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專題 > 正文

熱聞

  • 圖片

香港基本法:用法律保證「一國兩制」構想實現

  1982年9月24日上午,人民大會堂福建廳。

  時任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主任、中央軍委主席的鄧小平,會見來訪的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兩人會談的議題是中國收回香港

  鄧小平告訴撒切爾夫人:「香港繼續保持繁榮,根本上取決於中國收回香港後,在中國的管轄之下,實行適合於香港的政策。」

  如今,香港回歸已經12年,香港經濟、政治、社會各方面的發展全世界有目共睹,「在中國的管轄之下,實行適合於香港的政策實質就是『一國兩制』方針。」中國政法大學廉希聖教授曾經參與了《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和《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起草,他說,鄧小平創造性地提出了「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偉大構想,允許香港、澳門等個別地區回歸祖國後可以實行原有的社會制度,即資本主義制度,為完成祖國和平統一大業開辟了切實可行的道路。

  中英雙方經過22輪的談判,於1984年12月19日正式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聲明表示,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下,中國政府確保香港本身的資本主義制度50年不變,這些基本政策都在香港基本法裏列明。

  「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以後,基本法的制定便提上日程。」1985年4月,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成立,59名委員中,有香港委員23名。廉希聖以法學專家的身份加入起草委員會秘書處。「秘書處是一個具體辦事機構,主要工作是綜合委員的意見拿出方案,供起草委員會委員討論。」廉希聖回憶說,秘書處組建後沒有馬上開展起草工作,而是進行了集中學習,專門了解香港的基本情況。學習結束後,又組成專家團赴香港考察。「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了解香港,香港方面也希望我們多了解情況,防止起草法律時閉門造車。」

  專家團赴香港在當時被視做一件非常敏感的事情,香港媒體表現出極大的熱情。專家團還未到香港,香港媒體就拿到了專家團成員名單,查閱了關於專家團成員的大量資料。「到了香港的第二天,香港一家報紙便登出了一篇有關我的報道,」廉希聖回想起當年發生的一段插曲,「內容是從我過去的著作裏摘的,題目是《廉希聖反對主權在民》,不過把照片配錯了,登的是秘書處另外一位專家的照片。」

  「起草工作開始之後,才發現這是一項多麼艱巨的工作。」廉希聖用一個「難」字來總結香港基本法的起草。他說,「一國兩制」是前無古人的設想,起草基本法要體現「一國兩制」思想,找不到可供參考的東西,當時還考慮為今後澳門回歸、解決台灣問題提供借鑒,起草工作完全是摸着石頭過河。

  為了充分發揚民主,香港基本法在起草委員會裏不是一起通過,而是一條一條通過,每一條都是在起草委員中以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起草的第一項工作是制定基本法的框架,列出每個部分的題目,沒有具體內容。「就是對這個框架還有香港委員投反對意見,當時我覺得很奇怪,沒有具體內容怎麼還反對,經了解才知道,投反對票的委員是認為這個框架的包裝太土氣。」

  條文逐條表決時,沒有一條是從一開始就取得一致意見的。有的條文甚至是幾十種方案。廉希聖列舉了幾個當時爭議比較大的方面,比如:憲法在香港是否適用的問題。我國憲法規定了堅持四項基本原則、走社會主義道路,如果香港適用憲法,意味着這些規定也要在香港生效,這與「一國兩制」又不符;如果不適用也行不通,因為起草基本法是依據憲法進行的,憲法第三十一條規定國家在必要的時候設立特別行政區,憲法第六十二條第十三款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決定特別行政區的設立及其制度等。經過討論,一位香港委員的意見被采納,確定在基本法第十一條裏,規定香港的制度和政策均以基本法規定為依據。又如:序言是否具有法律效力的問題。香港基本法的序言裏寫了「不在香港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有委員提出,序言是否具有法律效力,在法學界有着不同認識,擔心其法律效力有爭議。於是基本法的第五條規定了「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另外,還有中英聯合聲明與基本法的關係問題、剩余權利是歸中央還是歸香港等,都是經過反複討論後才得以解決。在形成基本法草案征求意見稿和基本法草案討論稿後,分別在全國和香港地區公布,公開征求意見。

  起草工作曆時近五年,大大小小會議開了幾十次。1990年2月17日,基本法全部條文在起草委員會獲得通過後,鄧小平接見起草委員會委員及工作人員時發表了即席講話,稱《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是「一個具有創造性的傑作」,對過去、現在和將來都有曆史意義,對全人類都有長遠意義。

  • 責任編輯:董航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