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昨日香港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消失的香港家族銀行

梳得一絲不苟的灰白頭發,董事長馮鈺斌在永亨銀行業績會上露出招牌的儒雅笑容。錢乃驥展望,收購永亨後,華僑銀行的大中華區稅前利潤占比可由現時6%提高至16%,3年後即2017年可帶動每股盈利和股本回報率(ROE)增長。

  梳得一絲不苟的灰白頭發,董事長馮鈺斌在永亨銀行業績會上露出招牌的儒雅笑容。這是在今年3月6日定格的場景。不足一個月,另一場關於永亨銀行的重要記者會上,66歲的馮鈺斌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是年輕、充滿幹勁的華僑銀行總裁。

  這樣的場景似曾相識。

  2014年2月,以地產起家、主戰場在廣州的越秀集團宣布完成收購廖氏家族的創興銀行,用116億港元資金換取75%的股權。4月初,東南亞第二大銀行華僑銀行以387億港元全購永亨,創辦並經營了76年的馮氏家族正式退出,這單交易也創下近10年香港曆史上最高金額的銀行轉讓交易。2008年5月,伍氏家族將已有75年曆史的永隆銀行管理權交予招商銀行,作價為193億港元。

  多年耕耘,今季收割。主事人年事已高、家族後人不願再在一線戰場拚搏,和所有的家族企業一樣,出售企業雖然無奈,但權衡下卻是塵埃落定的最優選擇。根據金融管理局資料,香港現有21家持牌銀行,數量比1993年的32家縮減三成,其中由個人股東持股的家族銀行只剩下大新和東亞兩家。

  「每家銀行(賣盤的)原因眾多,難以給出一個統一結論。競爭激烈或是其中一個原因吧。」馮鈺斌在年初回應記者關於賣盤詢問時說。

  存款戰、利息戰、人才戰,香港金融服務的飽合度上升,競爭也白熱化。「香港成為了國際金融中心,蛋糕越做越大,本土的銀行和券商卻被邊緣化,分到的份額越來越少。」在證券界工作了43年的「老行尊」許照中喟歎。許現在的職務是六福金融主席、港交所獨立非執行董事。

  時轉勢移

  許照中1971年加入金融業是從新鴻基證券起步。他回憶說,那時香港股票市場剛剛起步,土生土長的新鴻基證券更是一枝獨秀:「美資、英資的客戶來買港股,都要經過本土券商,生意很好做。」

  1972年是個神奇的年份,現時盤踞富豪榜前四名的香港四大地產商長江實業(李嘉誠)、新鴻基地產(郭氏兄弟)、恒基兆業(李兆基)和新世界發展(鄭裕彤)都在那年掛牌上市,本土券商百花齊放,好景持續到1987年股災。

  股災後,香港政府痛定思痛,開始全面重整股市,並向香港以外的資本廣開大門。「以前的英美客戶,變成了本土金融機構的競爭者,還是巨無霸那種類型!」許照中說。

  也是從那時開始,香港由一個封閉的區域市場,變成國際資本逐鹿的金融中心。外資未唱畢,中資又登場。翻查資料,光大證券是第一間「出海」的中資券商,1983年便在香港注冊,10年後申銀萬國跟隨。其他中資券商密集來港的時間是2005至2009年,其中最大手筆當屬海通證券,斥資18億港元收購了本地的大福證券,成功將在港分支拓展至11間,為中期券商之冠。在講究規模效應的金融業,家族再富裕也難和內地大資本抗衡,本土券商份額開始萎縮。

  同屬金融服務業,同樣的遭遇也發生在香港銀行身上。香港金管局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2月底,香港銀行總資產規模為17.16萬億,相比1997年底的7.88萬億增長117%,比十年前,即2004年3月底規模增長166%。在行業整體顯著的增長面前,家族銀行卻顯得步履蹣跚。

  香港金融史專家馮邦彥說,香港中小型銀行的式微,要追溯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制造業和工業的北移。「老字號的香港家族銀行以前有一部分忠實客戶,是香港的廠商、實業家。因此在產業轉移中,家族銀行都遇到一個共同的問題:以前的老客戶將生意轉移到珠三角,自然存款、貸款這些活動都會轉移上去,從1997年到2005年的銀行數據看,貸款都在下跌。」馮邦彥現任暨南大學經濟學院院長,曾撰寫《香港金融業百年》和《香港華資財團》等書。

  2003年6月,涵蓋香港和澳門的《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簡稱CEPA)簽署,銀行業成為受惠行業之一。

  廣闊的內地市場張開懷抱,確實讓之前只能在港澳「肉搏」的香港銀行激動了一把。「我記得當時很多港資銀行積極進入中國內地,經常邀請我去參加一些研討會。」馮邦彥回憶說。幾乎是同一時間,香港的離岸人民幣業務初生萌芽。2004年1月,香港銀行獲準在香港開辦個人人民幣業務作為試點計劃。此後,人民幣跨境結算、點心債、內保外貸等業務開始蓬勃生長。相比競爭激烈的傳統放貸業務,前景無限的中間業務更讓銀行垂涎。

  說易行難,戰略轉型並不是那麼容易,特別是經營手法更為傳統的家族銀行。從2003年開放到2009年允許開設異地支行的頒布,這6年間,港資銀行內地分行的日子並不好過(CEPA補充協議為,若香港銀行已在廣東省設立分行,則該分行可以提出在廣東省內設立異地支行的申請)。香港市場難有增長,內地市場阻力重重,香港銀行很多萌生退意,先行者永隆銀行選擇了賣盤,今年則有創興和永亨易主。

  「老牌的本港家族退出,中資和外資進場,銀行業現在的格局轉換,其實也是香港產業轉型的縮影。」馮邦彥總結。

  • 責任編輯:胡小婧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