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賡為何冒死拜訪大叛徒顧順章

2013-03-05 08:16  來源:記者觀察

  1926年間,陳賡曾和顧順章一道到蘇聯學習過特務工作,回國後便在中央特科擔任顧順章的副手。各方面材料都表明,顧順章、陳賡以及特科負責交通電訊工作的李強是3個非常要好的朋友,但我們正統黨史中見到的似乎都是陳賡的這一句話:「顧順章腐化墮落,我們以後總會看到顧順章背叛革命的那一天……」

  那麼,在1933年的這一個夜晚,陳賡為什麼要冒著極大的風險到南京細柳巷見大叛徒顧順章?他們又談了些什麼?這似乎又是顧順章叛變後給我們留下的一個曆史謎團。

  在日本近5個月做了什麼

  1934年初,顧順章又搬家了。其實顧順章與陳賡在細柳巷見面以後,不久就被保鏢林金生出賣,將顧順章寫給戴笠的信直接交給了徐恩曾。顧順章與徐恩曾大吵了一場,便由徐恩曾安排搬過一次家,住到了一所由中統嚴密看管的小屋安品街70號。

  徐恩曾與戴笠那時已水火難容,徐恩曾的中統逮捕了顧順章,戴笠又對顧順章頗為佩服,經常將顧順章「借過去」用用。徐恩曾表面上笑眯眯地答應著,心裏卻非常不快,多次警告顧順章不準與戴笠私下有任何關係。後來顧順章給戴笠的信被徐恩曾拿到,徐恩曾自然非常不滿,他還曾當面威脅過顧順章,說是要槍斃他,顧順章從此裝病在家,不問世事。徐恩曾和他的弟子,中共叛徒費俠幾次前來探望顧順章,顧順章拿足了架子,依然稱病不起。近半年的時間,他就寫了一部書,名叫《特務工作的理論和實踐》。這部書同樣是由他口述,由旁人整理的,是國民黨特務係統內很重要的一本理論著作。為了緩和與顧順章的關係,徐恩曾將顧順章從安品街搬出,在南京城南甘露寺5號為他租了幢獨進獨出的小屋,也相對放鬆了對他的監視。為了表示自己對顧順章的信任,徐恩曾特意由中統出錢,安排顧順章到日本去休息養病。1934年4月末,顧順章去了日本。

  1934年初夏,張永琴帶著顧順章前妻生的女兒顧利群也來到日本,住了將近1個月。他們一家三口遊覽了京都、奈良、伊豆半島的熱海等小城鎮。這是顧順章一生中最愜意輕鬆的日子,但為了回家照顧婆婆與自己的父母,張永琴帶著顧利群先回到了南京。徐恩曾親自將張永琴接了去,詳細詢問了顧順章在日本的情況,並關照張永琴寫信給顧順章讓他早點回來。就這樣,經不起徐恩曾的一再催促,顧順章於1934年9月回到了南京。

  顧順章在日本住了近5個月的時間,他幹了什麼?他又接觸了些什麼人?從未見到任何資料披露過。據張永琴回憶:顧順章回南京不過兩個星期,10月2日吃過晚飯,就被徐恩曾接去談話,從此一去不返……

  突然遭槍決的真相是什麼

  中統特務頭子徐恩曾在他晚年撰寫的回憶錄中詳細描述了顧順章事件的經過,他寫道:「我所遺憾的是,這位具有特殊貢獻的朋友,不曾和我合作到底。1935年春,因和敵人重新勾結而被處刑。由於他不安分的本性,我雖然盡量優待他,日子一久,他仍感到不耐,要找政治上的出路。」

  「我們這邊找不到,又去和共產黨勾結,向共產黨提供我們內部人事和業務報告,後又發現他有實現暗殺計劃後逃往江西蘇區的準備,我只好將他放棄了……顧順章是唯一叛變後又想回到敵人懷抱裏的一個。」

  顧順章真的會幡然悔悟,重新想要回到共產黨內來?他與陳賡是否真的見過面?如果見過面又徹夜長談了些什麼?他日本之行又見了些什麼人?為什麼他剛回到南京,徐恩曾就迫不及待地將他用鐵鏈子穿透鎖骨關押起來?這就是曆史留下的一個謎了……

  顧順章被重新逮捕不久,張永琴也被關押了起來。1936年底,張永琴從監獄出來,王思誠派了一個人陪同她到鎮江,當地機構又派了一個人陪同。在鎮江市郊一處荒蕪的亂墳崗子找到了一個土堆,說顧順章就埋骨在那裏。張永琴想自己畢竟與顧順章夫妻一場,於是便在鎮江南門外買了一塊墓地,將顧順章重新安葬了。同時她還把被中央特科鎮壓的顧順章的前妻張杏華的棺柩從上海寶山遷到鎮江,與顧順章合葬,在墓碑上為顧順章寫的名字叫顧嘯仙。

責任編輯: 凡子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