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专题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八千女兵赴新疆结婚纪实

  戴庆媛:我们的婚姻更多的属于道德婚姻

  戴庆媛,湖南长沙人,在垦区被誉为维吾尔族语言“活字典”。她是1952年从长沙参军的湖南女兵。

  戴庆媛是一个木匠的女儿,小学毕业后就一心想当兵,连报几次名都因年龄太小没有通过。1952年,她穿了一双厚底鞋,身高才勉强够了1.50米,怀里揣着秤砣,体重才勉强达标。她参军后,高兴得不得了,一路上唱着歌来到了新疆。戴庆媛说:“到了乌鲁木齐,在八一广场,王震将军给女兵们讲话。王震将军说:‘同志们,你们要做好思想准备,把你们招聘来,是建设新疆,保卫新疆的,是为各族人民办好事的,湖湘子弟满天山,这还不够,你们要把忠骨埋在天山下……’将军的话还没有讲完,下面的秩序就乱了,因为大家原以为参军3年后就可以转业回湖南老家的,这时从将军的话里才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了。许多人就哭了。”

  戴庆媛说:“当时在军区机关,男女间的接触有严格规定,除了工作往来和参加集体活动之外,都不能单独接触和交往。当时军区的女性很少,我所在的部门40多人,女的只有两人,所以我们特别显眼,也是众多男性暗中追求的目标。” 后来,戴庆嫒在干部文化补习班做教员时认识了一个比她大8岁的西北野战军战斗模范。那时,部队里经常组织女兵展开讨论:老同志为谁打仗负的伤?老同志为什么没文化?老同志为什么没成家?通过这些活动,戴庆嫒逐渐理解了部队官兵军旅生活的不易。最终,戴庆嫒嫁给了那位战斗模范,婚后两人的家庭生活一直很和睦。现在,她的3个儿女一个是博士,另外两个也都是大学生。

  戴庆嫒说:“当时对我们这些结婚的女兵来说,觉得像包办又不是包办,自愿又不是自愿,既幸福又不幸福。可以说,绝大多数人都觉得婚姻生活没有多少爱,十分压抑。这是当时的历史条件造成的。包括在有意或者无意当中,我们对情感的选择,都不是从个人的需要出发,而是从集体利益出发,那就是繁殖生育,让兵团的人口增加,壮大力量,固守疆土,扎根边疆。我认为那种婚姻是道德婚姻。过去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在家靠父母,出门靠组织,我们的组织就是我们的当家人,不敢说不服从命令,所以那个时候都服从了。”

  这种婚姻有幸福的,也有不幸福的。湘籍女兵江莉华总结了一条规律:湘籍女兵年龄越大(入疆时最大的才19岁)结婚越早,结婚越早的婚姻越不幸,但更不幸的是相貌漂亮且文化程度高的——因为漂亮,就越易被更高级的大龄军官看中,因为文化程度高,内心就越痛苦。当时,因为军官年龄普遍大过湘籍女兵十几岁,这和女兵们的理想相差甚远,她们理想的对象是年轻、有文化的。1951年3月,在哈密,一个倔强的长沙女兵拒绝了一个营长的求爱,后者被激怒,拔枪杀死了女兵。该军官后被军事法庭处以极刑。还有一个高中毕业非常漂亮的长沙女兵,因为被“包办”给一个死了老婆有3个孩子的比她大近20岁的老干部,在结婚当天就疯了。

  1952年,兵团总务处长刘锡宪向王震反映,这些有文化的湖南女兵不大适合介绍给老同志,他建议找一些农村的姑娘,最好是找丧偶妇女。于是,军区决定到山东去找,此后,大量山东女性被招入新疆。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女兵开始改变自己的想法。几年中,较早入疆的湘籍女兵相继结婚成家,丈夫们大多是部队的中层军官。

  在这8000名湘女中,虽然大多数是经组织介绍结婚的,更多人是先结婚后恋爱,其中有幸福的,也有不幸福的,湘女们入疆后,10年后才准许回乡探亲。1962年,湘女陶先运探亲回来时,从长沙一直哭到兰州。由于路途遥远,直至现在,有的湘女还没有回过家乡。现在,湘女们的丈夫大多已经过世,因为,当时这些丈夫们都比湘女年长10余岁,而且,他们经历了战争年代的枪林弹雨和50年代的超强体力的劳动,一些人在七、八十年代就去世了,这使很多湘女在中年以后就成了寡妇。其中一些在60年代响应号召退出工作回家成了看孩子的家庭妇女,在生活上更加依赖丈夫,一旦丈夫去世,她们的生活只有依赖子女,目前的医疗和日常生活都比较困难。 参军,进疆!这是湘籍女兵们的梦想,她们用50多年的岁月,演绎了为梦想生存的人生。她们本被设计为安抚军心的军嫂,但她们超越了原设计的期望,她们不仅贡献出了青春和爱情,同时也使荒原上第一代母亲成为了第一代教师、医生、农技师、拖拉机手,全面改变了当地的诸多生态,使一个黄沙弥漫的粗犷世界开始绽放柔和、文明和理性的光辉。也许今天,这种梦想对我们来说有些遥远,有些陌生,但我们相信,面对她们,没有人能不肃然起敬。本文摘自:《黑龙江广播电视报》  作者:庄鸿雁)

  • 责任编辑:雨田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