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專題 > 正文

熱聞

  • 圖片

知青韓東:小說家有責任連接曆史與想象

\

 韓東

\

 《知青變形記》

  本報訊在今天喧囂嘈雜的圖書市場,韓東《知青變形記》的出版被認為是一件看似寂寞的事情。這是韓東第三部涉及知青題材的作品,也是其迄今為止最有力度的一部,近日由花城出版社推出。

  小說圍繞「變形」二字展開:來自大城市的中學畢業生羅曉飛一夜之間成了知青,他飼養的耕牛生病,把他帶入了一個充滿污言穢語和報複的漩渦;同時,村裏一對農民兄弟爭吵打架,哥哥失手誤殺了弟弟。兩個看似毫不相幹的事件,在這個特殊的曆史點上,有了必然的聯係,於是,命運賦予了羅曉飛新的身份———替代了死去的範為國,人生就此改寫。

  不少人問韓東,已經有了那麼多關於知青的小說、影視作品,你幹嘛還要寫?你的知青和別人的知青到底有什麼不同?韓東說,首先,拋開生活經驗等原因,他寫知青恰恰是因為知青題材的小說和影視已泛濫成災。因為關於知青,已經或者正在成為一種曆史。而關於曆史,有曆史學家的曆史,也有作家、文藝家的曆史。後者(作家、文藝家的曆史)因其方式是情感、故事的,更能進入大眾的欣賞視野,比如關於唐朝、宋朝,關於民國,由於大量文藝作品的塑造,曆史真實已經煙消雲散。戲說不僅是戲說,同時還固定了人們對這些曆史時期的標準想象。

  韓東以為,知青的曆史距今已經有四十個年頭了,對於孩子們來說,它就像唐、宋一樣遙遠。孩子們對知青的曆史不是缺乏了解和興趣,而是他們的了解、興趣止於電視劇、電影,止於小說、文藝。不是知青的曆史不夠深刻,而是我們的文藝作品浮於表面。不是知青生活不夠複雜、沉痛,而是我們的文藝過於簡單、天真了。韓東認為,一個小說家,有責任連接曆史與想象,連接真實與虛構,在二者之間架設一座交匯的橋梁。

  「真實曆史總是比單純想象更加精彩紛呈、複雜吊詭、充滿意韻,這就給我們的寫作提供了一個得天獨厚的廣闊空間。」韓東說,「趁這一茬人還沒死,尚有體力和雄心,將經驗記憶與想象結合;趁關於知青的概念想象尚在形成和被塑造之中,盡其所能乃是應盡的義務。」文/羅皓菱 

  • 責任編輯:雨田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