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專題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文革,「紅二代」必須跨越的門檻

一個充滿特權意識的民族,如果沒有繼續革命的思想和行動,在偉大的革命成果最終也將被特權意識葬送,那些掌握權力的農民革命家,即便自己在理性精神的影響下會克制剝削的衝動,卻不能保證他們的後代不淪為剝削階級,而最近三十年中國社會實踐的結果完全證明了這個規律。

  資料新聞:原文刊載於2013年3月28日 作者:安慶仁

  三十年的「改開」首先在政治上構成了悖論,它沒能否定別人卻成功的徹底否定了自己。想體現人民性卻離人民越來遙遠,想達成自由和民主最終卻成了極少數人的自由和民主,想依法治國最終卻變成依法亂國,想實現共同富裕最終卻變成貧富兩極分化,想籠絡反共知識分子最終卻成了他們顛覆的目標,想恢複傳統文化最終卻被腐朽墮落的文化淹沒,想維護民族團結最終卻培育出了「三股」勢力,想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需求最終卻讓人民遭受「毒害」,想實現教育公平最終卻讓平民上不起學,想病有所醫最終卻令老百姓看不起病,想老有所養最終卻變成了老無所依只能把自己埋在春天裏,想改善人民住房條件最終卻變成了空房遍地民無所居,想嚴明吏治最終卻導致官員有權必腐,想獨立自主最終卻變成了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經濟附庸和政治仆從,想避免革命創建和諧社會最終卻引發了嚴重的階級對立。

  「十八大」將注定永載史冊。盡管「十八大」前在圍繞權力的較量中,黨內健康力量遭受重大挫折,但正是因為這個巨大的挫折,才讓黨內健康力量開始清醒,才讓他們徹底放棄階級調和論和走改良主義道路的不切實際的幻想。中國從來就沒有產生過真正的資產階級,那些所謂的資產階級不過是封建地主階級的物理延續,他們從骨子裏拒絕文明,每一個細胞都充滿了野蠻、血腥和貪婪,而這種階級居於統治地位的社會,即便寬容的再給他們三百年時間,也不可能自動演化出社民主義的成分。中國社會的特殊性既不是地理問題也不是傳統的農耕問題而在於以「禮制」為核心的儒家文化,這種文化反對平等強調差異,鄙視大眾化讚美極端化,不承認事物的普遍性只承認事物的特殊性,從而塑造了具有濃鬱特權意識的國民,既得利益一旦擁有只能強化不能弱化。

  有人錯誤的認為,所謂特權只是上層社會對底層社會而言,但事實上在底層社會的內部,特權意識和特權現象的嚴重程度絲毫不遜於上流社會,有人頤指氣使坐享其成,有人忍氣吞聲義務勞動。在一個充斥這特權意識的社會,我們不僅要看到大魚吃小魚,還要看到小魚吃蝦米,即使窮人是天生的革命者,那也不代表他們就是公平的。就這個現象說,中國社會革命的根本問題,不僅僅是推翻剝削階級,更重要的是改造我們充滿痼疾的文化,讓翻身解放的被剝削階級不會演變成剝削階級。否則血腥的社會革命即便重複一千次,中國也不會跳出曆史周期律。潘石屹原不過是個窮小子,但有錢後旋即背叛了他的出身,從階級角度分析,有錢的潘石屹無疑是貧窮潘石屹的階級敵人。所以會有這變化,客觀方面的原因是他有錢了,主觀方面的原因是他骨子裏就特權意識,因此今天的潘石屹對過去的潘石屹的背叛並不奇怪,那只是特權意識的物理延續。

  一個充滿特權意識的民族,如果沒有繼續革命的思想和行動,在偉大的革命成果最終也將被特權意識葬送,那些掌握權力的農民革命家,即便自己在理性精神的影響下會克制剝削的衝動,卻不能保證他們的後代不淪為剝削階級,而最近三十年中國社會實踐的結果完全證明了這個規律。就中國社會的這個特殊性而言,當年毛澤東發動文革是非常正確的,盡管因組織方面的工作不細致,導致運動中出現了一些過火行為,卻不證明文革的路線和文革的理論有問題。每隔七八年來一次也許太頻了點,但每隔三十年來一次絕對很有必要,中國人受儒家文化浸淫太久,不及時洗心革面,日積月累的封建思想特權意識,不可避免的會將中國社會引向複辟倒退的邪路,最終引爆階級矛盾。因此就這個意義分析,文革是代價最小的社會革命,運動中出現了一些過火行為,與改朝換代的代價相比小的不要值一提。

  中國曆史文化的特殊性、中國社會的曆史結構和曆史性格,不但決定着未來中國社會的經濟模式,也決定着中共未來的政治治理模式,——要麼向毛澤東時代回歸,以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思想為指導,構建具有一定民粹傾向和大同性質的社會主義;要麼必然是兼有半封建半資本主的專制型社會。中國沒有資本主義的曆史,沒有理性精神的土壤,任何私有化的嚐試,最終只能激活並放大國民骨子裏就潛在的特權意識。因此「紅二代」們如果有志於社會主義的偉大事業,有志於傳承紅色江山,有志於建立公平公正平等的新社會,有志於讓自己向往的這個社會和治理模式持續存在,他們除了效法並認真學習毛澤東思想不可能有其它途徑。

  這是個具有深遠曆史意義的偉大事業,它的艱巨性和複雜性絕非常人所想,甚至遠遠超過了改朝換代。要實現這個目標,「紅二代」不但要有革命精神,更要具備自我革命的精神,時刻處於革命的狀態,無論是來自外部的非無產階級思想,還是生於自身的非無產階級思想,都要毫不留情的予以剪除。否則就算他們自己不會前功盡棄,他們的後代子孫也會葬送他們的革命成果。仔細回顧當年毛澤東的那些戰友、同志,他們是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原則問題從不糊塗,但特權意識遮護了他們的雙眼,比毛澤東晚看了五十年,跟在別人的後面亦步亦趨,最終導致覆水難收,前腳才去見馬克思,後腳兒子媳婦就被人抓進了監獄。這個教訓是深刻的,但願「紅二代」們都能認真吸取父輩們經驗,別讓自己的兒子、媳婦重蹈自己的覆轍。

  • 責任編輯:鐵言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