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天下 > 正文

熱聞

  • 圖片

蘇德合作最高潮:1939年兩國共同瓜分波蘭

1939年,蘇德簽訂邊界友好條約,共同瓜分波蘭。波蘭再次在歐洲政治地圖上消失。

二戰前,蘇德兩軍官兵親切交流。

  本文摘自《曆史教學》2002年01期,作者:楊葉春,原題為:論波蘭戰後東西邊界的劃分

  波蘭戰後東西邊界的劃定,直接關聯蘇波邊界和波德邊界的變動,而且涉及整個東歐曆史的重組,戰後的波蘭雖然贏得民族獨立,但並未走出被束縛的陰影。波蘭人奮力抗爭,在新的領土上重新譜寫自己的曆史。冷戰氛圍和特殊的地緣政治環境注定戰後波蘭社會的複雜性。所以,邊界的劃分折射戰後波蘭人熱誠的向往、現實的無奈和命運的苦難。

  一、波蘭疆界的曆史變遷

  波蘭地處歐洲的中心,位於德意志和俄羅斯之間。特定的地緣政治環境注定它疆界變遷的頻繁。10世紀中期,梅什科大公在奧得河和維斯瓦河間開創波蘭曆史上的第一個王朝——彼雅斯特王朝。奧得河和烏日茨—尼斯河是古老王朝的西部邊界。建國伊始,波蘭就面臨德意志人向東擴張的危險。1235年,勃蘭登堡蠶食波蘭西部的盧布什地區。1283年,日爾曼騎士團占領東普魯士和波羅的海沿岸。德意志人的擴張威脅着波蘭和立陶宛的安全。1385年,兩國實現王朝聯合,創建波蘭曆史上的第二個王朝——雅蓋洛王朝。王朝的東部疆域囊括立陶宛、烏克蘭、白俄羅斯和一部分俄羅斯。這就是波蘭東西「曆史邊界」的由來。

  1772年、1793年和1795年,沙俄夥同普魯士、奧地利三次瓜分波蘭。波蘭在歐洲政治地圖上消失。1918年11月,波蘭恢複獨立。但是,它的東西邊界均未確定。尤其是,西部土地仍處於德軍的控制之下。因此,波蘭的東西邊界成為巴黎和會討論問題的中心之一。

  波蘭代表在和會上要求將西部的波茲南、上西裏西亞、東波莫瑞、瓦爾米亞和馬祖爾地區歸還波蘭。這雖得到法國的支持,但遭到英美的反對。因為兩國主張歐洲的勢力均衡,反對過分削弱德國。因而凡爾賽和約規定波德的邊界:波茲南和東波莫瑞歸還波蘭,上西裏西亞、瓦爾米亞和馬祖爾地區由公民投票解決。1920年,公民投票的結果是:「在瓦爾米亞有5個鄉、在馬祖爾有3個鄉劃人波蘭版圖。」[1]1921年10月,國際聯盟裁決:「占上西裏西亞30%領土和46%人口的東部劃歸波蘭,占上西裏西亞70%領土和54%人口的西部劃歸德國。」波蘭西部邊界大體確定。它的確定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西方大國的態度。因而留下濃重的人為的痕跡。波德邊界長達1912公裏,且犬牙交錯,錯綜複雜,非常不利波蘭的國防安全。

  相比西部邊界,波蘭東部邊界的劃定更為複雜。1919年,蘇維埃俄國內憂外患,自顧不暇。波蘭國家元首畢蘇茨基主張依靠自身的力量,而不是西方的態度來解決東部的邊界。他提出恢複東部的「曆史邊界」,發動對蘇俄的戰爭。12月8日,西方大國在巴黎和會上根據民族自決的原則,確定波蘭東部的臨時邊界線:北起蘇瓦烏基,經比亞威斯托克地區東部,沿布格河南下經布列斯特到涅米羅夫。正節節勝利的波蘭拒絕接受。1920年,紅軍開始反攻,逼近首都華沙。7月12日,英國外交大臣寇鬆致電蘇俄政府,建議波蘇停戰,紅軍從臨時邊界線後撤50公裏。這條邊界線從此稱為寇鬆線。但未料到,8月15日,紅軍在華沙近郊拉傑敏的決戰中遭到重創,被迫後撤。波蘭重新控制白俄羅斯和烏克蘭的許多地方。1921年3月18日,蘇波簽訂裏加和約,確定沿季斯納河—多克希齊—斯盧奇河—科列茨—茲勃盧奇一線為波蘭同蘇維埃俄國和蘇維埃烏克蘭的邊界。根據裏加和約,西白俄羅斯和西烏克蘭並入波蘭版圖,波蘇邊界從寇鬆線大大東移。

  蘇聯和德國對建立在他們失敗、屈辱上的波蘭東西邊界一直耿耿於懷。1939年8月23日,蘇德簽訂互不侵犯條約及秘密協定。兩國商定:在波蘭發生領土和政治變化的情況下,那累夫河、維斯瓦河和桑河一線將成為蘇德利益範圍的邊界。這條線以德蘇外長的名字而命名,稱裏賓特洛南—莫洛托夫線。9月1日,德國從西部入侵波蘭。17日,蘇聯從東部入侵波蘭。28日,蘇德簽訂邊界友好條約,共同瓜分波蘭。波蘭再次在歐洲政治地圖上消失。

  • 責任編輯:胡難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