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溫故 > 正文

熱聞

  • 圖片

1933年中國知識分子的新年夢想

  在四分之三世紀以後的今天看來,1933年《東方雜志》「新年的夢想」專欄是對當時中國知識界的一個很好的社會學調查,很有代表性地反映了當時中國知識分子的思想動向,具有很高的曆史價值。

  《東方雜志》是商務印書館在1904年創刊的大型綜合性學術刊物。1932年8月,商務印書館聘請胡愈之為主編,承包刊物全部業務。是年11月1日,東方雜志社向全國各界知名人物遍發通啟約400余份,提出:先生夢想中的未來中國是怎樣?到12月5日截止時,共收到答案160余封。1933年,《東方雜志》第30卷第1號以「新年的夢想」為題,發表了142人的答案。按地域分布是:上海78人,南京17人,北平12人,杭州8人,廣州4人,天津、濟南、安慶各2人,徐州、西安、鎮江、無錫、蘇州、嘉興、定縣、嶧縣、青海、南洋、日本各1人,未詳5人;按職業分類為:大學教授38人,編輯員及著作家39人,教育家9人,新聞記者12人,官吏12人,藝術家3人,職員4人,學生3人,銀行家2人,實業家3人,律師1人,讀者13人,未詳3人。

  「大同世界」夢

  1927年國共分裂,國民黨開始實行清黨、剿共,到1933年已是第7個年頭了。令人驚訝的是,絕大部分應征人對未來中國的夢想仍然是社會主義的大同世界。例如,中央監察委員柳亞子答:「我夢想中的未來世界是一個社會主義的大同世界。」女作家謝冰瑩答:「我夢見一個沒有國界、沒有民族、沒有階級區別的大同世界;……共同生產、共同消費的社會主義國家。」燕京大學教授鄭振鐸答:「我們將建設了一個偉大的社會主義的國家。」小說家鬱達夫說:「將來的中國,可以沒有階級,沒有爭奪,沒有物質的壓迫,人人都沒有、而且可以不要『私有財產』。」安徽大學教授範壽康夢見:「[舊的]生產關係的『外殼』炸破了,革命的暴風雨席卷了英、美、法、德、意諸國。中國跟隨先進各國獲得了國際間的自由與平等。在這未來的中國,無所謂貧富懸隔的階級,無所謂男女差別的待遇。……人類真正的曆史開始在寫第一頁了。」中學生雜志編輯葉聖陶說:「夢想中未來的中國,……個個人有飯吃,個個人有工作做;凡所吃的飯絕不是什麼人的膏血,凡所做的工作絕不為充塞一個兩個人的大肚皮。」神州國光社編輯胡秋原說:「我是一個社會主義者,我的『夢想』當然是無須多說的。」

  清華大學教授張申府在1921年曾是歐洲的中共小組的領導人,1925年脫黨。但他並沒有改變對共產主義的信仰,他說:「我理想中的中國是能實現孔子仁的理想,羅素科學的理想與列寧共產主義的理想的。」他還希望中國人都能「懂得唯物辯證法」,「能實踐唯物辯證法」。暨南大學教授李石岑認為「中國必然走上科學的社會主義之路」。顧森千理想中的未來中國要有「比新俄還要偉大的各種巨大的破壞,和巨大的建設」。讀書雜志特約撰述員嚴靈峰預言「1917年10月的俄國的戲劇在中國複演」,最後「整個世界――中國也在內,將要達到『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地步」,人類就從「必然的王國躍進了自由的王國!」上海法學院教授朱隱青的回答是一句話:「無階級專政的共產社會。」銀行家俞寰澄說:「我想未來的中國,一定是個聯邦社會主義的國家,連高麗、台灣或者連日本都包含在內。」生活周刊主編鄒韜奮所夢想的未來中國「是共勞共享的平等社會」。中山大學教授何思敬通過「三五年來馬克思主義社會科學之探索」,認為「未來的中國屬於……被壓迫被剝削的階級――工人農民和一切勞苦大眾」。新聞記者樓適夷認為,「未來的中國,將是勤勞大眾的中國,不是剝削階級的中國」。開明書店編輯宋雲彬說:「未來的中國將有一場大火,毀滅舊社會的一切,重新建設起一個沒有人對人的仇恨、階級對階級的剝削的社會。」教育部科長吳研因夢想,中國在革命和建設以後,「無階級的分別」。「私人經濟制度絕不存在」。著譯家武思茂夢想中國在國際上與外國絕對平等。全國人民絕對平等。全國電氣化。教育普及。「全國人民無一人不勞而食」。中央研究院總幹事楊杏佛說:「我夢想中的未來中國應當是一個物質與精神並重的大同社會。」暨南大學教授漆琪生預言,「二次世界大戰中,……如……以蘇俄為中心的社會主義勢力獲得勝利,則中國也將成為社會主義的國家」。燕京大學教授滕白安、中央大學研究生汪漫鐸、翻譯家查士元、複旦大學教授謝六逸、鐵道部科長吳嵩慶、光華書局編輯顧鳳城、山東正義中學徐伯璞、持志大學的婁立齋、北京大學教授盛成、浙江教育廳科長張任天、複旦大學商學院院長李權時、著譯家黃華節、大中中學教員嚴紱葳、武漢中華大學教授陳時等人的夢想也大致類同。

  在堅持反共、剿共的國民黨政府的統治下,仍有這麼多知識分子夢想大同世界或社會主義,我想是有多種原因的。一是儒家傳統的大同理想。二是國民黨的創始人孫中山也主張實行「世界大同」。三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在中國的傳播。蘇俄革命和執行第一個五年計劃的成功。四是帝國主義對中國的侵略、世界大戰、資本主義世界的經濟恐慌使許多中國知識分子對資本主義產生了反感。

  • 責任編輯:雨田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