切地衝了出去,在無邊的、漆黑的曠野裏狂奔。但她很快就被追了回去。教導員對她說:「王麗湘同志,組織上介紹你和楊晉生同志結婚,這是革命的需要,是建設新新疆的需要。」

  王麗湘只好回到「地窩子」裏,但她堅決不跟楊晉生同房。組織上不斷派人來做她的思想工作,王麗湘終於同意和楊晉生一起生活。但她從不和他照相。直到有了孩子,他們才有了第一張全家福合影。

  八千湘女大多是知識女性,懷有對新時代戀愛自由、婚姻自由的夢想。當組織上介紹她們結婚時,她們抗拒,未必是因為對象本人不好,而是因為她們還沒有愛過。「湘女多情」這句話,說的就是湖南女子用情之深、之烈。但在戈壁上的洞房之夜,她們只能在心裏說:「我從此再也不能愛了……」

  • 責任編輯:雨田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