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專題 > 正文

熱聞

  • 圖片

聖治遺風:《孔子家語》「孔子宰中都」新解

孔子宰中都的事跡在《禮記》、《左傳》和《史記》中都有記載。雖然時間只有一年,卻成為曆代儒家治國的典範,對中國政治曆史產生過重大影響。孔子自己就曾驕傲地說,以此法治魯,乃至治理天下,也都是可行的。

  核心提示:2013年11月26日,習近平來到曲阜孔府考察,並來到孔子研究院。桌子上擺放着展示孔子研究院係列研究成果的書籍和刊物,他一本本饒有興趣地翻看。看到《孔子家語通解》《論語詮解》兩本書,他拿起來翻閱,說:「這兩本書我要仔細看看。」 南京大學汪灝近日撰文提出了孔子最初在中都宰做官時候的社會教化措施。

  孔子家語

  《孔子家語》開卷第一《相魯第一》篇記載:孔子初仕為中都宰,制為養生送死之節:長幼異食、強弱異任、男女別塗,路無拾遺;器不雕偽,為四寸之棺、五寸之槨,因丘陵為墳,不封、不樹。行之一年,而西方之諸侯則焉。

  孔子初仕中都宰時年已五十歲,即孔子所說的「知天命」之年,孔子又說:「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這時孔子出仕可以說是他走上政治舞台、實現理想抱負的第一步。

  《相魯第一》篇說孔子施政「制為養生送死之節」,是針對時弊提出的社會教化措施。春秋末年禮崩樂壞,戰爭頻仍,百姓無所適從,正是需要重振道德風尚、重建行為規範之時。孔子此時受命於魯定公,出任中都地方長官,首先提出了「養生送死」的基本法則。「制節」就是一套道德重建標準和行為規範的約束機制,重點強調關照弱勢群體、移風易俗。對「生民」實行差別化管理,對「送死」提出統一化要求。

  從「制節」的內容上看,前三項是對「養生」提出的「差別性」法則,即「長幼異食、強弱異任、男女別塗」,是對老、幼、弱(包括病、殘)、女等弱勢群體明確了保護性的規定,這也是孔子提倡「愛人」思想的體現。「路無拾遺」是取得的教化效果,而不是規定的具體內容。

  值得一提的是「男女別塗(途)」。前人認為是說男女分道、各行左右。如《呂氏春秋》上說「男子行乎途右,女子行乎途左」。除非那時的道路都是單行道,否則無法做到男女不碰面,這種解釋不能成立。這句話應該理解為:強調男女有別,生產不同工、生活不混雜。

  以往學者多認為「器不雕偽」也是「養生」的內容或結果。筆者認為這是「送死」的措施,與下文聯係更為緊密。這裏的「器」即指用於喪葬的棺槨,「不雕偽」是剛性的、統一的法則。

  • 責任編輯:雨田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