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專欄 > 正文

熱聞

  • 圖片

張大千:拋妻棄子 半生流亡

張大千 資料圖

  本網專欄作者:譚端

  1949年夏天,解放軍已過江,遠在西南的張大千感覺到蜀內政局詭譎多變,充滿了不確定感。這個時候的張大千跟許多資本家、富人和右傾人士一樣,來到台灣,他想親自看看是否台灣是個可以長久居住的地方。這時的台北表面上安定,但肅殺氣氛彌漫。國民黨政權已在台灣展開清理中共和台共地下黨行動,不少共產黨地下黨,左傾思想的學生、教授受到牽連被捕入獄,死於非命。

  解放軍渡江後,日行千裏,勢如破竹,大軍很快征服兩廣,直通巴蜀。速度快到張大千都來不及反應。

  張大千的家是成都的望族。但與其說是他的家庭背景使他反共,還不如說是他的生活哲學使然。張大千一生酷愛美酒美食,風流成性,喜歡名畫,名花,奇木怪石,他揮金如土,一副名士作派。同時他也遵守中國道統,敬老尊賢,長幼有序,直到中年他見到長久不見的長輩還會行跪叩大禮。

  作為一個藝術家,他無法容忍騙自己,認為必須直視自身內外的宇宙世界。張大千最不能接受當時共產黨一貫認為傳統是舊社會文化的這種看法。他也看不慣共產黨那種嚴明的紀律,為大我而犧牲小我的這種所謂愛國主張。張大千完全是一個「個人主義者」,他相信只有自己過得好,社會才能過得好,國家才能真的好。

  他並非不愛國,雖與日本往來密切,但因日本侵華,為民族尊嚴,他從不學日語,年輕時他到日本讀書甚至都帶着翻譯上課。後來他更斷下豪語,要在海外讓中國水墨畫揚名世界。他完全不能同意共產黨那一套集體主義的思想,張大千終其一生都沒改變自己的看法。

  1949年夏天他原本想先來台灣看看生活環境,回頭再接上一家老小,舉家遷台。但解放軍挺進的速度超過了張大千的預期。他還沒決定是否要留下來,老家成都的政局便已不保。

  張大千趕回家,接上老小,但萬萬沒有想到,機位不夠。

  老友張群只給他三個位子。於是張大千只帶了四太太徐雯波,以及三歲的幼女張心沛。張心沛是他與二太太黃凝素所生。本來他沒打算帶小孩,也並未打算只帶四太太走,他考慮到徐雯波只有二十多歲,閱曆不足,一個人恐怕無法應付他未來在海外開拓疆土的場面。

  大太太曾慶蓉是名門之女,是一舊時代的家庭主婦,相夫教子,為張大千生了一個女兒。張大千在外闖蕩多年,她都在家,主政一家大小事務。二太太黃凝素不像大太太一樣是奉父母之命成婚,是張大千主動追求她的。黃凝素是個美人,雲鬢花顏,柳腰細眉,年輕時為張大千生下許多子女。張大千在敦煌臨摹古畫時,黃凝素還陪伴着他,他們確確實實有過一段恩愛的歲月。三太太叫楊宛君,當年張大千在北平時,一時寂寞,到城南聽戲,見到楊宛君彈唱大鼓,彩袖舞衫,立即給迷住了。楊宛君那雙手凝脂玉膚,纖穠合度,張大千畫仕女圖就是看着三太太的手畫的。張大千有一首詩寫的正是三太太:

  飛瓊阿姐妹雙成,阿母瑤窗笑語頻;

  欲向麻姑乞陵谷,妝台不共海揚塵。

  抗戰勝利後,三太太身患重病,臥病在床;二太太黃凝素後來與張大千感情不合,寄情麻將;張大千手邊現在有了徐雯波。有三個機位,怎麼辦? 帶誰走? 如果不能全家走,大太太也不能走,她必要留下來坐鎮。正猶豫不決時,二太太生的女兒張心沛纏着要跟爸爸走,情急之下張大千便讓徐雯波抱了心沛上車趕赴機場。徐雯波自己親生的一女一子卻留在了老家沒有跟出來。

  • 責任編輯:雨田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