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專題 > 正文

熱聞

  • 圖片

鄧賢:知青運動是一場破壞

  重續文學夢

  1977年10月,當人民日報的人經過15天的跋涉來到隴川知青農場,帶來恢複高考的消息時,鄧賢已經在那裏度過了6年零3個月的青春。18歲離開成都來到邊疆,現在已經24歲了。

  高考,對於從來沒有放棄過學習的初中生鄧賢來說,意味着機會來了。

  他打着赤腳,從工地到考場,他憋着太大的衝動,他不自覺地在考場上展示才華,而忘記應該爭取分數:語文考試兩個作文題,《青鬆讚》和《攻書莫畏難》,只須任選其一,但他把兩個題目都做了。「我一拿到《青鬆讚》這個題目就覺得文思泉湧,沒有打草稿,直接在考試紙上寫的,一氣嗬成。完了,又寫了另一篇。完了,還剩下10分鍾,我寫了一首詩。」

  後來,鄧賢的高考作文《青鬆讚》在《雲南日報》刊出。到雲南大學中文係上學之前,他就在學校出名了。他晚去了一個星期,學校已經根據他的履曆,確定他為年級黨支部書記。寫作課老師又把他的高考作文作為教學範文。

  5年「更夫」成了條件反射,在雲南大學的學生宿舍第一天早晨醒來,他習慣性地跳起來去敲鍾,「差點從高床上摔下來」。當他看到同學們都在睡覺,看到「這世界上還有不出工的地方,覺得很不平等」。這種心理錯位居然整整一個月才調適過來。

  然而,畢竟學校才是鄧賢最應該去的地方。在學校,他如魚得水。

  大學時期,他瘋狂般練習寫作。1982年,畢業留校任教。這一年,他一鳴驚人。他用一周的時間,把作家航鷹的短篇小說《明姑娘》改編成同名電視劇,在雲南台播出受到歡迎,又在中央台多次播出。後來,他的這部電視劇處女作獲得首屆全國大眾電視金鷹獎。

  同時,這一得意之作也意味着年輕人的莽撞:它未經著作權人航鷹的允許。許多年後,人到中年的鄧賢對此深懷歉疚,他說自己很希望有機會對前輩作家航鷹當面道歉,說一聲對不起。

  1987年,鄧賢要調回成都了。他對知青的命運一直耿耿於懷。當時的感覺是,「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他請了兩個月創作假,揣了兩百塊錢,準備開始他的知青曆史的寫作。可是,他在搜集素材途中,改變了主意。

  他發現了抗日戰爭的舊戰場。那是一座山,山之陡,達到60度。滿山戰壕,坦克壕、雕堡,鬆樹上還有彈痕。這是他父親的戰場,這裏犧牲了2萬軍人。父親屬國民黨遠征軍,他從來沒有向鄧賢講過他當年的抗爭。他想,才過了40多年,曆史不僅被扭曲而且被遺忘,連兒子都不知道父輩的犧牲。作為知青,不過是勞累,比起戰爭算什麼,比起父輩算什麼,比起戰火中的青春算什麼,父輩的英勇抗戰關係着國家的存亡,而我們呢?鄧賢感到個人在曆史面前的蒼白渺小。他說,「我在山頂上坐了一天,我就從那兒站了起來,長大了。」

  他決定寫他的父輩。1990年,鄧賢的第一部紀實文學作品,記敘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中國遠征軍出兵緬甸的曆史的《大國之魂》,獲得首屆青年優秀圖書獎。

  但為鄧賢贏得更大名聲的,卻是1992年出版的《中國知青夢》。接下來有《天堂之門》、《流浪金三角》、《中國知青終結》,共5部紀實長篇小說。鄧賢出名了,他被稱為「知青作家」,甚至被稱為「知青代言人」。

  • 責任編輯:雨田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