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俊臣,整人專家的背影

  古人都比較掙扎,家中貧困又沒有關係的人,在温飽線上掙扎;一旦有了向上走的機會,又會在私慾和公利之間掙扎。

  但是他不掙扎,因為他是一位整人專家。

  他來自唐朝,叫來俊臣,聽了他的名字估計今天也有人要發抖。

  他的家就在國都洛陽附近的一個村子裏。

  他的出生很有戲劇性,來俊臣本不姓來,其父蔡本,在村裏玩百家樂的時候,被同鄉來操(好名字)贏了好幾十萬(貨幣單位不詳,聽起來很多)。

  因為沒有能力還錢,蔡本將已懷孕的老婆抵押了事。

  也就是説,來俊臣是個人,但也是一筆賭債的衍生物。

  這樣的出生環境,不知道來俊臣是怎麼長大的,可以肯定的是,他心裏有不滿,甚至屈辱。

  所以,他順理成章成了一名問題少年,愛好整人的惡僻也慢慢養成。

  當同伴們在私塾裏搖頭晃腦地讀聖賢書,或在郊外呤詩作賦,搖着他們的扇子的時候(古人搖扇子是不是跟今人玩手機 很像?總之手上要有個東西),來俊臣一般在大街上尋找獵物,鍛鍊自己對他人荷包的敏感。

  有時候他還對別人家裏的財物比較關注,並練就了一身盯梢和入户實地調研的本事。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終於有一天,他入獄了。

  來俊臣給街坊的印象,一向是那張有些清秀、倔強和不滿的臉。

  但當他的繼父罵罵咧咧、很不情願地跑到縣衙疏通關係時,看到的來俊臣臉上又多了一絲冷靜、狡黠和堅定。

  那種冷靜讓繼父打了個冷戰。

  來俊臣安慰繼父説:“哥哥,我今後一定出人頭地。”唐朝人一般稱父親為哥哥或耶耶(爺爺)。

  出人頭地,他當然不靠誠實勞動,靠的是他的殘忍。

  事實證明,從小練就的盯梢功夫,對人性的敏鋭洞察力,成了來俊臣在職場的生存法寶。

  當時武則天剛取得實權,由於權力來路可疑,很多人議論紛紛。

  朝庭急需一把刀,殺人不眨眼的刀。

  朝庭規定,各地凡有想進京告密的人,州縣都要提供馬匹,享受五品官的待遇,送其火速到京,並且不得“問詰”所告發的內容。告密屬實的,獎勵,不屬實的,不追究。

  從此,告密者絡繹不絕,來俊成是其中的佼佼者。

  是歷史選擇了來俊成,他四處收集辦案線索,一有機會就向武則天舉報。

  告密,千百年來一向是各行各業最簡單也最重要的表忠心方式。

  來俊臣終於從一個窮人家的孩子,慢慢成長為皇帝的心腹(先後擔任侍御史、左台御史中丞、司僕少卿等一系列重要職務)。

  他一定很滿意那種感覺,雖然他很明白那是一種狐假虎威,但他看到大臣們在路上相遇只敢以眼光示意,互相都不敢講話的時候,內心還是升騰起一種壓抑不住的激動。

  他的工作卓有成效,也創造性地發明了很多罪名,把不滿的人甚至中間搖擺的人弄進監獄。

  如果這方面可以申請專利,他一定在歷史上位列前三甲。

  他以逼供為趣,以殺人為樂。

  他的刑罰方式也五花八門,是人聽了都害怕,是鬼聽了都不想做人。

  比如每次審問,不論罪行輕重,先往犯罪嫌疑人的鼻子裏灌醋,然後關入地牢,四周生火,斷其飲食。

  名氣最大的,當然是“引君入甕”,也就是把囚犯放在大缸裏,外面用火燒。

  來俊臣折磨人,好像很善於用火,原因不得而知。

  有的犯人忍不住餓,會忍不住扯出衣服裏的棉絮吃掉,每當這時,來俊臣就會發笑。

  他終於可以站在牢門外,咧着嘴笑,10多年前,他在裏面哭過。

  整人需要理由嗎?不需要。

  他找了幾個會寫的一起研討,將畢生經驗寫成了《羅織經》,這是一部專門講羅織罪名、角謀鬥智、構人以罪、兼且整人治人的奇書。

  既是科研成果,更是智慧結晶。

  傳説武則天看後也很感歎,她説:“如此心機,朕亦未必過也!”

  還有人説,武周王朝雖然只有短短十六年,對人類文化最大的貢獻,就是《羅織經》。

  為了配合來俊臣的工作,朝庭在皇城麗景門外邊,設置了一個名為“推院”的地方,簡單説就是審訊室。

  進去的人,100個人中有101個人出不來。他的同事王弘義驕傲地説這道門是“例竟門”,就是説沒有一個人能活着出來。

  逼得有些膽小的幹部,每天上班前都要寫遺囑。

  來俊臣確實很不人道,每遇國家大赦,他就提前把囚犯們殺光,為減少唐朝的人口作出了不懈的努力。

  為了整人,他還團結一批志同道合的同志,包括侯思止、王弘義,此外還培養了一大批信徒,開設了純內部的整人培訓班。

  即使像狄仁傑那樣的偵破和反偵破高手,也在來俊臣的陰溝裏翻船,身陷囹圄。

  當然,聰明的人總是有辦法的。

  狄仁傑在獄中沒有喊口號,而是悄悄地寫了一份申訴書,縫在棉衣中,並買通獄吏幫送出去,這份申訴書幾經輾轉,出現在了武則天的案頭。

  大家都知道,狄仁傑辦過很多大案要案,在唐帝國的朝野和民間很有名氣,體制內也沒怎麼虧待他,説他謀反,武則天本來也不信。

  她只是為了讓狄仁傑嚐嚐監獄的滋味,然後再把他撈出來,這樣既可以警告這位如日中天的神探,也能收穫他的感激。

  一個人的人生軌跡,總是高低起伏,武則天的天下終於鞏固了,開始發展經濟了,懂經濟的大臣開始吃香。

  象來俊臣這樣的幹部,只懂整人,不懂經濟,當然要靠邊站。

  來俊臣以前犯過兩次貪污罪,武則天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第三次的時候,武則天出手了,將來俊成先後降為殿中丞、中丞和同州參軍。

  雖然他本來就是一個色鬼,但在人生的下坡路上,來俊臣的男性荷爾蒙分泌得更加劇烈。

  目前還沒有科學依據證明一個人仕途落魄與荷爾蒙分泌過剩有必然關係。

  他至少做了以下兩件事。

  ——在同州參軍任上,他看上了一位同事的老婆,意欲搶奪。

  ——上面這件事發生後不久,他被任命為合宮尉、洛陽令,這時又想霸佔西部少數民族酋長阿史那斛瑟羅的丫環,並污衊酋長謀反。官逼官也反,酋長們以刀劃臉,拼死申訴,才得以洗去冤屈。

  剛消停了兩年,40多歲的來俊臣發現太平公主想謀反。

  機會,最後的機會。他對自己説。

  他決定賭一次,可惜這次他的對手太強大。

  太平公主畢竟跟皇上更熟,來了一個惡人先告狀。

  一代整人專家、迫害狂來俊臣被判處在鬧市殺頭,陳屍示眾,結束了他46歲的生命。據説當時很多老百姓湧上街頭,爭着用刀割他的肉。

  拿刀的人必然被刀砍死。

責任編輯:曹家寧 DN004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