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專欄 > 正文

熱聞

  • 圖片

譚端:殖民地的女人

在遭受群眾羞辱之前,謝娥經曆過更為可怕的遭遇。被日本人囚禁那二年,她也沒有那麼害怕過。

  本網專欄作者 譚端

  門前玻璃窗哐當發出清脆的破裂聲時,謝娥不像以往那樣鎮定了。畢竟,她是個女人。木門被踹開,玻璃窗被砸破,狂暴嘶叫的民眾衝進來的那一刻,煞那間謝娥心頭的驚恐和一般婦女沒有兩樣。

  在遭受群眾羞辱之前,謝娥經曆過更為可怕的遭遇。被日本人囚禁那二年,她也沒有那麼害怕過。畢竟那是日本人,是殖民的異族統治者。謝娥恨一切不公平,不公義的事情,為了民族大義,她在面對日本人的牢獄時,也面不改色。謝娥是個性格頑強的女性。1918年出生的謝娥,受到從事台灣民族運動的父親和叔叔影響,從小就有民族意識,也有民族精神。1947年3月1日,民眾衝到謝娥的醫院,把她的行醫的工具、家具、個人衣物全都搗毀、拋出位於延平北路上她的家門外時,謝娥嚇壞了。她從沒有想過,為了爭取台灣人民權益吃了殖民統治者那麼多苦頭,現在自己卻成為鄉親們仇恨的目標。延平北路是台灣人最自豪的一條街,這裏是台灣人自己的經濟中心,和城內日本人的政治經濟中心分庭抗禮。

  在謝娥遭受攻擊時,現場沒有人出來為她擋下憤怒的民眾,沒有人試圖為謝娥說一句公道話。民眾就這樣,把她的家搗毀了。東西就撒在延平北路寬大的馬路上,民眾放把火將之燒了。熊熊的火焰映照在附近商家的玻璃櫥窗上。

  謝娥的心,這一次,真的涼了。

  鄉親們是怎麼了? 從日本行醫回來,謝娥就為了台灣人受到日本統治者不公平對待而熱血起義抗日。1943年,蔣介石和羅斯福、丘吉爾在開羅進行會議,宣布二戰結束後,要把台灣收回中國。這一年,謝娥也從日本學成歸台,在日本就投入反日活動的謝娥馬上同一些熱血的台灣少年策劃反日行動。作為醫生的她,提供金錢資助台灣的抗日少年們搞顛覆活動。這些少年是來自台北第二中學的學生。在日本統治下,當時台灣最好的中學校,除了少數富商子弟,大都是日本孩子在讀,台灣頂尖學生可以說全擠在第二中學,這些功課好,卻受不公平對待的學生,很有不服日本人的倔強性格。因之第二中學校內有一股反抗日本統治者壓迫的風氣。

  謝娥自己是第三女子中學畢業的,她很清楚日治下台灣教育制度上的不公平。回到台灣之後,她就加入了這些學生的秘密組織,打算起義抗日。那是在太平洋戰爭最後二年的時刻,許多台灣男子被迫征召去為日本皇軍服務。但是這位台灣女子卻加入了抗日的行列。不料,行動敗露,他們一一被捕,謝娥遭到囚禁兩年的命運,在獄中她飽受折磨,兩年內,幾位少年先後死於獄中。謝娥的義父林永楷先生為救愛女,找了律師為她打官司。日本人開出條件,要她出獄後只能從事行醫救人的工作。謝娥不肯,並且說: 只要我的一滴血還存在身上,我就是中華民族的子民。

  她是用日語說出這番話的。

  直到日本投降謝娥才被釋放出來。出獄後,謝娥的父親慶幸倔強的愛女能夠在動蕩的戰爭期間幸存下來,他為遭逢不幸的愛女在台北老城區延平北路二段購置了一棟樓房,希望謝娥能回歸正常的行醫生活。在被日本統治五十年之久的台灣,到了中後期接受日本皇民化教育,不能使用漢語、不能教授漢文,也不讓傳統戲曲、音樂演出,在那個時期的台灣從事不服從運動,面對的不僅是日本人,而且是身邊已經被日本同化的同胞們。抗日份子最大的挑戰不是來自敵人,而是已經半成為半個日本人的親戚、老師、好友、家人、恩人、同學...

  謝娥在日本期間(1935-1943)身逢日本帝國對外發動大東亞戰爭,她見到日本民眾也遭受其苦。她在東京的聖路加國際醫院擔任外科醫師時肯定見到了日本因為戰爭,經濟受到重創,社會苦不堪言的狀況。1937年七七事變,日本正式侵略中國,滿腦民族主義思想的謝娥就開始投入反日及反戰宣傳。日本戰敗,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日本軍民陸續離開了台灣。1945年11月,她重新過起行醫營生的日子。在她的康樂外科醫院開幕啟示中,這位行俠仗義的女醫生特別公布了一個消息,她宣布對貧病者不收取費用。

  但是228事件爆發時,卻沒有民眾站出來為謝娥說一句公道話。1947 年2月28日,全台爆發了群眾示威暴動。謝娥前往拜會台灣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道: 台灣同胞及政府都是自己人,都是中國人,軍部是不能像以前的英國軍隊向無武裝的印度人民開槍。

  話才落下,悲劇就爆發了。

  國民政府在台最高行政中心的行政長官公署前很快傳來軍警槍擊民眾的消息,謝娥憤怒地立即對行政長官公署秘書長緊急質詢。公署秘書長,後來離台回到大陸在1949年起義投入共產陣營的葛敬恩當時解釋說,那是對空鳴槍,並非對人。葛敬恩向前來關切的市議員們解釋。

  為和平解決事件,謝娥代表政府向台灣民眾廣播,她慷慨說道: 在長官公署前的負傷事件,有人從中煽動聳人聽聞乃是民眾的不對,因為民眾包圍公署強行進入,並且要搶衛兵槍枝,迫得衛兵向空中開槍示威,民眾驚散一時混亂,自相踐踏致傷數人,並不是衛兵開槍殺人....今天在長官公署前,因民眾擁擠而造成有人輕微受傷,並沒有發生開槍事件,林江邁(228爆發的原點,被緝私人員欺負售私煙的老太太)只受輕傷,並沒有被槍打到。而陳儀長官已經答應以最寬懷處理該事件,絕不追究滋事者責任,請各位不要輕舉妄動,信賴當局處理。

  見到實情並不是如此的民眾群情激憤,一把怒火開始延燒開來。

  3月1日,憤怒的民眾衝到謝娥家,把她的醫院搗毀,將她的個人物品丟在街上焚燒。謝娥嚇外了,但更精地的說,謝娥是心涼了。群眾大喊: 謝娥是柯遠芬的爪牙,利用勢力欺負人民,昨天廣播太沒良心,應該要受制裁。

  謝娥曾廣播更正消息,仍然止不住台灣人民的憤怒。其時,謝娥並不曉得,身為政府代表的葛敬恩會欺瞞事實,在議會做假報告。這是台灣與大陸分離五十年後文化落差產生的錯誤認識。她誤信了政府。

  • 責任編輯:陳永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