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專題 > 正文

熱聞

  • 圖片

《失落的一代》:知青下鄉真相

 《失落的一代》 [法]潘明嘯 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 2008年出版

  知青運動遠去,知青研究漸熱。法國漢學家潘鳴嘯(Michel Bonnin)先生的《失落的一代》(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09年中譯本),乃「知青學」集大成專着。知青研究再演「敦煌故事」(敦煌在中國,敦煌學在國外)──知青運動在中國,知青學在國外。《失》着所引參考文獻,外文也比中文熱鬧。

  知青運動距今已四十周年,按說應該出現「知青學」專家與集大成專著。然而,上山下鄉運動不僅栓係文革,而且鉤掛紅色意識形態,牽扯着赤左學說的價值大方向,因此只要馬列之旗還是中國上空的唯一之旗,只要這場運動肇始者還享有「三七開」的政治豁免權,「知青學」就無法在寰內得到真正有深度的展開,就必須「宜粗不宜細」與「淡化處理」。這場規模如此巨大、影響如此深遠的運動,居然從未躋身國家課題,白白「讓」與人家老外。《失落的一代》可謂生逢其辰,覷着其時。

  大陸「知青學」也出現一些台階性成果,但均屬初級階段的資料性歸掃,由於民間行為,所錄資料大多局限於下層個體親曆,即便涉及宏觀整體,亦受「必須克制」的局限,尤其面對出版嚴審雄關,作者本人就「自覺」過濾掉不少資料。失去資料等於失去準確判斷的前提,誰都明白此間「厲害關係」。

  《失落的一代》之所以集大成,在於它對大量原始資料進行全面係統地歸納梳耙,整體考察,取精用宏,立樁深固。就資料而言,一冊在手,「知青」可知。為全面概要了解知青一代提供了迄今為止最合適的綜述性讀本。

  筆者也是知青(鄉齡八年),一直關注「知青學」,但《失》書中一些資料仍聞所未聞,三十多年前的舊聞對我仍是新聞,一路發歎「原來如此!原來如此!」若非讀到此著,將終身不了解這場運動的全局性資訊。如從一九五六年起上山下鄉就和解決失業「結合」起來了;一九六三年周恩來計劃十八年內動員三千五百萬知青下鄉。上山下鄉乃是中共政府在實踐中摸索出來的解決失業之策──借助紅色意識形態,將無法解決的失業大包袱甩給農村。

  我從《失》書中得知:

  中央之所以迅速對雲南知青作出讓步,與一九七九年初已決定的「對越自衛反擊」有關,「如果在此邊境地區發生大規模社會衝突,就很不利於開展反擊戰鬥。」上山下鄉在一九八○年被終結,並非中央主動認錯,而是「社會上各種形式的抵制與抗爭,在一九七九年發展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這就促使政府最終放棄了這場運動。」包括農民的消極抵制。

  黑龍江全省百余農場,每個農場都上報過好幾起女知青遭強奸,有時幾十起。《南京之歌》作者任毅差點被槍斃,後判十年徒刑,蹲足九年。一位老媒婆因介紹城裏女知青給郊區小夥子,獲罪「破壞上山下鄉」,吃了槍斃!

  為維持「安定團結」,政府必須在上山下鄉問題上言行二元化。一九七八年李先念說:「國家花了七十億,買了四個不滿意。」青年不滿意、家長不滿意、社隊不滿意、國家也不滿意。鄧小平也認可。對上山下鄉的荒謬性一清二楚,但決不能承認政策錯誤,在宣傳上還得讓知青認為在廣闊天地得到「寶貴的再教育」。副總理紀登奎明確表述高層共識:「我們的指導思想是宣傳下,做到不下。不宣傳上山下鄉就不能安定,就要亂套。」

  • 責任編輯:雨田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