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專題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楊念群:「赤腳醫生」的黃昏

  1982年春上的一天,廣西南寧附近邕寧縣伶俐公社女社員黃華嬌正在田間幹活,突然感到腹中一陣劇痛,頓時昏倒在地,一旁的社員以為她得了危重急病,紛紛忙亂起來,有社員的第一反應是趕快叫「赤腳醫生」,馬上有人回答說:「赤醫」早解散回家啦,趕快給醫院打電話吧。當急救車呼嘯着把病人送進南寧市第一醫院後,發現病人只花了6角錢藥費,注射40毫升的葡萄糖和一支維生素B6,就完全恢複了正常,而急救車跑這一趟來回40公裏,光汽油消耗、出診費就花去了十多元錢,還不算陪送占用勞動力的浪費。事後一些社員感歎:「要是大隊衛生室不解散,赤腳醫生還在的話,就不用跑這麼遠來南寧市,花這麼些錢了。」同一個縣也發生了一個相反的事例,壇樂公社一個小孩,右腳背被開水燙傷一小塊,因沒及時治療,傷口嚴重感染化膿,送到南寧市醫院醫治時已太晚,雖治愈,但腳已殘廢。

  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開始,「赤腳醫生」逐漸從人們的視野裏消失了,盡管這種消失是漸漸發生的,有點象黃昏裏的夕陽。

  在「工分計酬」的分配框架裏,「赤醫」所付出的治療行動,本身就被認定應高於田間勞作的價值,甚至與鄉村中的「地方權威」如隊幹部的地位等值甚至還會略高一些,自然會獲取更高的工分。不過,工分合理性的獲得,在大多數情況下也並非輕而易舉,「赤醫」往往是以不分晝夜,風雨無阻的犧牲精神甚至自己的健康作為回報代價的。

  隨着人民公社體制的瓦解,「赤醫」在「工分計酬」分配中的優勢隨即煙消雲散了。「赤醫」在失去工分後只能靠鄉鎮微弱的補貼度日,已完全沒有了經濟利益的傾斜和隨之所帶來的優越感。當年在集體大農田中勞作一天所得工分還不及「赤醫」相對清閑的診療工作獲取的報酬,80年代初,在被切割成小塊被承包出去的田野中晃動着的個體勞動身影,卻使得「赤醫」們羨慕不已。回鄉務農的誘惑已很難抵擋了。

  段惠珍回憶起「赤醫」維係「合作醫療」體制時的艱辛時仍很感歎,「公費醫療」雖由隊內群眾集資舉辦,實際上每家出資很少,大小隊補足差額買醫療設備,針藥費由大小隊補貼一部分,大部分由「赤醫」用針水外銷賺的錢買的。「赤醫」每個村各派一名聯村組建。實行聯產承包責任制後,沒有工分,沒有收入,自家的地要人手去幹活,就是想幹醫也無法幹了。

  更為致命的是,「赤醫」報酬的急劇降低,使之與基層幹部的收入拉開了距離,從而在心理上有低人一等之感。湖北漢川縣的一位當了十二年「赤醫」的人就寫信抱怨說:「赤腳醫生的勞動報酬低人一等,基層幹部有工分補貼、超產獎、勞模獎,而赤腳醫生常年走村串戶、深夜出診,一無工二無酬,家庭副業也沒時間搞,比同等勞動力一年要少二十天至一個月的工分。」

  • 責任編輯:雨田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