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專題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港媒:紅二代反思文革言行 宋彬彬向受傷害師生道歉

\
右紅衛兵代表即為宋要武(宋彬彬)

  香港商報訊 昨日,宋彬彬在北京師大女附中向文革中受到傷害的老師和同學鄭重道歉。這是繼陳小魯道歉後的又一起重要的懺悔事件。宋彬彬是文革學生領袖的「符號」之一,她的道歉具有指標意義。據介紹,宋現場很動情,數度落淚。據悉,宋彬彬是文革期間着名紅衛兵,曾因一張給毛澤東帶紅袖箍的照片(左圖)聞名全國。文革後赴美拿到地球化學博士,現在美國生活

  第二個紅二代道歉

  宋任窮之女宋彬彬(後來改名宋要武),昨日回國道歉了,這是繼陳小魯之後的第二個紅二代道歉。當天,在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實驗中學東一樓會議室,一群白髮蒼蒼的老人聚在了一起,他們是當年北師大女附中的老師、學生以及部分老師的後人。1966年8月5日,北師大女附中發生了一件大事,時任女附中副校長的卞仲耘被學生打死,卞老師也成為了文革中第一個暴力致死的教育工作者。48年後,當年的學生聚在一起,在安放着卞仲耘老師塑像的會議室裏,對自己的老師、同學表達了自己的歉意。

  網友葉恭默認為,宋的道歉對其他文革余孽也許有感化作用,但如果不從根子上反思文革,社會效應也有限。這社會不缺感動,太缺肅穆地面對災難。

  不得超越國家憲法

  當天的道歉會上,塬北師大女附中1966屆/高三3班的學生劉進反思道,文革和歷次運動不同之處是首先發動學生,我們中學生是被利用來開路的。卞校長死於校園裏的暴力,而少數施暴學生基本上是幹部子弟。階級鬥爭教育強化了血統論和等級觀念,將學生無形地分成三六九等,造成了學生的分化,埋下了仇恨的種子。文革悲劇是政策和運動高於憲法的悲劇。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任何個人或團體都不得超越,生命才有保障,人民才有安康,國家才有安定。

  曾在文革暴毆校長

  宋彬彬曾在文革中暴毆卞校長,1966年8月5日卞仲耘被打死不久,毛澤東8月18日接見紅衛兵,宋彬彬在天安門城樓上為毛戴上繡着「紅衛兵」三字的袖章,毛得知她叫宋彬彬,而且是文質彬彬的「彬」後,說道:「要武嘛。」

  隨後《光明日報》、《人民日報》刊登《我給毛主席戴上紅袖章》,署名「宋要武(宋彬彬)」。文章稱毛為她取了個有偉大意義的名字,「毛主席給我們指明了方向,我們起來造反了,我們要武了!」之後「宋要武」成為文革暴力的符號,加劇全國暴力「破四舊」運動。

  宋彬彬事後憶稱,該文非她所寫,並表示自己沒有打人、抄家等。但近年愈來愈多人要求清算宋彬彬等文革紅衛兵頭目,也有人認為宋對校內紅衛兵的作為應負一定責任,起碼必須公開懺悔。

  • 責任編輯:宋代倫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