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專題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毛澤東傳》作者:毛澤東對中國的影響是影子式的

\

  羅斯·特裏爾(Ross Terrill),1938年出生於澳大利亞,1970年獲得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學位,已出版數十部著作,其中大部分有關中國,1980年出版《毛澤東傳》,被翻譯成中文等多種語言,在中國乃至世界產生了廣泛的影響。

  原標題:特裏爾 毛澤東對中國的影響是影子式的

  在可預見的很長一段時間裏,有關毛澤東的話題在中國大概還不會過時,特裏爾的名字也將被更多中國人記住

  羅斯·特裏爾在我們會面之初就準備感慨他在2011年見到的濟南與這個城市在70年代時的巨大反差,高鐵,大樓,車流,他很自然地要一路說下去。似乎從這個熟悉的開頭他可以輕易抓住主動權,然後說滿兩小時,賓主皆大歡喜。在談話即將滑入這種模式前我不得不轉移了話題。投人所好也算不得罪過,從過去特裏爾(也許包括很多外國人)在中國接受采訪的情況看,請他評價今昔對比一直是中國人的愛好。

  有段時間特裏爾曾宣稱自己對中國已經沒有太多興趣,在他寫完《毛澤東傳》還有其他幾本關於中國的書之後。東西方兩大陣營對峙時期,他是西方世界的親華派;冷戰結束後,他的態度反倒起了點變化。近些年他幾乎年年都從波士頓飛到中國,一般他會用美國護照,有時是澳大利亞。這個擁有雙重國籍的75歲作家(他名片上的頭銜是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研究員)精力旺盛,在學校、書店演講、簽售,「我希望了解中國在發生些什麼。」他說。來自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的官方數據顯示,他們在2006年取得《毛澤東傳》中文版版權後,這本書賣了七十多萬本。如果算上此前河北人民出版社1989年的引進版,特裏爾已經至少有幾百萬中國讀者了。

  我做過一個試驗,在人多的地方拿出這本猩紅封面、印有毛澤東頭像的500頁厚書,引發圍觀的幾率很大(受過高等教育者一般不圍觀陌生人讀書)。實際上這並非一本褒揚的傳記,2012年一位台灣研究者采訪特裏爾時,後者主動提起毛澤東惟一的孫子毛新宇讀過這本書後說,「不好。」豆瓣上50%的讀者給出了4星評價(5星滿分),但一些排名靠前的書評顯示,中國讀者對後半部分——也就是1949年後的接受度不如前半部。「49年後的部分不值得一看,」一位讀者寫道,他抱怨此書「津津樂道於一些雞毛蒜皮」,「我看西方人也有立場。將毛澤東從『神』變成『人』就是更好?」

  我問特裏爾美國人對這本書怎麼評價。「你指的是普通人嗎?」他反問,「他們不關心毛。」跟中文版相比,英文版的銷售狀況可謂慘淡。美國亞馬遜上,《Mao: A Biography》2000年後就沒有再版,只有6個打分。34頁近千條引用記錄顯示特裏爾的這次寫作頗下了番功夫,他的朋友、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楊炳章認為這本書是特裏爾最用心力的著作,但它在西方世界受到的關注遠不及他在1970年代的那本《八億人》。那本書的稿費讓他在波士頓買了一棟住房。

  • 責任編輯:雨田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