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溫故 > 正文

熱聞

  • 圖片

陳雲力排眾議反對江青死刑的真正原因

1976年10月6日,華國鋒、葉劍英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對江青、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及其在北京的幫派骨幹實行隔離審查,粉碎「四人幫」。

  題記:1976年10月6日,華國鋒、葉劍英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對江青、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及其在北京的幫派骨幹實行隔離審查,粉碎「四人幫」。粉碎「四人幫」是曆史性勝利,「文化大革命」十年至此結束。1981年1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對江青反革命集團主犯進行了宣判。就在審判「四人幫」前,中央政治局開會討論,許多人主張判處江青死刑。而陳雲則力排眾議反對對江青進行死刑判決,認為「黨內鬥爭不能開殺戒,否則後代不好辦」。在《陳雲與「文化大革命」》一文中,記述了審判「四人幫」之前,中央政治局開會討論時一些鮮為人知的細節。

  陳雲是以毛澤東為核心的黨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和以鄧小平為核心的黨的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的重要成員。陳雲在上個世紀30年代初就擔任黨中央的領導工作,經曆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進行革命、建設、改革各個曆史時期幾乎所有重大事件,參與了黨中央在不同曆史時期一係列重大決策的制定和實施,多次在黨和人民事業發展的關鍵時刻、在黨和國家的重大決策中發揮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文化大革命」中,他在黨內只保留了中央委員的名義,被下放到江西省南昌市的一個化工石油機械廠「蹲點」。1972年4月回到北京,按照周恩來的意見,參加國務院業務組工作。1975年被選為第五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1976年參加粉碎「四人幫」的決策過程,曾對葉劍英講:這場鬥爭不可避免。

  粉碎「四人幫」以後,在1977年3月中央工作會議上,他提出應該讓鄧小平重新參加黨中央的領導工作。在1978年中央工作會議上,他又率先提出平反冤假錯案。在接着召開的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上,他重新當選為中央委員會副主席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並任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一書記。會後,他面臨着如何評價「文化大革命」及這一時期的人和事,如何處理林彪、江青兩個集團的大量問題。當時曾經有兩種認識:一種認為仍然是「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階級鬥爭」;另一種認為完全是林彪、江青野心家集團的犯罪內亂,只能通過審判處理。陳雲提出了有獨到見解的意見,他認為:

  首先,要把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的動機和後果區別開來。陳雲說:「關於對『文化大革命』的估計,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主要是為了防止中國變修,出現像赫魯曉夫那樣的事件,最初也不是要搞那麼大。這個問題需要作一個總結,總結時要很慎重,要把林彪、『四人幫』等人的破壞作用估計進去。」他還說:「關於對毛澤東的評價問題。『文化大革命』不能說毛澤東沒有一點責任,但我們對毛澤東的評價不能像赫魯曉夫對斯大林那樣。在這個問題上,要平心靜氣,要掌握分寸,慎重考慮,不能感情用事。這不僅是中國的問題,也是世界的問題。」在指導起草《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幹曆史問題的決議》時,陳雲又提出了增加建國前28年曆史的建議,對鄧小平要求充分肯定毛澤東曆史功績的原則,給予了有力支持。

  其次,要從制度方面認識發生「文化大革命」的原因。陳雲說:「關於『文化大革命』的經驗教訓,這關係到民主集中制。從七大到全國勝利前,我們黨都很民主。建國初期,民主集中制也貫徹得很好。從1958年起,特別是1959年廬山會議,民主集中制傳統被一點一點地破壞。在『文化大革命』中,林彪說什麼『頂峰』、『一句頂一萬句』,民主集中制搞得很不好。這其中有許多幫倒忙的人。」後來,他又一針見血地指出:「實際上應該說,黨內民主集中制沒有了,集體領導沒有了,這是『文化大革命』發生的根本原因。」

  再者,對「文化大革命」中犯錯誤的同志,要批評和幫助,樹立正確的黨內風氣。在十一屆五中全會上,有4位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和其後兩年犯有嚴重錯誤的政治局委員提出辭職。陳雲指出,對這些同志應該全面地考查,既應看到這個同志犯了什麼錯誤,也應該看到他在黨內做過什麼好事,還必須看到當時黨內的整個情況。不讚成「扭住不放」,檢討沒有完沒有了。同時,他也嚴肅地指出,這些同志不要自己覺得委屈了,應該想一想我是否可以不犯這樣的錯誤。

  最後,對「文化大革命」中犯有罪行的人,也要區別對待處理。陳雲曾對浙江省委書記鐵瑛說:「處理『四人幫』與處理林彪反革命集團要有區別,『四人幫』這些人禍國殃民,『文化大革命』十年幹盡壞事。而在戰爭年代,他們也沒有任何戰功。林彪反革命集團則有些不同,他們主要是部隊的。像黃、吳、李、邱他們,包括林彪,過去這些人都打過許多仗,也立過各種戰功。他們現在犯了罪,應該處理,但與『四人幫』應該有所區別。」即使對江青集團的首犯,陳雲也不主張完全按刑事犯罪處理。審判「四人幫」前,中央政治局開會討論,許多人主張判江青死刑。陳雲說:「不能殺,同『四人幫』的鬥爭終究是一次黨內鬥爭。」有人說:「黨內鬥爭也可以殺。」陳雲說:「黨內鬥爭不能開殺戒,否則後代不好辦。」事實證明,不殺的處理在國內外都收到了較好的效果。根據陳雲的意見,最高人民法院特別審判庭對林彪、江青集團的審判名單,由原來的100多人集中到10個主犯。

  「文化大革命」是一場人民內部矛盾和敵我矛盾相互交織、嚴重混淆的錯誤政治運動,延續時間長,規模大,解決起來很困難。陳雲在複雜形勢下善於冷靜思考,關鍵時刻敢於挺身而出,正像陳雲所說的「我是一方面小心謹慎,一方面又很硬」,為黨和國家渡過急流險灘,走向勝利的彼岸,作出了重要的引導和支持。

  為了黨和人民事業的發展,陳雲始終敢於堅持真理,仗義執言,勇往直前,是為了人民利益敢於堅持真理的典範。早在在遵義會議上,陳雲就堅定地支持毛澤東的正確主張,支持會議確立以毛澤東為代表的正確領導。粉碎「四人幫」以後,陳雲又堅決支持鄧小平重新參加黨中央的領導工作,支持鄧小平對「兩個凡是」錯誤方針的批評,支持關於真理標準問題的討論,主張正確認識和評價1976年4月的天安門事件和平反冤假錯案。凡是認定的真理、看準了的事情,陳雲從不輕易放棄,只要黨和人民需要,不論情況多麼複雜,也不論形勢多麼險峻,他都會下大決心,堅定不移地幹下去。陳雲堅持真理、堅持原則的非凡膽識和堅定立場,充分展示了徹底的唯物主義者的無私無畏精神。

  • 責任編輯:書丹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