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昨日香港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李以莊:香港電影史拓荒者

李以莊:香港電影史拓荒者

 李以莊(右)、周承人夫婦。

李以莊:香港電影史拓荒者

 李以莊、周承人著《香港電影第一案》。

  走進李以莊老師的家,就像進入一座香港電影資料館—她的書櫃裏擺放着數十只大型文件夾,按照電影人姓氏或影片類型等進行歸類,打開文件夾,則可見厚厚一疊剪報、複印件,甚至有不少原始文獻資料。李以莊研究香港電影史始於上世紀80年代,這些資料是她在近30年間一點一滴從香港搜羅而成。根據這些資料,李以莊與她的丈夫周承人已經撰寫出版了《早期香港電影史》、《香港電影第一案》等專著。

  提前退休研究香港電影

  今年81歲的李以莊出生於廣東順德一個書香世家,她的外祖父梁培基曾是廣東巨富。

  1981年,李以莊在中山大學中文係為高年級學生開設電影理論課,在當時中大惟一的階梯課室,可容二百多人,常常座無虛席,連理科學生,甚至外校學生也來聽課。李以莊記得有位遠在石牌的華南師範大學的學生,竟堅持聽完半年的課程。

  在備課的過程中,李以莊發現,香港電影的產量排在美國、日本和印度之後,位列世界第四,但如此繁榮卻沒有一部電影史,這份空白既讓她震驚,又引起她的鑽研興趣。李以莊的丈夫周承人曾任教於中央戲劇學院,他有個在電影雜志當編輯的學生,來廣州組稿,李以莊為其寫了一篇論文,在當時廣受好評,也讓原本研究文學的李以莊對電影產生濃厚興趣。但電影是一個巨大的領域,研究方向應該放在哪裏?夫妻倆經過認真研究,確定了香港電影史的方向。

  李以莊提出要開設香港電影選修課,但遭到學校某些人的反對,他們以「香港電影不過是拳頭加枕頭,沒什麼好研究的」為由,拒絕了她的申請。李以莊內心不服,加之感到時間緊迫,1986年,她決定提前退休。從此,她將全部的精力和資金投入到香港電影史的研究中。

  提前7年退休,對沒有其他收入的李以莊來說是一筆巨大的經濟損失。李以莊生活非常儉樸,但買書、看電影和複印資料的錢從來不省。她感到自己內心更加充實了。

  為省錢一天只吃一頓飯

  經曆過十年「文革」,粵港兩地的文化交流已經斷絕,而要研究香港電影,則必需要去香港觀摩影片、查閱資料。那個年代,去一趟香港談何容易?李以莊告訴記者,她第一次去香港是提前半年申請的,申請理由是學術訪問,僅學校就蓋了9個圖章,北京有關方面審查通過後,通知廣東省委,再由廣東省委通知中山大學,李以莊最後終於實現了前往香港的願望。

  去一趟香港不易,李以莊當然想多住一段時間,多查一些資料。她只有170元人民幣兌換成的100港幣,住賓館是不可能的。好在她有一位伯母在香港,身體不好,她以照顧伯母為由,向堂兄提出住在伯母家。這樣,李以莊晚上回來幫伯母做家務,白天則奔波於港島的大街小巷,看電影、找資料。

  因為囊中羞澀,李以莊的交通主要靠行走,她的一雙塑料涼鞋就是被走爛的。有一次電影界的朋友告訴李以莊,香港的廣角鏡出版社可以給她6.5折買書,她去找到老總,老總居然答應給她6折,她興奮不已,當時就在倉庫裏淘了很多書。她去那裏買了3次書,最後一次出來的時候,才發現身上沒錢吃飯了。

  當時還有一個星期才能回家,李以莊咬緊牙關,決定一天只吃一頓飯。李以莊對記者說,當時其實可以向堂兄借錢的,但她沒有提出借錢,也是因為自己內心的倔強,堂兄不理解她的工作,說她做的事吃力不討好。漫長的一個星期終於過去,李以莊完成了自己的預期目標。她乘火車回到廣州,丈夫周承人前去接站,發現她兩腿因為饑餓已經浮腫,幾乎不能走路。

  • 責任編輯:胡小婧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