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曆史 > 天下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普京為何選擇加入克格勃

普京當選俄羅斯總統之後,他的克格勃生涯,是所有人的好奇。

  克格勃

  1985年3月,戈爾巴喬夫出任蘇共中央總書記,開始了他不可逆轉的改革之旅。

  這時候,普京完成了他在莫斯科安德羅波夫紅旗學院的特訓。這是普京第二次接受對外情報工作的訓練。訓練的目標很明確,結束後他將赴國外擔任情報工作。在蘇聯,情報官員大致要接受過兩門學科的高等教育,流利地掌握一門外語,同時經過若幹次特別訓練,然後才有可能獲得去國外工作的機會。那個時代蘇聯的精英培養,莫不如此。

上世紀80年代,普京在朋友的鄉間別墅做客

 上世紀80年代,普京在朋友的鄉間別墅做客

  這次在安德羅波夫紅旗學院的特訓,對精通德語的普京而言,結果一開始就很清楚:他將有機會去德國工作。問題只是,他要去聯邦德國,還是民主德國?「如果去聯邦德國,按程序,則必須先在克格勃總局工作一年至三年。」在自傳《第一人:普京自述》裏,他解釋說,「而去民主德國,則可以立即起程。我拿定主意,立刻外派。」1985年,33歲的普京,決定去到民主德國,開始了他的國外情報工作生涯。

  普京當選俄羅斯總統之後,他的克格勃生涯,是所有人的好奇。

  當年培養他的紅旗學院的老師曾這樣告訴媒體:「我認為他不是一心鑽營的人。但是,我記得我也在他的評語中寫了幾條負面特點。在我看來,他當時多少有些內向,不善交流。這既可以看成缺點,也可以看成優點。」

  那麼,在克格勃的標準裏,如何拿捏「內向」與「外向」呢?同是這位接受采訪的老師說:「我們曾經有位學員完成任務像鍾表一樣精確。他的分析能力非常出色,所以他很快就能找到最佳解決辦法。事實上,他的速度實在快,有時候你覺得還沒提問,他就已經知道答案了。但是,解決問題的能力本身並不是最重要的條件,他學習結束時,我給他打的評語是不適合從事情報工作。不幸的是他的個人品質——出風頭……雖然對這位學員總體上是肯定的,但他因此無法從事情報工作,他不能成為外派特工。」

  克格勃,尤其是對外情報人員的素質——「職業情報人員要學會在孤身一人的情況下完成任務,在任何環境下都讓自己感到自然和隨意,不能讓自己表現得卓爾不群,同時能控制自己的言談舉止並監督周圍的人。職業情報人員不僅應當聰明,而且還要非常值得信賴。」很顯然,普京符合這樣的標準。比較之下,克格勃的標準,警惕的是「外向」——出風頭。

  有意思的是,普京在自傳裏,對自己的評論用了一個很專業的詞匯:「過低的危險感。」在回答「在關鍵時刻能保持鎮靜」這一問題時,普京說:「我能保持,甚至過於鎮靜。後來我讀情報學院,在那裏接受過一次測試,他們認為我『過低的危險感』是負面性格特征,而且是非常嚴重的缺陷。你必須在關鍵時刻迅速動作,才算反應良好……很長一段時間,我是靠危險感工作的。」克格勃生涯所塑造的普京,特別是他的個性特征,是我們認識他的關鍵。

  妻子柳德米拉·普京娜帶着1歲半的孩子,跟着普京一同去到民主德國的德累斯頓。在國外工作,對當年的蘇聯人,是一種榮耀。柳德米拉的記憶更感性:他們(民主德國人)每周都要清洗窗戶。商品豐富——雖然趕不上聯邦德國,但總比俄羅斯強。有一個細節我很驚訝,是一件小事,清晨上班前,大約7點,德國各家的妻子來到後院,在兩根柱子中間拉起一道繩,然後她們把洗好的衣物晾出來,一件一件,非常整齊,大家都是一個樣子。民主德國安全部門的人工資比我們高,當然我們想方設法節省開支,為的是攢錢買一輛汽車。真的,我們坐在皮箱上夢想回家。最初我們非常想家……

  5年的國外情報生涯,生活方面,普京的記憶只有一件:「我們常去一個叫做拉德堡的小鎮,那裏有民主德國最好的釀酒廠。我經常要一個3升的小桶,把酒倒進桶裏,裝上龍頭,然後可以直接從桶裏喝酒。所以我每周喝3.8升啤酒。我的體重因此增加了25磅,達到了165磅。」普京當選總統後,俄羅斯記者找到了這家名為「愛慕德爾」的啤酒小店,店主還記得普京,「他一次也沒喝醉過」。俄羅斯旅遊公司由此推出了德國的「普京之旅」,拉德堡小鎮的這個小酒店,被命名為「普京角」。

  • 責任編輯:陳永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