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溫故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改變一代青年命運:1977年鄧小平決策恢複高考

在中國當代曆史中,1977年絕對應該被濃濃的寫上一筆,上百萬青年如過江之鯽般地湧向高考。如果沒有恢複高考,我可能還是個赤腳醫生……恢複高考制度,給有志青年提供了平等競爭的權利,改變了幾代人的命運。

1977年,在北京,參加高等學校入學考試的青年正在認真答卷。

   1977年,在北京,參加高等學校入學考試的青年正在認真答卷。

  在中國當代曆史中,1977年絕對應該被濃濃的寫上一筆,上百萬青年如過江之鯽般地湧向高考。而此前,這種選拔人才的制度已在中國消失了10年。

  這年高考,積聚了太久的希望。那是渴望了太久的夢想,那是壓抑了太久的信念;那是一個民族對知識的渴求,那是一個國家重建社會公平與公正的開始。恢複高考不僅是簡單恢複一個入學考試,而是一個國家和時代的拐點,許多人的命運從此發生改變。

1977年8月4日早晨,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主持召開了科學和教育工作座談會。就是在這次會議上,鄧小平果斷決策,恢複中斷10年的高考制度。

  1977年8月4日早晨,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主持召開了科學和教育工作座談會。就是在這次會議上,鄧小平果斷決策,恢複中斷10年的高考制度。

  恢複高考的內幕

  揭開序幕:鄧小平召開科教工作座談會

  溫元凱回憶:鄧小平采取了我四分之三的意見

  1977年6月,我給當時擔任中國科學院院長的方毅寫信,內容是關於「加強基礎化學研究」方面的。沒想到,方毅給我回了信,而且同時通知中國科技大學的黨委,要黨委支持我的基礎化學研究。我後來才知道,是方毅推薦了我參加鄧小平召集的科教工作座談會。

  我記得那年暑假的時候,我突然接到通知,讓我趕去北京開會。我一聽特別奇怪,我是一個小小的助教,和中央辦公廳、國務院有什麼關係?1977年8月3日,當時的教育部高教司司長劉道玉在機場接了我。他告訴我,這次座談會是鄧小平副主席邀請我們的,會議在人民大會堂台灣廳召開。到會場拿到會議資料,打開冊一看,我大吃一驚。這個名單上都是中國最著名的科學家和權威教授。其中有北京大學的周培源,清華大學的何東昌,複旦大學的蘇步青,南開大學化學家楊石先等等。這個時候,我想會議肯定是很重要的。

  會議是鄧小平主持的。他穿了一身軍裝,神采奕奕,他說他已向中央建議,科技、教育荒蕪一片,他要先管科技和教育,給大家當後勤部長。他希望大家有什麼建議和要求,盡管提出來。當時「文化大革命」剛結束,左的思潮在社會上還很猖獗,所以30多個代表面面相覷,沒有人發言。經過再三動員以後,大家推年紀最大的人言。我記得第一個發言的是楊石先教授,他一開口就檢討自己資產階級世界觀沒有改造好,一定要好好改造,下工廠、下農村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因為我是小人物,在座的都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輩和師長,所以我還是沒有敢舉手發言。當然,我肚子裏有很多話要講。等到說話的機會時,記得那是一個下午,我利用插話的機會,說我還有話要補充。鄧小平說可以。我說高考制度要改革,並提出了十六個字的高考恢複方案。這十六個字叫做「自願報考,領導批準,嚴格考試,擇優錄取」。沒想到鄧小平聽完我發言後當場講,溫元凱,至少采納你四分之三。我們大家都一愣,什麼叫四分之三。鄧小平說,第二句「領導批準」可以拿掉,考大學是每個人的權利,不需要領導批準。因為我當時膽很小,不敢講不要領導批準。聽鄧小平這麼一說,我們大家很高興了。

  這次科教工作座談會以後,因為我最年輕,又很活躍,提的建議又被鄧小平采納,就成了媒體追蹤的對象。《人民日報》很快發表了對我的訪談《不怕扣白專帽子的溫元凱》。1978年左右,《中國青年報》發表了一篇長篇報道《高於一切的追求》,報道了我十多年來在科學技術方面研究和提出倡議的情況。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也成了改革的受益人。

  • 責任編輯:書丹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