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專題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毛澤東與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始末

  該消息一發布,立即在全社會引起熱烈反響。短短幾天中,北京市自願報名參加墾荒的青年即達587人,超過試驗需求人數的近10倍。隨後,北京團市委即從這些志願者中選拔出60名年輕力壯、思想端正的青年,組成「北京市青年志願墾荒隊」,並於8月30日在北京舉行了隆重的歡送大會。會上,團中央書記胡耀邦作了《向困難進軍》的講話,勉勵他們發揚「忍受、學習、團結、鬥爭」的精神,克服困難,在黑龍江的荒原野嶺上安家落戶,多做貢獻。

  9月4日,北京青年墾荒隊抵達黑龍江省蘿北縣鳳翔鎮南10公裏的團結村,正式建立起「全國第一個墾荒點」。從此,「又是兔子又是狼,光長野草不長糧」的荒涼北大荒,燃起了志願墾荒的第一堆篝火。

  星星之火,迅速潦原。全國各地的城市青年紛紛向邊疆、荒山挺進……隨後,天津、河北、湖北、山東、哈爾濱等10多個省市的團組織,也相繼組織了50余批、約37000余人參加遠征墾荒。次年初,浙江省溫州市的知識青年還組成了赴大陳島的志願墾荒隊。 1956年1月,中共中央在《1956年到1967年全國農業發展綱要(草案)》中,首次使用了「下鄉上山」的提法。其中寫道:「城市的中、小學畢業的青年,除了能夠在城市升學、就業的以外,應該積極響應國家的號召,下鄉上山參加農業生產,參加社會主義建設的偉大事業。」

  在黨中央的號召和各地熱血青年的感召下,1956年一年中,全國就有近20萬名城市青年志願加入到了墾荒隊伍中來……

  應該說,此時黨和國家號召和鼓勵城市青年「上山下鄉」,其主旨是從解決城市青年學生的就業和加強農業生產的角度考慮的。一批批知識青年從城市到農村,一塊塊處女地被挖掘開墾,一片片荒原長出綠油油的莊稼,起到了一舉多得、一興百順的作用。

  進入1957年,毛澤東在其一係列的文章和講話中,開始強調青年學生參加農業勞動、知識分子與工農相結合、加強思想改造等問題。這年4月8日,《人民日報》發表了由劉少奇主持寫成的《關於中小學畢業生參加農業生產問題》的社論,指出:「就全國來說,最能容納人的地方是農村,容納人最多的方面是農業。所以,從事農業是今後安排中學畢業生的主要方向,也是他們今後就業的主要途徑。」為了貫徹上述精神,團中央隨後分別在北京、天津、上海、成都等12個大城市,開始進行有計劃地「動員」城市青年插隊下鄉的試點工作。當然,此時知青下鄉的基本方向,主要還是參加邊疆建設、開墾荒地和支援少數民族地區建設,而「直接插隊落戶到農村」的人還很少。

  1958年「大躍進」開始後,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工作曾一度中斷。一時間,城市的勞動力竟然頓顯緊張起來。於是,全國各地又先後從農村中招收了2000余萬農民進城。

  進入60年代,適應糾正黨的工作中嚴重的「左」傾錯誤和解決因自然災害等原因造成的經濟困難,黨中央、毛澤東決定對國民經濟進行調整,其中的內容之一就是「精簡職工和減少城鎮人口」。1962年5月27日,中共中央《關於進一步精簡職工和減少城鎮人口的決定》指出:「城市中一般不能升學或就業的青年,有條件的可以下鄉或者安置到農場勞動。」此後,「上山下鄉」再度在全國興起,且直接下鄉插隊的人員逐年增多,形成了「文革」前上山下鄉的一個小高潮。

  有資料顯示:在1962年至1963年間,全國共動員上山下鄉人員30萬人,直接插隊落戶的就有9000余人。1964年間,全國共動員下鄉、回鄉人員68萬余人,其中知識青年32萬余人。1965年,僅到8月份,下鄉的知青就有25萬余人……這樣,至「文革」開始前,不僅將2000余萬在「大躍進」中從農村招來的人員全部動員返回到了農村,而且還動員了近200萬城鎮知識青年和其他人員上山下鄉。《人民日報》曾為此發表文章《百萬知識青年下鄉上山成為新型農民》,稱:到農村去,已在我國城市青年中逐步形成了一個革命高潮,「它是推行黨的兩種勞動制度和兩種教育制度,逐步消滅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差別的大事;它為我國知識青年開創了一條最廣闊的革命化道路。」

  這期間,隨着城鄉四清運動的開展,上山下鄉越來越多地被賦予政治理念和「革命」色彩。下鄉的知青中,出身「地、富、反、壞、右」等家庭成分的青年在知青中的比重日益增大。以後,隨着社會上階級鬥爭的調子越唱越高,這些人的家庭原罪感也越來越強。因此,為了求得人格上的平等和公平對待,盡可能擺脫家庭的陰影,或為改造思想、證明自我,城市中出身成分不好的青年更多、更積極地選擇了上山下鄉道路。

  為了推動知青下鄉的深入進行、解決具體工作中存在的問題,中央安置城市下鄉青年領導小組,於1965年2月在北京召開了工作會議。這是「文革」前召開的唯一一次有關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工作的大型會議。毛澤東等黨和國家領導人親自接見了與會同志,周恩來曾兩次聽取專門匯報,顯示出黨和國家對上山下鄉問題的高度重視。這次會議,討論、研究了知青安置中的一係列問題,認為:動員城市知識青年和閑散勞動力上山下鄉,是城鄉勞動力安排的一個重要方面,應納入下鄉勞動的整體規劃中。同時,會議檢查了近年來安置工作中存在的問題,提出了1965年的工作任務,並計劃當年再安置54萬余人。

  在安置方向上,會議要求要盡可能地與建設穩產、高產農田、大搞樣板田相結合,與國防建設、占領山頭、下海、下湖相結合,並提出了一些具體的可操作性措施。如:重申「要堅持自願原則,不能搞強迫命令」;強調安置方式要因地制宜,可集中插隊、分散插隊、投靠親友、建立純知青為主的生產隊和國營農場等。同時強調,動員城市人員下鄉不能向農村「甩包袱」,不能安排老弱病殘和勞教人員下鄉等等。這對研究、解決上山下鄉工作中的存在的某些問題、確保知青下鄉工作的順利開展,具有積極意義。 然而,在指導思想上這次會議也開始暴露出一定問題。主要是,會議片面強調了政治掛帥,而對知青物質待遇的長期考慮和規劃嚴重不足。但無論如何,從總體來看,到此時為止,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的開展還是健康的、積極的、平穩的。廣大知識青年的思想也是穩定的,他們中的大多數確實是真誠地響應黨和毛主席的號召,自覺自願地走向邊疆、紮根邊疆、建設邊疆的,並為減輕國家就業壓力、加強農業生產,做出了寶貴貢獻。

  • 責任編輯:雨田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