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專題 > 正文

熱聞

  • 圖片

廣州知青辦原副主任:當年走後門盛行

  「走後門」之風盛行

  知青辦是很「吃得開」的單位,權力很大。

  廣州市很少有裝空調的地方,廣交會的會場有空調。我們想借那裏開會,起先那裏的負責人不借。有人告訴那人,「你不借,知青辦把你的子弟安排到最遠的地方去,你怕不怕?」人家趕緊借給我們。

  那時各個單位都想巴結我們,有什麼就拿什麼來,為的是希望知青辦能給他們單位的子女給點方便,安排到好一點的地方。體委給足球票,新華書店給書票。當時物資供應緊張,但是我們從來不愁缺物資,很多東西都是通過內部購買。

  來「走後門」的,除了希望安排孩子到好一點的知青點,還有一個,是希望能把孩子早點弄回城。

  一些幹部來找我開後門。我就說,「如果讓我幫忙找地方的話,很難找。但是你們自己找好了地方,我開綠燈就是。」不過,對於領導開口的,市知青辦一般都會照辦。

  省裏某個廳的副廳長是江蘇人。他兒子在「文革」中被迫弄到原籍,但他又想回廣州。我先安排他先到從化下鄉,轉個彎,去從化招工的時候,再招回廣州來。

  省、市知青上山下鄉工作領導小組的主管領導倒是很自律。市裏有個領導硬是把兒子送去下鄉,結果那孩子想不通,瘋了。

  那時,政策上是「反走後門」。市知青辦這樣「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沒少挨過批評。有一次,省知青工作領導小組的領導批評我們,說省冶金廳給了從化民樂茶場好處,作為交換條件,茶場計劃外接收了省冶金廳的知青。

  省裏一個領導教我們這樣應付:「廣州市是歸省領導的,省冶金廳也是歸省領導的,市知青辦管不了他們。」就這樣,把問題推掉了。

  • 責任編輯:雨田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