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專題 > 正文

熱聞

  • 圖片

主席揮揮手,千萬知青上山下鄉

  

 1968年10月26日《南方日報》。

   還看今朝

  留島未歸鄉音未改

  彭隆榮,這位40年前來自潮汕地區的中學生,現在已是海南省農墾總局的副局長、全國勞模、海南島上響當當的人物。當年,他從家鄉坐船過海兩天兩夜來到寶島海南,沒想到一生就定格在了這裏——當時三師八團的小知青,現在南田農場的掌門人。

  我們采訪的那天正逢海南農墾在三亞一個新的高爾夫球場剪彩,而南田農場又成功拿下了世界芒果論壇的舉辦權。晚上,曾經的三師八團張燈結彩,高朋滿座,彭隆榮大醉。他叫來了全農場所有善歌的漢族、黎族的兄弟姐妹,和大家幹了一杯又一杯,擁抱了一位又一位,合唱了一首又一首:「我愛五指山,我愛萬泉河……」

  那熟悉的旋律、統一的表情、深情的合唱聲讓人一下穿越時光隧道,回到那難忘的歲月。

  「老許」許廣林也留下了,現在他是南田農場的場長助理。「我們這邊留下十幾位,都是潮汕知青。為什麼留下來?大家覺得回去也是人多地少,沒什麼發展機會,而這裏地多,陽光燦爛雨水充足,種什麼活什麼,起碼有口飯吃。」盡管留守海南四十年,但老許這位潮汕金山一中的學生鄉音仍未改,閑暇時,他最喜歡的就是和一幫老知青唱唱潮劇,練練書法。

  去年的海南島是熱鬧的,一批又一批的知青農友回到這裏,在原來的宿舍、操場、夥房前唏噓感慨,重溫歲月。老花工方木火也和大家一起感慨着,這位當年黑瘦的普寧知青自從20歲上島後就一輩子吃住在農場,一輩子過着集體生活,沒有回過一次家鄉,也沒有和家人有任何聯係,永遠留在了海南,到現在仍是一個花工,仍然未婚。

  穿梭在海南島上,這種留守的廣東知青故事並不難找。他們不少人仍生活在原來的農場,家家都有幾畝果地。而一到夜晚,路邊一間又一間的潮汕飯店香氣撲鼻,「地膽頭煲雞」讓不少開着奔馳寶馬的人前來宵夜。聽着老板那口濃鬱的潮汕口音,不用問,十有八九是曾經的知青。

  • 責任編輯:雨田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